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的不沉默:不自殺契約說幾句

2016/3/15 — 18:34

圖片來源: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年報

圖片來源: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年報

有大量人去批評不自殺契約,甚至於批評心理學及社工專業,個人立場如下:

一,作為社工,我承認社工當然是社會維穩工具,且社工不合適做輔導心理學家所做的。

二,焦點錯誤。因為,社工是在官僚利度下做最有限度的工作。

廣告

三,此契約的根據是來自於臨床心理學在巨量研究得出的結論。我們不叫這是做訴諸權威,而是基於科學結論,得出的輔導心理學學術成就,才得到此衍生物。其背後的政治議程,先於心理學學術上此契約的批評。而你要做的,是以心理學以反對此手法的論文文獻以表反對。

四,如果你要反科學反心理學的,請便。如果你要反對專業,你得要拿出專業內部的結構問題,如果不是,你罵的是毫無根據的情緒。而我們就繼續要維護學術的專嚴及自由。

廣告

由50年代輔導心理學發展到今,很多論文都提出討論了不同形式對待/面對自殺的契約方式。而如何用。社工我懷疑是否懂,我有懷疑,那不如找註冊心理學家去解釋此種危機處理的程序,操作性及看案例。(我現在就是在讀這些東西)。

契約方式其實是我們一般做輔導心理操作數十年的方式。可是,心理學科學上是懷疑 : 契約如何建立,操作如何才是有效,而不是契約本身是否有效,再者,輔導專業關係乃是先由契約開始,我做了數年的輔心人員,都要建立了契約,才可以專業關係。否則,就是違反專業操守。

但最後,我想補充一下。輔導專業人員也許有好的工具去處理,社工或許有好的機制作轉介。然而,他們仍然是在社會功能中受限。而專業作為社會功能,他們的有效性不是必然。再者,太多的問題是來自於社會結構自身,它賦予的價值評價,規範,或是階級矛盾與剝削,這就不可以簡化為一個純粹的心理問題。再者,Carl Rogers及阿德勒等心理學家都有其玫治哲學的想像,而且有時強調社會結構是人心理狀態及構成意義的成因。因此,更重要的是社會對於價值的寬容,消除剝削及經濟結構的不公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