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給范太的一封信

2017/8/15 — 10:48

范太,

上星期你在有線新聞節目接受曾鈺成訪問時,講了一大番話。其中你提到幾點,令我感到詫異。你認為今日香港青年視國家為敵人,理由有三個:1/. 因為中史非必修科,「學生根本唔知中國歷史,亦唔能夠感受到中國喺清代積弱,點樣被人蝦嗰種感覺」。 2/. 你亦怪罪於傳媒立場偏頗,「你唔覺得我哋啲報導係報憂不報喜嘅咩?」,所以令到學生對中國產生誤解。 3/. 通識科中的「現代中國」單元由老師自訂教材,而部份老師有反共傾向。

我發覺你原來並不認識今日教育的發展,學生的學習情況;又不了解傳媒的功能;更不明白青年人在想什麼。最叫人失望的,你竟然將今日香港青年人「不愛國」,歸咎於老師「反共」。

廣告

范太,你說今日年輕人不愛國是因為不認識中國歷史。依你的邏輯,衹要學生熟讀「八國聯軍侵華,西方列強迫使清廷簽訂不平等條約,以武力瓜分中國資源」的歷史,學生便會感受到當年中國人如何受洋人凌辱,跟著便會產生一點民族感情,繼而催生一股愛國情懷。范太,如果你說的成理,那麼經常播放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的紀錄片,學生必然萌生一顆愛國心!對嗎?你以為讓學生睇到當年中國受侵害,便會生起一份民族認同或者民族覺醒,愛國心油然而生?

告訢你我這個經驗,那天當學生睇完這套紀錄片,小息鐘一響起,便跑到小食部買零食、飲汽水,放學後去買Hello Kitty文具,睇福音戰士漫畫書,剛才埋葬千百具屍體的畫面,早已拋諸腦後,忘記得一乾二淨。教育家杜威講過:「教育就是生活」。學習歷史是從有血有肉的人生經歷中,學習如何做一個「人」,這樣的一個「人」,不是倒模而來的,而是從放開的心靈培養而成的。美國政治家Thomas Paine講過  :  '' The duty of a true Patriot is to protect his country from its government." ( 一個真正愛國者的任務,是保護國家的土地和人民,免受當權者之害 )。依這個定義,真正的愛國者應包括:劉曉波、高耀㓗、譚作入、余傑、胡佳、王丹、達賴喇嘛、伊力哈木-土赫提、許志永、方勵之、王全璋、謝陽、王宇、……, 還有其他許多許多。范太, 中共會接受這些愛國者嗎 ?

廣告

中學生讀了歷史,還要看他們生活中所累積的各種見聞和體驗,  互相交織碰撞,最後才建構出一套看法和取態 ,愛不愛國,這已經是後話。 請不要將歷史變成一套政治工具,它不是用來學習去愛國的。教育細水長流,不是一套植入灌輸機械式運作。范太,這些該不難明白吧? 再舉個例子,電視新聞播放前,必定先來個《義勇軍進行曲》,這指定動作已有十餘年了,結果呢?幾代青年人在球場齊齊噓國歌。范太,你知點解?是因為他們沒有讀中國歷史嗎?你希望學生看到歷史中受害的中國,就認同中國人的身份。但為什麼卻沒有想到,當代中國正站在加害者的位置,對待劉曉波、劉霞、王全璋、李文足、陳桂秋……,數之不盡的中國人!中共政府如何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如何踐踏寫在《基本法》上香港人應擁有的普選承諾…… 。香港這幾年所發生的事,中學生全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當他們深深感受到自己就是受害者時,你教我們如何說服他們去愛一個加害者?最新一則消息:今年九月開始,新疆和田縣的學校,從學齡前幼稚園到高中,將全面禁止使用維吾爾語和文字。我想起香港的「普教中」政策,正無聲無息地弱化和消滅粵語,無需等到2047年,下一代將失去本土文化的載體,香港亦正在慢慢消失中。

你知道什麼是「第四權」嗎?就是傳媒監察政府的權力,這當然包括時時刻刻要𥄫實政府的施政是否恰當?特首、議員和公務員是否有貪污、瀆職?警察有否濫權、執法不公、以權謀私等行為?在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傳媒非常重要,沒有傳媒深入調查報導,市民就沒法知道社會問題的真相。幾多政客和公職人員滿口謊言,將歪理說成真理,瞞騙大眾,他們的惡行都是全靠傳媒披露,公義才得以彰顯。因為世界有太多見不得光的事,為了社會的善,所以傳媒要把這些惡揭露出來,道理淺白,連我們的中一學生也明白。記得讀過這樣一個故事,時間是六十年代的中國,地點是北京天安門毛澤東像前,兩位工人踎在路邊,讀著《人民日報》,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工人甲:「整份報紙日日都報導同樣的事,第一版講那個省今年大豐收、第二版又話那間工廠生產了什麼,但為什麼我們的生活仍是那麼苦?……」
       工人乙:「還有第三版大字標題,宣傳昨天誰個領導人講話,要我們學習學習……」
       工人甲感慨地說:「整份報紙,全都是謊話。」
       工人乙微笑著說:「你錯了,它們每日起碼都報導一件真事。」
       工人甲滿臉狐疑問:「真的?那是什麼?」
       工人乙認真地指著一行字說:「就是今天的日子 !」

