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給把創作人搬上枱,說條例是在保護創作人的人們

2016/1/8 — 22:59

突然想起,我的第一部電影《烈日當空》,當時在香港只有一間戲院-百老匯電影中心肯上,連續上了十一個禮拜,每星期六日各一場;除了當時的百老匯,UA朗豪也做了三星期的午夜場重映;並沒有院商看好這電影,因為這電影沒有觀眾眼中幫助票房的明星,全新人,而且是一套三級電影。

我想說的是,往後看過烈日當空的觀眾,大部分都不是戲院看,而是DVD、VCD、上網下載,年青人,有時是在學校放映看到這電影。老師們不惜冒險,在學校播放一套三級片(當然也違反了版權法),然後留言給我,告訴我有著類似經歷的同學們,看後的感受和反應,也有收過感動的Direct inbox,「謝謝你,在我的青春裡出現。」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樣,但我很感謝讓我的電影能在網絡上流傳的人們,也感謝買了DVD每年把電影放給學生看的老師;我從前相信,法律是維持正義,正義包括對的事;但大部分時間,法律其實是給有權力的人去逼迫沒權力的人。

《烈日當空》海報

《烈日當空》海報

廣告

有人會說:「那是因為你在主流生存不了,所以別人偷你東西傳出去你也高興。」任何傳播我電影的人,其實沒有侵害我的權利,因為我當時作為導演,本身合約上的權利也少得可憐,當時連劇本給賣了讓別人出書,沒有標明原著,我也不能哼一句,也沒有知情權。有很多人說可以去告啊,我當時窮得沒有錢給家用,沒有錢外出吃飯,以為法律能保障弱者的人,最終只會失望,能掌握的正義是,我們要變強,學會法律,好好保護自己,和保護身邊的人,對正確的事有人性化的分析,保持獨立思考。我知道有很多正為正義而努力的人們,但大部分時間,法律啊、訴訟啊,是給有錢有權力的人去令沒有資本、不受保護的人噤聲。

廣告

有時我在想,因為DVD好像已不會再出了,不會有再多的人能以錢買到、擁有這電影,因為發行的公司不打算再賣。如果一個電影因為擁有者覺得不需要再生產它來圖利,而終止生產;那覺得電影有需要被傳閱的人把它放在網絡上,算是犯罪嗎?

在學校播放DVD(盒上寫明不可公開播放的DVD),算是犯罪嗎?在法律上也許是犯罪,但在我的立場,是因為有網絡分享,我的電影才還有機會以另一種形式傳播,我很感激這些人。當我的電影被主流遺棄,是某些人堅持到電影院,也有些人堅持在學校偷偷搞放映會,也有人把電影的對白用在他們的畢業功課中,是這些人,把我拾起來。有些界線很複雜,當中有太多不同的人,不同的目的,我只是覺得,那法律不能保障我,因為侵害我權利最多的人,從來都比我有權力,他們還是可以拿我的創作卻不給一分一毫;如果那法律都不能守護我的權利,我為什麼要支持那甚至有可能剝削和傷害其他人的法律?

對與錯有太多標準,然而,在相信任何說法之前,我想用我僅有的知識,和歷年被侵害創作的經驗,聽聽自己的心。

我有一位前輩說,能讓人拿走的,才是你擁有的。

那也許與大家恐懼23條的內容不是太直接關聯,但這是給把創作人搬上枱,說條例是在保護創作人的人們;我不反對你們這麼說,但我作為創作人,我沒有被這些所謂的版權法保護過,而通常情況,都是別人用這些版權條款來剝削創作人的權利。

除非,創作人可以站得住腳,有資本去保護自己。

題外話,為什麼大家只說要懲罰偷麵包,去抵抗飢餓得將要死的人,卻不問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擁有麵包,卻不願意分給捱餓的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