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實驗室裡的假道學

2016/5/9 — 1:4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港大化學系楊丹教授被舊下屬指控,她的一篇發表在《美國化學學會期刊》(Journal of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的論文涉嫌造假。港大召集的調查委員會雖然曾初步認為論文有不準確之處,他們最終卻裁定針對楊丹研究失德的投訴不成立。及後,期刊的編輯接納了楊丹團隊提交的補充資料,並於5月5日登出了楊丹的一篇更正。饒有趣味的是,在這篇更正裡,楊丹的一位同事主動要求從論文中除去他的名字。 看來,即使是楊丹的團隊內,仍然有人都對論文的可信性存疑,寧願除名保清白 (下圖)。
 
楊丹登於《美國化學學會期刊》的一篇更正

楊丹登於《美國化學學會期刊》的一篇更正

近年,港大不時出現學術醜聞。最為轟動的就莫過於去年,兩篇由內地及香港學者合作撰寫有關肝移植的論文,因圖片涉嫌造假而被期刊撤稿。當中受到波及的包括港大榮休教授范上達及港大校委盧寵茂。他們倆者皆是國際知名的肝移植專家,然而在管治內部研究團隊上卻嚴重失策。當中千錯萬錯就是錯收了沒有學術道德的內地學生。跟楊丹的事例不謀而合,教授們的實驗室都有老鼠⋯⋯ 其實,按照筆者多年在實驗室打滾的經驗,教授們大都一身公職,要他們小心眼地盯著學生有沒有「出貓」,實在為難了他們。那麼,這到底是誰之過?其實,內地學術造假的風氣正是禍根,而且這淌濁水已氾濫至香港!

廣告

內地學術造假風氣盛行,早已成為國際的笑話。去年,英國醫療科學學術出版商BioMed Central 將涉嫌造假的四十三篇醫學論文撤稿,當中有四十一篇的論文正正是中國製造的。同年,Springer 出版商亦撤銷了旗下十多本期刊中的六十四篇造假論文,當中百份百出自中國大陸學者的手筆!可憐我泱泱大國,竟落得如斯喪盡學術道德的田地⋯⋯

學者就是求學問之人,本應事事求真,如此說來學者因何造假? 在內地,醫生能否踏上晉升階梯,首先講究人際手腕外,其次著重他們發論文的數目。然而,內地的醫科生本科畢業後,還需要接受三年的住院醫師規範培訓才能上崗。這些醫科生游走於各專科部門,美其名曰接受部門培訓,實質為各部門打雜,給各級領導們服務,忙於為他們買香煙、修家電。即使是已經上崗的醫師,他們長時間忙於看診和動手術,根本就沒有餘下的時間走進實驗室。沒有實驗數據,那何來論文?這樣大氣候便造就了造假的土壤。

廣告

近年,隨著中港兩地學術交流日益頻繁,大量的內地生前來香港進修,各大院校的實驗室都是內地學生。結果,歪風南下。誰能守衛香港這片中國學術上的最後淨土?單從本文引言部份提及的本土例子,我們就不難看出,這片淨土已開始被實驗室裡的假道學玷污了。

當然,我們不應該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是所有內地的科研人員都是假道學。筆者多年前就曾在中大的一個小實驗室工作。當時,有一位來自內地的肝外科醫生在實驗室當博士後研究員 (Postdoctoral Fellow)。他在這小實驗室起碼待了五年,然而實驗一直沒有做出任何成果,結果一篇論文未能發表。不過,正正是因為他多年都沒有論文發表,這才贏得我由衷的敬佩。何故呢?他倘若為了發論文而造假,這也許只是動動指頭的事。只是,他一心尋找真學問,堅拒假造學問的誘惑。不求聞達於諸侯,但求無愧於心,這就是我一身錚錚傲骨的大師兄!

誰料幾年過後,我便遇上了內地的造假達人。此人是一名骨科醫科生,在香港博士畢業後回到內地醫院上崗。他為了得到國家的研究經費,竟然想到把博士導師的一份已完成的研究項目原原本本地遞交上去。這個項目已結題,當中的數據都已經發表在國際期刊裡,但卻被他信手拈來,改為他自己的研究計劃書。他的博士導師得知後,始發現此子的真面目,憤然跟他割席。不過,最叫人氣結的是,此子的研究計劃書竟通過了內地評審,成功得到了十多萬的研究經費。從中我得出三點:

        1. 內地的所謂專家評委,名過於實,學術水平一般。
        2. 同行評審(Peer Review)在國外雖然行之有效,但是在私相授受的內地學界裡卻不大可行。 
        3. 學術盜竊在內地已成潛規則。

一個醫科生於微時已經造假,他往後到底會成為一位怎麼樣的醫生?近日北京武警二院的「莆田系」事件,不就正好暴露出當前學者只看利益,醫生只看紅包的國情嗎?當內地學術道德正被腐蝕而步向瓦解時,香港學者斷不能獨善其身,要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本港接二連三地爆出的學術醜聞,以及近日趙姓女博士自創的反智活化大腦療法,正為香港學界敲響警鐘:要慎防岸貌道然的假道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