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實現社會責任需要有腦有心人

2018/3/6 — 17:44

荃灣捐血站

荃灣捐血站

【文: 竇蓉】

過年前大埔嚴重巴士車禍,導致多人死傷,香港人發揮熱血本色,排隊捐血, Facebook 上見到一些朋友排五、六個小時捐血,我自問冇咁偉大,人生僅有的三次捐血經驗,都是因為紅十字會在我讀書或工作的地方擺設臨時捐血攤位,見到別人輪流去捐,基於羊群效應才捐埋一份。

近兩、三年,紅十字會每隔幾個月便因為血庫存量短缺,緊急呼籲市民捐血,無奈這類大嗌救命的呼籲,效用不斷遞減,更麻煩的是吸納不到年青人成為regular donor,2017年首年捐血者的數目下跌8.3%,參與捐血人次則下降4.7%,首次捐血者的下跌幅度高於參與者的跌幅。面對人口老化,需要輸血的人只會愈來愈多,這個血液供求結構性問題,一天不解決,紅十字會的救命呼籲愈來愈多,但效益卻會愈來愈弱,形成惡性循環。

廣告

香港紅十字會年度回顧新聞稿

廣告

近日見到年近九十高齡的李嘉誠到惜食堂與長者吃飯,我忽發奇想,年青的地產王國繼承者們,如果你們想在社會事務上增加存在感,累積政治本錢,機會嚟啦,透過改善捐血渠道這個方法,增加年青人成為regular donor,就真是功德無量,兼且在眾多繼承者當中鶴立雞群。

香港紅十字會為人詬病的一大點,就是令捐血的人付出太多時間,要人無償犧牲,重要超級唔方便,令日忙夜忙的香港人卻步。

再者,年輕人覺得自己在社會是既無樓、又無錢,連財政預算案也是乜嘢着數都冇的一群,在這個世代矛盾嚴重的香港,要令年青人多行一步,就要轉過頭來,遷就他們的作息行為和時間,有效的解決方案之一,是把捐血站開在他們經常出入的地方,商場和地鐵連接的交匯舖位,便是其中一個理想地點。

香港紅十字會今年推出了一個「給血聯盟」的活動,目標之一就是「繼續優化捐血站服務,方便市民捐血」,這個周末便在將軍澳popcorn 商場設置流動捐向中心。

捐血服務由紅十字會負責,醫護人員、血液處理,當然是由醫護人員按既定程序處理,但對於財雄勢大的地產商而言,在各區的商場中,挑選數個舖位,免租十年給予香港紅十字會開設捐血中心,包埋裝修及日常設施管理,等於捐條毛一樣咁簡單。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但首先你要大家走入年青人群中,提醒市民血液需要可持續的無償供應,不能靠突發事件下的緊急呼籲,因此顯眼、方便、利民的捐血地點,的確很重要。港島咁大,原來得中區、銅鑼灣有常設捐血站,如果地產商可以協助紅十字會在銅鑼灣加開兩個就腳的捐血地點,日日返工放工都見到,持續可收集到的血液自然會有所增加。

當shopping 都要講消費體驗,商場又要整柴犬佈置去讓人打卡之際,捐血要排數小時,之後只要一塊疏打餅,這種體驗是否太過苛刻?在堅持無償捐血的大前題下,能否令捐血人士舒服一些?細節包括預約捐血時間,利用排隊食飯那種輪候APP,讓人得知要大約等幾耐,兼且改善一下捐血室的環境及小食,這些小小心意,都無損無償捐血的大原則。

如果香港有財團願意贊助香港紅十字會,以林鄭急欲以民生議題討好市民的氣氛下,相信不難找到對社會、對企業、對市民都有好處的三贏方案,各大財團如新世界、九倉等大把收租物業,繼承者們不妨諗一諗。藝術雖好,但這是生存金字塔「自我實現」的最高層,惜食堂、捐血,這些是生存基本,更加需要企業的大力援手。

紅十字會的年終總結也提到:流動捐血隊的服務日趨困難。中心正積極聯絡企業及團體,並聯同政府部門合作協辦捐血活動,讓捐血服務更貼近市民。中心都在個別捐血站推行網上預約捐血服務。但似乎中心改進捐血體驗的速度和力度, 有需要在財團協助下加大加快。

如果一對年青男女在商場等睇戲之際,女神同男仔講,「咦,嗰度有個捐血中心喎,不如你拎咗飛先,睇完戲咪啱啱可以捐血咯。」這個時候,男方唔通推辭話自己怕血咩。所謂 out of sight , out of mind,要增加年青人恒常捐血的比例, 不能次次唔夠血, 就曉以大義, 想辦法便利他們才是長久之計。

港交所在李業廣的時代,在1999年想出了「股份代號慈善抽籤安排計劃」的好橋,新上市公司捐100萬予公益金,便可以抽幸運上市號碼,近廿年來,幸運號碼源源不絕,善款滾滾而來,公益金就印印腳收錢,做到真正劫富濟貧,皆大歡喜。李業廣兼任公益金和港交所公職,可以成功match到兩邊的需求,果然是有腦有心的公職王。回頭看看紅十字會的主席,原來是合和主席胡應湘之太太,真是低調到唔講唔覺。

近日紅十字會的「給血聯盟」在地鐵多了很多廣告,又可以去地鐵旗下的商場popcorn擺流動捐血站,如果由流動變固定,對吸納恒常捐血人士效果理應更大。

 

作者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