敢講一句,五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大陸的報章好不到幾多,大概都是范太你喜歡的那種報格 — 報喜不報憂。有件事范太你應該不知道,香港有兩份專門報喜不報憂的報章 — 大公和文匯。它們銷量奇低,很多地方都有擺放,慷慨地免費任人取閱。在鐵路站,每次見到婆婆派送一大疊大公或文匯,路人大都掂行掂過,多走幾步取其他免費報紙。我每次都以童子軍格言「日行一善」的愛心,接過婆婆手上的一份,希望她可以早日收工,免得要乾站一整個早上。在車廂內,我得鼓起勇氣,才敢打開文匯報閱讀(出於八卦)!范太,你知道嗎?在廿一世紀AI和機械人年代的今天,在公開埸合,眾目睽睽下讀文匯大公,真是少一點自信也抵不住周圍奇異的目光,這些眼神中有鄙視、驚訝、愕然、好奇等,所以我說需要勇氣,是真的啊。一天,文匯報登了一則董建華獨家訪問,他說自小父親董浩雲教他讀文匯,不經不覺已讀了幾十年,自己的愛國心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他還鼓勵年輕人要有愛國心。我小時候讀兩份報紙 — 右派的《工商日報》和左派的《晶報》。不知怎的…… 記得那年香港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先生被燒死後,一家人晚上十點聽不到《大丈夫日記》。自此,父親再沒有買《晶報》,改買《華僑日報》。范太,你是睇什麼報紙的?我好奇想知道。

我教學生,總是以深入淺出、風趣幽默的手法講解,嚴肅中帶點輕鬆、有常識、有活生生的個人經歷…… 。如是,學生明白傳媒作為第四權的重要性。希望你從今天開始,重新認識報憂不報喜,是十分不恰當的批評,報道一些你們權貴不喜歡見到的事實,是一間有公信力的傳媒的責任。請看看大公和文匯的狀況,便應有所警惕。或者,你坐人大這個位太久了,習慣了看《人民日報》和聽中央廣播電台,要香港傳媒變成大陸那套,是不是有點扭曲?你在殖民地時代,想法不是這樣的,當年從沒有聽過你有類似的「豪言壯語」,你跟當時殖民地的傳媒還挺融洽啊。我們都是同代人,見証著你的轉變。

范太,香港學生好彩有通識科,沒有教材,是一項德政,世局瞬息萬變,根本沒可能有所謂教科書,坊間的通識課本祇提供資料數據和分析框架,衹作參考用,最終都要由老師自訂跟貼時局的教材。新學年就快開學了,相信老師在「中國單元」中,或者會選劉曉波作為學習主題。提到劉曉波,必牽涉到28年前的六四鎮壓,以及由他起草並找了三百多個知識分子聯署的《零八憲章》。劉曉波最後被判入獄十一年,直到今年七月發現患上末期肝癌逝世。其妻子則被長期軟禁,導致嚴重抑鬱,瀕臨精神崩潰邊緣。學習劉曉波與中國民主運動的歷史,不能撇開中國近70年的發展。細讀這70年,就會深入認識共產黨如何治國,明白為何會出現劉曉波這麼一個人物,這是個不能迥避的問題。

揭開共產黨的歷史檔案,一段段慘絕人寰的悲劇就歷現眼前:大躍進、三反五反、土改、大飢荒、文化大革命…… 單是文革這十年,千萬個血腥故事,不知從何說起。中國領導人胡錦濤、習近平經常說要依法治國,但當學生問到《零八憲章》全是中國憲法容許的事情,為何劉曉波卻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妻子劉霞又犯了何罪,要被軟禁七年多?范太,你教我點答?這是個大是大非的問題,難道你要老師摀住良心、歪曲事實幫共產黨開脫?這更非各打五十大板,扮客觀中立的教學法,犬儒的教學態度今天行不通了。你一直強調要學生讀中國歷史,認識國情,現在老師就將歷史事實和國情擺在學生面前,這是盡責老師的專業表現。你話:「....而有老師十分反共,學生隨之亦有反對中國執政黨的思維」。我真喺諗極都唔明。范太,學生在課堂讀了歷史,在生活中目睹近年香港發生大大小小的事,究竟會擁護還是反對中國執政黨,已不是老師可控制得了。「有老師十分反共」這隻死貓太大隻了,我們老師啃唔落!

最後,范太,我想跟你分享以下一段文字,它節錄自2017/7月出版 ,徐靜波的《日本人的活法》:

日本社會,無論是學校還是機關企業,都沒有「愛國主義教育」。不僅沒有,而且是禁止。原因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實施的「愛國主義教育最後演變為「軍國主義教育」,讓大批的年輕人走上戰場侵略別國,最後命喪他鄉。所以在現今的日本社會,「愛國主義=軍國主義」的概念已經根深蒂固。那麼,沒有愛國主義教育,日本人為何如此愛著自己的國家?原因自然眾多,但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每個日本人深愛著自己的家鄉,由愛鄉上升到愛國。這種情感,不是在課本裡,不是從課堂上可以澆灌出來的…… 愛國其實不需要教育,只需要平等參予社會活動的權利。  (P.137)

退休老師

楊秀卓
15/8/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