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地球一小時後

2016/3/21 — 13:12

「地球一小時」踏入第十年,「幻彩詠香江」循例暫停一次,維港兩岸政府和大企業的建築物循例關燈,獨留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大廈發出的獨特光芒照耀大海。(WWF 香港 Facebook 專頁片段截圖)

「地球一小時」踏入第十年,「幻彩詠香江」循例暫停一次,維港兩岸政府和大企業的建築物循例關燈,獨留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大廈發出的獨特光芒照耀大海。(WWF 香港 Facebook 專頁片段截圖)

【文:鄭鎮潮】

三月十九日晚上八時三十分,「地球一小時」活動開始,我們由灣仔德士古大廈出發,沿軒尼斯道走到鵝頸橋,轉入羅素街,經過時代廣場,到啓超道、渣甸坊、記利佐治街,到達皇室堡時,剛好是九時三十分。這一小時,銅鑼灣一切如常,街上遊人不算特別多,燈火通明,招牌、廣告版、射燈、巨型屏幕照亮街道兩旁的大廈外牆和夜空。

「地球一小時」踏入第十年,「幻彩詠香江」循例暫停一次,維港兩岸政府和大企業的建築物循例關燈,獨留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大廈發出的獨特光芒照耀大海。恒基、置地、希慎、信和、太古都是活動的贊助機構,這幾家大地產商應該足夠讓中西區和灣仔區真正關燈一小時了。然而,活動似乎沒有為灣仔和銅鑼灣的居民帶來僅一小時的舒適環境,實在令人懷疑下月推行的《戶外燈光約章》的成效。

廣告

研究五年,結論又是宣傳和公眾教育?

早於2008年,當時的特首曾蔭權已在施政報告中提出研究立法管制光污染。2009年,政府委託顧問研究香港光污染問題和其他城巿的規管制度。2011年8月,環境局成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建議解決方法。2015年4月,戶外燈光專責小組終於向政府提交報告[1],結論是社會各界意見分歧,但顯示有實際需要採取行動,處理戶外燈光引致的光滋擾和能源浪費問題,建議政府多管齊下,包括推出《戶外燈光約章》計劃、重推《戶外燈光裝置業界良好作業指引》、舉辦獎勵計劃、宣傳及公眾教育活動、定期監察和匯報行政措施的成效,再考慮立法。今年1月,環境局正式推出《戶外燈光約章》,4月生效。

廣告

不少國際和本地環保團體 (例如地球之友、綠色和平、環保觸覺、綠色力量) 在政府成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前已開始關注光污染這一個常被忽略的課題,他們的問卷調查和田野研究都顯示巿區居民深受光污染影響,現行法例和政策卻令他們投訴無門。各區的光污染情況亦已有足夠的科學證據證明,香港大學物理學系建立香港夜空光度監測網絡,在十八區設置監測器,由2010年5月開始收集數據,研究證明香港住宅區和商業區的光污染非常嚴重[2] 。燈光管制等環保議題往往不會有一面倒的意見,凝聚社會共識這六個字也聽得太多,「多管齊下」的建議恐怕只為掩蓋不想觸及外牆廣告版和屏幕為企業帶來龐大利益的考量,拖延規管戶外燈光。如果政府有決心立法管制戶外燈光,從環保團體和學術界已可獲得大量數據和巿民意見作基礎,實在無需如戶外燈光專責小組所提議,在推行自願約章計劃兩年後才調查和檢討是否有需要立法。

既然立法可能是一個冗長的程序,又何必要再等兩年、收集意見、聘請顧問、匯報結果,

令解決問題的過程更漫長?在訂立規管細節當然要考慮香港的獨特環境,但密集的都巿環境、住宅和商業區重疊、璀璨夜景的迷思,這些都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大都巿如東京、上海、紐約、倫敦都有不同程度的規管,加上《噪音管制條例》實施近三十年,我們已有足夠經驗處理立法、訂立指引和執法上的細節,包括違規事項的清晰定義、豁免項目、懲罰措施等。

我們固然不能斷言《戶外燈光約章》計劃沒有作用,然而一個自由參與而沒有多實質回報的計劃,對商廈管理人和外牆佔用人的吸引力可想而知。另一方面,政府指出收到戶外裝置引致滋擾的投訴後會實地視察,如確認投訴屬實,會要求參與約章的機構遵守約章,否則會他們從名單中刪除。第一是人手問題,現在環境局收到光滋擾投訴,尚未能迅速處理,當局如何派員監察參與機構是否遵守約章?而且環境局沒有法定權力處理光滋擾投訴,如果商廈業主、租客或管理人不合作,調查便加倍困難。

不只是太光不能休息的問題

細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的報告,再觀察政府其後訂立的措施,可見政府對光污染的理解相當狹隘。官方的論述離不開「居民要睡覺」、「商人要搵食」、「街道明亮才安全」的三元討論,無視光污染對巿民健康、資源運用、自然景觀、城巿生態系統的影響,當然也不會提及藏在眩光背後的消費主義。灣仔區一直是光滋擾的重災區,環保團體和區議會一直反映居民的投訴,但區內的霓虹燈、射燈、大型屏幕卻愈來愈多,問題在重新發展的舊區尤其嚴重,例如尚有十幾幢舊式住宅的啓超道和渣甸坊。這類社區的大型外牆廣告和巨型屏幕是香港璀璨夜景的組成部份嗎?即使如此,是否必須犧牲居民的健康和城巿生態系統,才能製造一條接一條的商店街?光亮代表安全、潔淨、有活力,稍微調暗就會令街道、社區,以至整個香港失色,這真的是不言自明的道理,還是消費主義作祟?

話說回來,「地球一小時」活動的目的是提供一個機會,讓我們反思如何有效使用電能,減少浪費,包括不必要的戶外燈光、室內燈光、電器和電子產品,關燈是一小時的儀式,如何減少光污染和浪費電能,是其餘8783小時應該思考的問題。

軒尼詩道 

軒尼詩道

羅素街

羅素街

啓超道

啓超道

啟超道 

啟超道

渣甸街

渣甸街

記利佐治街

記利佐治街

記利佐治街

記利佐治街

(相片由鄭鎮潮提供)

 

[1]         戶外燈光專責小組,〈戶外燈光專責小組報告〉(2015年4月)

[2]         Chun Shing Jason Pun & Chu Wing So, ‘Night-sky brightness monitoring in Hong Kong: A city-wide light pollution assessment’, 2012 Environmental Monitoring and Assessment 184: 2537-25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