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國泰 FAU 主席 Dora (上):空中服務員是工人的一份子

2015/5/23 — 15:04

國泰工會主席黎玉嬋Dora

國泰工會主席黎玉嬋Dora

【文: 黃筱媛,職工盟幹事】

入行29年、現職艙務經理的Dora笑言當初入行時,對空姐生活毫無想像,投身空中服務員行列,只當作是「搵份工」,「我入行的年代覺得空姐賺錢多,算是高尚行業」,卻不是為了周遊列國,環遊世界。想不到自此與工會結下不解之緣,一直為空服員集合力量,謀求福利,當上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FAU)理事長,還被會員尊稱為「首領」。

到底她是怎樣看待空中服務員這份工作?工會一直如何與國泰進行爭取?

廣告

空中服務員升職慢 「無機會着黑衫退休」

初入行任職艙務員(俗稱BC),即是我們在經濟客艙中最常見的服務員,再升一級為艙務長則負責協調廚房、提供膳食的流程,而高級艙務長負責為頭等、商務乘客提供服務,全機服務的統領則是艙務經理,管理機上一切服務的流程,什麼時候提供什麼服務,都在經理的掌握中。

廣告

Dora說自己「算升得快」,用了17年的青春,由艙務員一步一步提拔至艙務經理。一般來說,由BC升到艙務長,大概要7、8年時間,再晉升為高級艙務長,又是另外10年的光景。現在公司內流傳,若按照正途晉升,入職為艙務員的空姐空少,大都「無機會着黑衫(艙務經理的制服顏色)退休」。

對乘客cut服務 對員工Cut津貼 空中服務質素日下

問及Dora的艙務經理工作,她說她不是那些喜歡指揮屬下工作的類型,反而更喜歡落手落腳,在機艙內服務乘客。派餐、送毛氈,並非乘客在前台看到的簡單。當坐飛機還屬於少數人專利的年代,頭等的機艙服務等同於空中高級餐廳,餐車推到乘客面前切肉澆汁,光是想像已經非常高端優雅。Dora說這種服務現在已不再復見,她將國泰與廉價航空比較,公司不斷減省成本,簡化服務程序,向空中服務員強調,給客人最重要的是「人的服務」,苦的,只是這一群前線服務員。

有些短途機只會向客人提供小食餐,餐盤上提供盒裝果汁,餐車上酒水能不放就不放,除非客人要求,否則連「coffee or tea?」都不許說。Dora說:「客人不會問為什麼坐飛機沒有餐酒汽水,但若同時間有其他服務不能達到要求,客人就會罵道,空姐服務差就不說了,怎麼連XX都沒有?」Dora說,空姐現在極其量只是「飛機上的侍應」,對於空中服務因減省成本而質素日下,Dora很是心痛。

改時薪後靠津貼 空姐為慳家困酒店食杯麵

自96年國泰將空服員的薪酬制度由月薪改為時薪聘用後,空服員的薪金分為幾部份:每月至少70小時最少飛行時數薪金,加上地勤津貼(ground duty allowance,即每次飛行前到總部briefing的一個半小時的津貼)、外站膳食津貼(meal allowance,若在外地過夜才會有的津貼,視乎當地生活水平而訂),加起來,才會有「公司年年在招聘會上聲稱(空服員)入行每月即有的$16,000至$18,000」,當中佔1/3收入來自各項津貼。如果「等錢駛」,就會「跑鐘」,即飛行超過公司包薪的70小時,飛多幾轉,多了津貼,賺頭賺尾,才會有較豐厚收入。

以為空姐可以寓工作於娛樂,到埗後四處遊玩,Dora說這大都是較年輕一輩,家庭負擔比較輕,才會有心情遊玩,若真的要儲錢供樓養家的,拿了公司給的外站津貼,只會留在酒店吃杯麵。看來衝上雲霄中,成群靚仔靚女把臂同遊的畫面,只會出現在公仔箱中。Dora說,若抱着「周遊列國遊山玩水」的心態入行,切記要考慮清楚,因為這種生活實際是「不存在的!最多只會非常熟悉酒店周圍!」

空中服務員需要對航空安全有一定的知識,並要定期通過實務試及筆試,方可續約。尊業知識、服務經驗、當機立斷,缺一不可。但在Dora眼中,本質上與基層打工仔女一樣,都是付出勞力的工作。站出來集合力量,共同抗爭,要爭取自身權益,都是所有打工仔女共同的命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