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前學民成員組新學生組織 爭教育主導權 黃子悅:曾心灰意冷 但放唔低 

2016/12/5 — 0:03

吳皚純(左)、黃子悅(右)

吳皚純(左)、黃子悅(右)

學生組織學民思潮今年3月宣布停運,承接學民思潮的新學生組織「教育實驗學社」昨宣布成立,表明「以學生為主體革新教育」,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籌組「教育實驗學社」,只因「放唔低」,希望社會聆聽學生聲音。學社不再走學民打「媒體運動」的舊路,轉而著力凝聚學生討論和作研究,望學生取回教育主導權,之後再行動。學社對港獨亦沒特定立場,但認為學生有自由討論社會事件,不應禁止。

學生取回教育主導權

廣告

「教育實驗學社」的兩位傳媒聯絡黃子悅與吳皚純日前接受《立場新聞》專訪。學社的<成立宣言>,開宗名義指「希望以學生為主體革新教育」。就讀中文大學心理系的四年級生吳皚純說,學生看教育,與成人是有差別的,「學生諗教育,同一個成人,出咗嚟做嘢諗教育係唔同」,學生對教育有自己的看法,她希望公眾相信學生可為自己作決定。

吳皚純稱:「(要)相信學生有能力去組織自己嘅諗法,同埋將自己對於自己嘅,所謂攞返自己教育嘅主導權。其實只不過將學生未來同當下,畀返學生自己,相信佢有能力,為自己作出一啲決定」。她們指,校規、校內討論時事的空間等校園民主問題,以及評核方法等議題,都希望社會聆聽學生聲音,與學生溝通。

廣告

以「香港這一個地方」作本位 討論教育

就在學民解散至教育實驗學社成立之間的空檔期,多間中學的本土關注團體發起派發「港獨」宣傳單張,教育局更發出禁止港獨滲入校園的通告,學社對「港獨」的立場又如何?

黃子悅說,只要認同學社基本理念,對教育議題有興趣,無論對港獨持任何立場的人,也可加入。她表示,學社對港獨沒特定立場,「我哋對於港獨係無一個立場」,對於校園「禁獨」風波,黃子悅指學生有自由討論社會事件,不應禁止。

至於學社會否加入「本土價值」,黃表示,他們未特別就「本土」與否作討論,但會以「香港這一個地方」作本位,討論教育政策。

吳皚純

吳皚純

重討論研究

與學民思潮不同的是,學社不主打「媒體戰」或動員很多人的行動,而是透過工作坊、研究,先作深度討論,之後才行動。曾任學民思潮發言人的黃子悅解釋,學社將偏重研究問題,多於發起很大型的行動,「點解我們要反思自己對教育嘅諗法?我哋要由自己開始,我哋要做好多research(研究),係因為本身香港社會缺乏呢方面嘅嘢,要有一啲咁樣嘅基礎,先至可以之後繼續有更加多嘅行動去做」。

背負著學民思潮的名聲,吳皚純坦承會有壓力,公眾亦會關注,但黃子悅強調學社與學民性質不同,難以比較。

其實兩位女孩子曾感到心灰意冷和無力,但仍投身成立新組織,只因對香港教育情況看不過眼。

吳皚純以前就讀Band 1中學,是「主流體制內讀書的乖乖女」,中四開始為文憑試努力溫習,每天睡得很少,犠牲不少在家吃飯的時間,最終成功入讀中大,主修心理學和副修教育和文化研究,才加深了對教育的理解,發覺「學習」與「溫習」根本是兩回事,希望分享自己的看法。

雨傘運動後,吳皚純一度感到無力,「雨傘運動後有唔開心,好無力過一段日子」,但受社會上不少有心人感染,她決意為教育做點事,「盡可能做吓啦,同埋教育現況太差了吧!」

黃子悅

黃子悅

黃子悅:曾心灰意冷 但放唔低

雨傘運動時,黃子悅參與絕食,「絕食完就去考DSE,我已經放到好開,我已經算啦,都咁樣喇,盡力去考啦」。之後,黃子悅入讀嶺南大學,現主修視學研究。

黃子悅眼見香港的言論自由和法治環境與以前大大不同,又有身邊人淡出,旁人又冷嘲熱諷「留喺度有咩用?做唔到嘢!」投身社運,又犠牲了她與同學相處的時間,黃子悅一度心灰意冷,但她「真係放唔低」,自覺還是要做點事,「因為我有重視的人,我覺得佢哋重要,所以我想社會更加好,因為呢個社會裡面有我重視的人」。

學社現共約有20位核心成員和義工,大部份是前學民成員,中學生和大專生各佔一半。

對於學社會否與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有份創立的「香港眾志」合作,黃子悅強調,學社獨立運作,與任何組織或政黨沒從屬關係,但不排除與其他組織合作的可能。另外,按學民思潮的議案,合共70萬元會撥給學社作經費,吳皚純表示,學社正式註冊為社團後,半年內會公布首份財政報告。

學社的工作分為三部份,包括工作坊、研習社和議題及行動,「工作坊」目的在讓學生體驗課本以外的學習、「研習社」則是希望以訪問、政策研究等了解香港教育現況,而「議題及行動」則是透過實行,如遊說公眾,向政府施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