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寄生蟲

2018/9/28 — 16:52

茶餐廳(資料圖片)

茶餐廳(資料圖片)

【文:無言】

以下是筆者吃午飯時聽到的兩名中學男生的對話:

大陸學生:「你也是在上面(中國大陸)來的嗎?」

廣告

香港學生:「不是,我的祖父很早以前就來到香港了。我是順德人。」

大陸學生:「我到了很多間學校面試,最後只有這一間(屬 Band 3 學校)取錄我。我在上面的英文是不錯的,不過到了香港,他們覺得我不行,香港的標準太嚴格了。」

廣告

香港學生:「畢竟香港較上面多外國人嘛,街上不時碰到外國人。」

大陸學生:「你有看新聞報道的習慣吧?我有一位公開試通識拿 5** 的朋友,經常會看電視新聞的。」

香港學生:「不過,現在好像不用多看新聞報道……」

大陸學生:「你打算選哪間大學?我覺得港大、中大政治氣氛太重,不是一件好事,科大比較好一些,環境又優美。」

香港學生:「我也覺得港大、中大學生談港獨不妥當。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出了事,被人認出,日後想出國或北上都沒機會,何必呢?」

大陸學生:「對啊,我都覺得不應該這樣。不能恃著保護言論自由想什麼就說什麼。港獨?老師不是說香港靠自己做創科有困難嗎?大陸早有支付寶,香港呢?」

香港學生:「你覺得香港的物價怎麼樣?」

大陸學生:「我覺得和上面差不多。」

兩名學生該是中三、中四左右。筆者一邊聽,一邊慨嘆,因當中實含有過多的錯謬!逐一批駁如下:

(1)

既然大陸學生覺得香港的創新科技水平不及中國大陸,香港的物價又和大陸一樣,何必要來香港讀書?處處面試無人取錄,英文表現又被看低,何苦?為何汲汲於來港讀書,但又挖苦香港?此未免自相矛盾。

(2)

因為有人在通識拿 5**,自己才看電視新聞,這是否過於功利?看新聞是為了關心社會,非為增長考試成績!

再者,即使看電視新聞,也要帶謹慎、存疑的眼光去看。CCTVB 眾所周知只會報道親建制的新聞,多看反而被洗腦而不自知。

(3)

政治氣氛太重正是一件好事。

港大、中大學生履行公民責任,關心香港前途,著緊港人基本權利,才會參與佔領,聲援港獨。

上世紀八十年代公民教育主題作品《蚌的啟示》,其中幾句:

「小島裡,誰也是繁忙,求進取不惜拚命趕,難有空的目光,可會緊閉如蚌,忘掉看四周境況。

願你可,不將耳目收藏,願你可與我多聽多望,盡去關心多一些,你從不似蚌,我願與你共創千柱光。」

港大、中大學生今天不是正在響應嗎?這何來不是一件好事?

(4)

聲援港獨,是要捍衛講港獨的言論自由。沒有言論自由,兩名中學生發表「偉論」如何可能進行?

筆者讀大學時,曾修周保松教授的課,周生當年其中一句話,筆者至今難忘,他說:「你們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不會明白失去言論自由是如何的痛苦。我當年經歷過(大陸的言論審查和禁制),所以我明白言論自由是如何可貴。」

兩名中學生享用著言論自由而不自知,身在福中不知福,反要譏諷捍衛言論自由的大學生,這完全是《莊子》中蜩與學鳩的愚昧無知。

(5)

言論自由確保人能本乎良心講真說話,是人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條件。國可以不出,大陸可以不上,錢可以不賺,但人不能不做吧?為了種種利益而放棄做一個人,講大話,隱瞞事實真相,此乃禽獸不如!

(6)

支付寶雖便利,但同時令所有交易、隱私被政府當局一覽無遺的監控,此難道是一件好事?

思慮不周,急功近利,人格墮陷而不知,筆者希望此不是普遍中學生的現象,否則香港勢必墮落為一個大陸城市。

遙想二十多年前,彭督任內 1995 年立法局選舉,那時香港人的雀躍,選舉氣氛的熾熱,教人難忘。

香港人本來是懂得履行公民責任,關心社會,決志用選票當家作主的,中共及其傀儡正要摧毀香港人這一重要特質!

還有,由戰後開始,左中右立場的報章雜誌俱可流通,言論自由一直都在,香港人當下是需要珍視它的。

最諷刺是那名大陸學生談到津貼,「租屋住好像可以拿半津,書簿津貼也要拿。」敢問津貼的錢從何來?香港人納稅養一班寄生蟲,慢慢蠶食你本來擁有的,高興不高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