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寄居金融區的 NGO

2016/3/4 — 18:33

不過以我十年在NGO工作的經驗,現在最頭痛的事,一件是穿,一件是吃。

不過以我十年在NGO工作的經驗,現在最頭痛的事,一件是穿,一件是吃。

有女同事穿了喱士裙返工。我同事說,他們大老細今天駕到,「你要知,在商業世界,做任何事都帶著目的。」

我在一非政府組織工作,但規模太小,於是寄居在一大企業的黃金地段辦公室裡。所以「女同事」和「我同事」其實是兩間不同機構的人。

大企業FREE幾張枱出來,最多補貼咖啡餅乾,對他們的經營成本來說九牛一毛,但對聲譽則有良好作用。聽聞有若干以外籍人士為主的NGO,都是這樣寄居在企業裡的。

廣告

老闆善有善報,員工則未必明白公司良心和苦心。並非人人都願意跟不是自己的同事溝通,又不是有助升職加人工,毋須浪費氣力;而且多隻香爐多隻鬼,多幾個人迫係PANTRY裡,都唔係講玩。

也有些「同事」會對我們很好奇,例如你們幾點放工﹖在這家大企業工作的,返八放八,精神緊崩,壓力大到要辭職者每個月都有。在慈善團體工作也會有壓力(例如捐款者會提出很多「有趣」的要求),但環境始終比例寬容。我們坐在企業裡,一般卻能朝九晚六,簡直招人妒忌。

廣告

不過以我十年在NGO工作的經驗,現在最頭痛的事,一件是穿,一件是吃。

坐在黃金地段的辦公室裡,總不成天天衣衫襤褸,牛記笠記地返工。過去的日子,我從沒有為過上班穿什麼衣服而煩惱。現在每天上班,都必須練就一顆強大的心,才不會覺得自己走在金融區的街道上卻好樣衰。

吃,就不用多言了。金融區,一頓見得人的餐廳飯就得花上過百元,一個健康又見得人的飯盒也得花上五、六十元。為了省錢,能帶飯就得帶飯。

跟企業的「同事」吃飯,她們都說一般不會和老細們關係太密切,怕招人話柄,以為你有所圖,就像文初那個「穿喱士裙的女生」一樣。我以往與老細的關係,在工作範圍裡也是尊重他的決定,他說不就是不,但也從沒有不能說出的意見,老細們也會很清楚我們團隊什麼同意什麼不同意,有話直說;工作外大家談私人事、交換政見也沒有所謂。

我的結論是:

我如何能適應外頭商界的生活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