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射精前後的抉擇 — 在幸福與現實的落差中重拾尊嚴

2016/6/29 — 19:56

當「贏在起跑線」已不足以滿足想成為人生贏家的慾望,計劃得在精子游向卵子前,電視節目中一個「贏在射精前」「贏在子宮裡」論,惹來大眾圍剿。

 但指罵諷刺的同時,細想這說法一點也不荒謬,我們從小被上一代人灌輸「往上爬」的價值觀,在乎「輸贏」、「得失」、「成敗」⋯⋯ 香港從八十年代經濟起飛至現在,什麼人擁有最多權力?賺到錢的人。什麼人最賺到錢?商人、企業家,其次才是專業人士。也許有很多人的夢想是醫生、律師、消防員、老師⋯⋯ 為社會貢獻服務的專業人士,但支配這城市經濟的,是商人和企業家。一個社會長期被什麼人主導,就會培育出什麼人。商人和企業家為這城市製造大量的工作機會,所以有很多人的父母,不論教育程度、職位高低,其實都是為企業家打工維生,對教育下一代的價值觀,多少也受「商人」心態影響:「效率」、「競爭力」是生存條件,擅長標籤、喜歡比較,想孩子出生之後「過得好」也是人之常情,「讀名校」、「搵份好工」是大部分母親的期望,能讓子女比其他人「優越」是為人父母的「成就」。與其說「成就」很重要,說穿了,面子更重要。

廣告

我們在電視節目中,只看到這城市中部分女性、母親,並加以渲染,好製造輿論,讓觀眾自行挖苦;沒營養沒探討沒延伸閱讀,明明是可以深入討論的社會議題,卻只剩標題。

即使社會進步了,女性的地位提升了,還是會有多數人(不管是男是女),將一個女性的身分認同,以女性是否能獲得「幸福」來衡量。在人生最恰當的時候,遇上可以付託終生的對象,按「計劃」結婚生子,可能仍是不少女性渴望的「幸福」。

廣告

人所共知的真相是,並不是所有女性,都有選擇所謂「幸福」的前設條件。「剩女」、「沒女」讓單身被標籤為一種罪,要是單身還有小孩呢?即使大眾普遍都會在面書給予「鼓勵」、「支持」、「幫忙」,現實中,還是有很多行業的雇主,甚至「女同事」,對同為「女同事」的單親媽媽帶著歧視,或帶廉價涼薄的憐憫,「啊,一個女人帶住個細路真係慘」、「自己都未養掂仲要顧個細」⋯⋯ 我的單親媽媽朋友,遭否定工作能力,聽過「咁蠢比人搞得大個肚都唔慌醒得去邊」和無數無法寫出的涼薄批判,更嚴重的是無理解僱、性騷擾。不能否認,大部分人眼中,未婚意外懷孕、未成年懷孕女性、及堅忍地守護孩子的單親媽媽,過的都是「沒計劃」人生,彷彿注定與「幸福」絕緣,是人生的失敗者。社會在不斷重提良知的同時,卻沒有足夠關注,單親媽媽在現實中仍遭受不同程度的剝削。

Photo Caption from TVB 《沒有起跑線》

Photo Caption from TVB 《沒有起跑線》

「贏在什麼什麼前⋯⋯」,聽起來好像很會為未來「著想」;但在這城市並不關注性教育的前提下,學校只會錯重點叫年輕人「唔好做」,而不是教年輕人「避孕」,所以,人連射精都不能好好控制,又如何談「贏在射精前」?當中產家庭在講究如何將未精卵結合的孩子培育成材,同時很多徬徨無助的女性、未有經濟基礎的青年男女,正面對「射前點諗到」的困局。

「沒準備好」是性教育不足夠,懷孕屬自然結果,重要的是如何抉擇,如何承擔,如何活得更有尊嚴。這些年來,母親的抉擇(Mother’s Choice)作為一個香港本地基層創立的慈善機構,一直為意外懷孕的女性提供支援,讓每個面對意外懷孕的少女認知自己作不同選擇的權利,不帶批判地為女性提供輔導、協助。

Capturing from Ever Learning Kid Tutorial Classes Ads

Capturing from Ever Learning Kid Tutorial Classes Ads

「贏在射精前」只是一個屬於部分人的口號,似乎為的是想孩子過「有準備」、「有計劃」的人生,裡面並沒有對將孩子孕育成一個懷著什麼價值觀的關懷與考量。寶雲道的幼兒之家,曾為數千個兒童的家,孩子們都因為不同原因,正在等待一個家庭;在孩子們等待的過程中,跨學科的專業人士團隊,當中包括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註冊護士、註冊社工及幼兒護理工作者,以及義工團隊,提供幼兒護理服務,將守護兒童的生理、心理、智力及社交作全面發展。當我們在一個充斥「比較」、「競爭」的社會,常聽到如何讓孩子優越過人,卻鮮有以孩子的利益為依歸,母親的抉擇的領養服務,目的是為孩子於香港尋找關愛他們的永久家庭,並與三所海外機構為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尋找永久家庭;並為暫沒能力撫養孩子的父母提供寄養服務,提供孩子暫時性的家庭寄宿及照顧,並為孩子訂立一個合理的長久計劃,如與親生家庭重聚、安排領養,或獨立生活。

當大眾仍慣性以「唔識諗」、「不成熟」、「冇Plan過」、「點解唔好好保護自己」這些廢話來評價本身已承受壓力的女性,定義為社會問題,但我更傾向把這稱作「現象」多於「問題」,而母親的抉擇創辦人早從1987年開始,讀報得悉當時每星期約有數百名香港少女到深圳進行墮胎手術,約有35至40%是在懷孕期最後三個月,決心正視當時的「社會現象」,爭取親友及社會的支持,組成「母親的抉擇」,為少女們提供協助,讓她們為自己及未出生的小生命,作最有責任的抉擇。

(原刊於 Dumb Yout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