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富豪談香港

2016/3/7 — 11:15

「大陸遊客少了,零售也很疲弱。」陳先生如是說。(資料圖片)

「大陸遊客少了,零售也很疲弱。」陳先生如是說。(資料圖片)

【文:星晞】

趁著還是正月,到客戶的辦公室拜年。

身穿深藍色唐裝的陳先生今年八十二歳了,東莞人,是一家紡織廠的創辦人和大股東。四十年前和他口中的同是「公仔」的「老何」在香港合資開設了第一家紡織廠,九十年代初搬回老家東莞,並有感中國開放後會百物騰貴,早在零零年代初便到孟加拉等地開闢版圖,正好舒緩了近幾年暴漲的內地工資帶來的成本壓力。最有遠見的決定,是在八十年代開始投資物業,現在公司持有商廈、地鋪巿價超過兩百億,是隱形富豪。

廣告

問陳先生對來年生意的預測。

「看不透呀!以前歐洲差,美國巿場就旺;歐美差,亞洲就旺;現在全世界每個地方都差,你看,香港經濟也差呀!大陸遊客少了,零售也很疲弱。」

廣告

「就是,那些暴徒還去「踢gip」、丟磚,真是嫌香港不夠亂!沒有內地人消費,香港經濟怎撐得住。」藍絲老闆馬上接上。

正當我以為正如其他客戶般又要接收一連串「暴徒攪跨香港」論,陳先生卻說:「非也非也,其實這樣也挺好的,大陸人少了,香港變回文明了。早兩年我帶我那七歲的息兒去銅鑼灣買衣服,他看上了一件,拿在手裏,隔壁的大陸人居然一手搶過衣服。我大聲喝止他們,他們居然動手推我!外遊時欺負老小,簡直是丟盡我們中國人的面子。」

「但是陳先生,自由行少了,很多名店倒閉,鋪租也跌了,對你收入影響不大嗎?」老闆問。陳先生的商鋪正正位於尖沙咀和銅鑼灣。

「收入是少了,但我們一直都拒絕租給名店、藥房和電器鋪,倒閉潮對我們影響不大的,」陳先生摇頭,「早幾年行家們都笑我們不懂做生意,我倒不然,為什麼要租給他們呢?從生意的角度看,整條街都是同類型店鋪,哪有競爭力呢?做生意要看長遠,別以為簽了租約便一了百了,店的裝潢、定期維修保養、收取租金的模式都需要時間磨合,現在的租約只有兩三年,若真的不再續租,雙方都浪費時間得不得了!中國人最講求的是中庸之道,租鋪也能套用,甚至經濟客源也能套用,傾側向哪一方,最終只會物極必反。」

老闆應著:「沒辦法,現在中國人有錢,全世界都搶著招待,就算外國人心中不爽,說著他們有多不文明,還不是都在點頭哈腰?」

「其實香港人是有責任要教育他們的,」陳先生嘆一口氣,「當年我們從家鄉出來,香港人多時髦,我們都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態怕被人看不起,拼命地學習這裏的生活習慣。比如說吃甘蔗吧,我們鄉下都是咬了把蔗渣直接吐到地上上,來到這裏,知道香港人都不會,都不敢了。你知道嗎,上年有一回我去尖沙咀,在果汁店門外,居然還碰到有拿著名牌包的大陸人在隨地吐!四十年了!居然沒有人教教他們」陳先生稍稍激動,咳了幾聲,續道:「很簡單,幾乎每條街都有便利店對吧?比如政府讓便利店有權利去票控那些些亂丟垃圾的人,還要馬上繳罰款,不然不能出境,就像外國逃票一樣,把他們的壞習慣一個個改過來。政府老是說這個難,那個難,其實平息民怨的點子很多的,就看你肯不肯做。」

老闆乾笑了兩聲,便轉移了話題,大概這些是有參與愛港大遊行的他不能理解的意見。

陳先生的想法很好,但有一個先決的條件:政府要願意聆聽民意,要願意去解決民怨而不是解決民怨的人。其實香港人可以不需要站在對立面,不需要像某報廣告所指的「撕裂」,只需要在構思政策時,切實的以一個香港巿民的角度出發。為當地的巿民著想,這不就是一個政府的最基本嗎?
 

 

作者簡介:中環白領,喜歡嘗試喜歡學習,希望到八十歲仍可天天發掘新事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