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堅守兩日一夜 她仍然留守馬屎埔「木堡壘」 

2016/6/3 — 21:38

資料圖片:6月2日晚,多名抗爭者留守馬屎埔「木堡壘」

資料圖片:6月2日晚,多名抗爭者留守馬屎埔「木堡壘」

粉嶺馬屎埔收地風波尚未解決,多名抗爭者仍繼續留守農地內以木卡板搭成的「田壘」內。其中一名仍留守田壘的抗議者周五晚上接受《立場新聞》電話訪問,細訴留守人士在炎熱且蚊蟲滋生的農地內難以休息,連日無法洗澡,甚至要橫額當被鋪、水桶當廁所,更深怕保安半夜特襲,但她明言會用盡所有方法抗爭到底。

橫額當被鋪 水桶當廁所

鼻鼻(化名)是其中目前仍守馬屎埔「田壘」內的抗爭者。由於擔心影響清場策略,她不願透露田壘內的人數,僅稱有「幾個人」仍在留守。她明言在炎熱天氣之下留守極為辛苦,由於昨晚有保安通宵留守、進出,氣氛仍然緊張,加上蚊患問題,令他們難以休息。

廣告

在缺乏被鋪等用品之下,留守人士昨晚只能以橫額代替,「都是用來擋蚊而已,保暖就完全不用,因為這裡真的很熱」。鼻鼻表示在此情況下,部分留守昨晚根本沒法入睡。

由於恒地昨日已在農地外完成圍板工程,留守人士一旦離場就難以重新進入田內,因此一眾抗爭者只能在圍板內「死守」,衛生情況成為一大難題。鼻鼻向記者嘆道:「在這裡無得要求太多,但好彩我們都ok」。她表示他們沒法洗澡,只能以搽抹爽身粉代替。如廁方面,他們現時只能在水桶內「解決」,「因為我們都痾咗兩日一夜,其實都滿滿地,我們都諗緊如何處理」。

廣告

斥恒地派人談判搞小動作 

她稱尤幸場外的朋友一直有提供物資,田壘內的乾糧、食水尚算充足,而馬寶寶社區農場方面亦有抗議者提供膳食,各抗爭者身體暫時未出現大問題。不過在今早有人運送物資時,一度被保安人員阻攔。鼻鼻形容現場保安極緊張,有保安一度將運送物資的人士由石墩上強行扯下,導致險象橫生。

鼻鼻又透露今日一名自稱退休警察的外籍人士,試圖前來進行交涉談判。而該外籍人士談判時聲稱自己無立場,只是抗爭者與恒地的中間人。不過鼻鼻稱該外籍人士數日前亦有現身,當時卻自稱是法庭人員,故此無法相信對方,批評恒地只是在搞小動作。

留守者籲大眾到場紀錄事件

被問到留守行動會否設限期結束,鼻鼻強調會「盡守」,「我們會盡力,用盡所有方法,用盡我們可以做的事去守」。她稱自己守護馬屎埔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但整個守護東北的行動中,各方好友及村民都已抗爭六年之外,相對之下「我們只是所謂被困兩日一夜而已」。

如果市民大眾都想為馬屎埔出一分力,鼻鼻就呼籲大家到現場拍照、書寫,令身邊更多的人關注事件,「你不願意冒被捕風險,我們好理解……好簡單來寫點東西,幫手告訴別人,這裡發生甚麼事,都是很重要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