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寒冬中面臨政府清場 觀塘碼頭露宿者揚言佔領馬路

2018/1/10 — 16:29

觀塘碼頭露宿者興叔

觀塘碼頭露宿者興叔

【晚上九時更新:運輸署宣布將會押後執行清理行動,詳情另見報道。】

1月9日,晚上十時許。觀塘一帶最低氣溫攝氏七度,是今年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

在寒風凜凜的觀塘碼頭,一班街友露宿街頭。地政總署上月貼出告示,指碼頭被人「不合法佔用」。本周五(12日),政府將進行聯合的清理行動,清走露宿者的木板房及雜物。

廣告

64歲的興叔在觀塘碼頭住了一年半,感慨政府「追殺」街友卻未有做好安置工作,揚言若被「逼到埋身」將會佔領馬路。有區議員表明若政府拒絕延遲清場行動,他們將親自到碼頭過夜,與街友共同迎接政府行動。

觀塘碼頭的一堆木板屋、雜物,在部分居民眼中是影響市容的城市毒瘤,露宿者卻視之為寶貴的家園。

廣告

露宿者於碼頭搭建木板屋。

露宿者於碼頭搭建木板屋。

若逼到埋身將佔馬路中心

建築出身的興叔曾任管工,這日他坐在碼頭內,手上捧著義工送來的熱湯。身旁的小狗明明是由契女所養,卻總愛黏著他打轉。記者上前與興叔傾談,小狗見狀即擋著前方,似是要保護主人般。

「佢好有性㗎,有人性過政府!」興叔笑道。

數年前,興叔因為傷人而被判囚三年,至今他仍堅持自己清白,指當日被賊人入屋偷竊,一班街坊合力追擊賊人,但自己並無出手。

出獄後妻子向他說了一句:「食煙會影響到孫兒,不如你唔好返嚟 … 」興叔深知此家不留人,從此流浪街頭,與妻兒斷絕所有來往。他憶述當時感到非常灰心,甚至曾經想過放棄自己:「我怎樣做錯、怎樣壞,都不至於要家破人亡。」

於觀塘碼頭生活已有一年多,興叔如今以「家」形容這個地方。面對政府清場,將有如是再一次失去家園,未來打算到何處落腳?他嘆道:「我們還有何打算?它(政府)要追殺你,你去哪裡都死。」

他坦言的確是霸用了別人的地方,政府要清場其實沒有錯,「但是善後工作不足,資源配套不夠」。他舉例指,觀塘一帶有不少荒廢的工廠大廈,政府租用一層都足以讓這班露宿者有瓦遮頭。

「如果大家還是逼到埋身咁絕,我們就擺在馬路中心。」

他強調這是自發性行動,不會違法「煽動」其他露宿者參與:「唔知(其他露宿者)參加甚麼,總之個個都自發性。事關個個都好激烈,你無咗個家喎!」

地政總署上月貼出告示,指碼頭被人「不合法佔用」。

地政總署上月貼出告示,指碼頭被人「不合法佔用」。

劉伯:最值錢是街友的感情

碼頭的另一邊,68歲的劉伯在街上找來木板,自己一手一腳地搭起木板屋。他謂自己平日都是在紙皮上睡,近日天氣太冷才決定搭屋禦寒,「可能那些高官見到(木板屋),覺得影響市容,於是就清拆我們」。

何不入住露宿者之家?他指自己曾入住短期宿舍,然而衞生情況極為惡劣:「住了七日,皮膚被咬到全都損爛。十四日後我走出來去看醫生,以後都不會入去住。」

自稱「星斗市民」的劉伯指,一旦政府清場他也只能逆來順受。清場後他或會回來碼頭睡睡袋,若不能回來,就轉到行人隧道內過夜。

劉伯稱申請公屋已在四年之久,卻一直未獲安排上樓。在寒冬中被清場,劉伯轟政府是「毫無人性」,只希望政府行使酌情權,押後清場行動,「就算是拆,起碼都找個地方安置我們」。

在木板屋內的,都只是一堆舊衣、雜物,劉伯坦言自己沒有貴重物品會被政府清走。不過一班露宿者在碼頭生活多年,一直互相扶持照顧,卻可能因為清場行動而各散東西,「最值錢是我們的感情 … 希望有電話聯絡啦 … 」

觀塘碼頭露宿者劉伯

觀塘碼頭露宿者劉伯

吳衛東:政府稱清場因「帆船嘉年華」活動

觀塘區議員蔡澤鴻,這日亦來到碼頭,希望了解露宿者的情況。他透露區議會亦有討論過情況,認為近日天氣寒冷,希望政府延至三月回暖後方展開清理行動,惟政府部門方面仍未有正面回覆。

他表明若在周四(11日)放工時間前,仍然未收到政府的回應的話,多位區議員將會來到碼頭現場,與露宿者共同迎接清場。他們連抗議口號都準備好,諷刺只許司長僭建,不許街友訓街。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早前與民政署、運輸署和地政總署開會。他引述政府指,是基於環境衞生、公眾秩序、安全等理由清場,但卻未能提出檢控數字等客觀標準。

他又引述政府稱,一月將會舉行「帆船嘉年華」活動,故有逼切性進行清場。不過吳衛東質疑,帆船活動其實是在對面的啟德碼頭上落,根本不會使用觀塘碼頭,「完全不是使用這個碼頭,為何要如此急?」他透露政府會上僅稱會考慮延遲清場,但未作任何承諾。

區議員蔡澤鴻稱若政府無回應,多位區議員將與露宿者共同迎接清場。

區議員蔡澤鴻稱若政府無回應,多位區議員將與露宿者共同迎接清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