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揭望后石污水廠非法排污 工人無悔被打兼解僱 促立法保障洩密者

2016/5/12 — 16:36

資料圖片:向公眾揭發昇達排超標污水排出海後,被解僱的鄒先生和李先生,早前在工黨陪同下到公司請願,要求復職。(圖片來源:工黨Facebook)

資料圖片:向公眾揭發昇達排超標污水排出海後,被解僱的鄒先生和李先生,早前在工黨陪同下到公司請願,要求復職。(圖片來源:工黨Facebook)

屯門望后石污水處理廠早前被指違規排放污水,兩名技術員工向環保署舉報後,即遭承判商昇達處理廢料有限公司解僱,另外一名技術員工今年1月因警告上司停止非法排污水,而被該名上司毆打。至今仍在接受治療的朱永寶,及有份舉報的鄒先生,分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不約而同表示無悔,指揭發事件是為了香港人利益,朱強調當初入行也是因為對環保事業有抱負,想為環保出一分力,「我到死嗰日都會開心,叫做咗件好事」,但認為香港需要有法律保障洩密者(whistle-blower)。

打人的56歲工程師鄭松鶴,因不滿朱永寶警告他,若不停止排放污水就向環保署舉報,今年1月11日在廠內出拳襲擊朱永寶至昏倒。經審訊後,鄭松鶴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前日於屯門法院被判入獄9星期,及需賠償1萬元予朱永寶。報道引述裁判官水佳麗在庭上強調,排污問題涉及公眾利益,污水廠的運作不符合標準,事主為保障公眾利益投訴不應被襲,「為此受襲,豈不是叫人閉口不言、豈不是叫人寒蟬效應?」

本身是佛教徒的朱永寶向本網記者表示,鄭松鶴已透過律師向他道歉,他亦接受其道歉,認為判刑多少不是重點,最重要是對方有反省、認錯。他又盛讚審理此案的水佳麗,聰明、過程公正、全面,「水官能夠令佢承認過錯之外,向我道歉,我覺得呢樣嘢好難得」。

廣告

儘管已原諒鄭,但朱永寶如今談及當日的事件,血壓也會突然升高,「一講起就好驚」,因而要看心理醫生,醫生指他受了創傷,放不下是正常的,勸他透過練氣功等,慢慢放下事件。而且,雖然鄭只是打了朱胸口一拳,但這一拳令他向後倒,撞擊令他弄傷了尾龍骨和頸本身已有老化的地方,也影響頭部,令他出現腰痛、腿無力、耳鳴、間歇性失憶等後遺症。

對環保事業有抱負 得罪龍頭企業難立足

廣告

朱永寶至今仍要靠拐杖走路,晚上睡覺時經常扎醒,「夜晚瞓唔到,痛得滯,個人轉唔到身,腰又痛,要用手扯自己個人先可以轉身,好痛苦」。他指,磁力共振及物理治療等醫藥費已經花上近2萬元,而且不清楚自己是否處於工傷假期狀態,公司只有一個文職同事與他聯絡,其他公司上司以至人事部同事完全找不到。他一來擔心可否繼續上班,二來擔心自己的傷勢是否影響他的工作能力。

幸好,他的行為得到家人的支持,「太太、仔女都好體諒我,覺得我做得好啱,支持我,所以我都好多謝我啲家人。」朱永寶坦言,當初也有猶豫,怕舉報公司會影響家人,但與太太商量時,太太反問他,「如果你知道有人做毒奶粉,你會唔會同佢一齊做吖?」子女也擔心他有事,但也跟他說,「爸爸,如果你真係畀公司炒咗,冇人請你,我哋養你,你唔好擔心,最緊要就係唔好危害社會」,令他豁出去反抗公司。

朱永寶由至今入行10年的李先生帶入行,二人同樣學佛,同樣對環保工作有抱負。如今李先生被解僱,由於昇達是這一行業的龍頭公司,他們都認為難以再在這一行業找到其他工作,「大家都搵唔到工做,咪搵下散工囉。之前有抱負㗎真係,李生會諗好多嘢,例如點樣將河流啲水泵上水缸..... 當然未必成功,但都想將概念帶畀將來嘅後生仔,每個人都應該為咗將來嘅能源、環保去思考」。不過,他不認為今次的代價大,「因為你唔做,就未必有人會做,唯一要自己先做,否則就會影響好多人」。

儘管如此,他認為香港需要像外國般,以法例保障洩密者,即使目前沒有法例保障,他指政府部門也應把投訴者的資料保密,不洩露給被投訴的公司。

同樣表示無悔舉報公司的,有已經被解僱的鄒先生。他向本網記者表示,一直都有就排放污水的事和公司管理層開會溝通,好言相勸,公司本答應停止有關行為,但過兩三日又反口,悄悄把污水排出海,多次重覆發生,直至1月11日,有人動用武力,他認為不能再拖,便與李先生向環保署舉報公司的行為,「我哋以為環保署會聽我哋投訴,但原來唔係,原來環保署都係企佢哋嗰邊。而我哋第二日已經畀人炒咗喇。」

舉報代價大? 鄒生:我哋自己都住屯門,啲空氣都係畀佢污染緊

他們斷定是環保署向公司洩露投訴資料。被問到會否向申訴專員公署或者廉政公署投訴,鄒先生指,他們透過工黨向環保署反映事件,署方回覆指已成立特別調查小組,調查事件,環保署亦於今日下午會晤3人,希望3人提供相關資料。「我哋希望今次環保署唔好『貓幫貓,狗幫狗』,希望佢哋真係大公無私,唔好敷衍了事,求其成立個小組、出份報告就冇事」。他希望給環保署機會,先自行調查,「總之邊個蠱惑,邊個就要負責,就唔好胡混過關」。

鄒先生指,當初想也想不到因為舉報會發生這樣的事。鄒先生相信,他和李先生沒有可能繼續待在這個待業,他目前只能靠打散工維持生計,但遭解僱只今4個月,只開了十幾日工,生計也成問題,「一係就轉行,再唔係咪再培訓囉」。

不過,他強調為了大眾利益,完全不會後悔挺身檢舉,「唔好講話為大眾利益,我哋自己都住屯門,啲空氣都係畀佢污染緊。」他又指,有人向他們透露,公司或會找人找他們麻煩,「叫我哋小心啲,話會搵人對付我哋,但我地唔驚,香港有法律嘛!我哋企行出嚟投訴就唔驚,佢哋唔係隻手遮天,香港唔係無法無天嘛」。

《蘋果日報》上月揭發,屯門望后石污水廠承判商、本港垃圾處理業龍頭昇達處理廢料有限公司,涉嫌為節省燃油成本,降低堆填區污水處理溫度,每日排放達800噸未能有效完成清除污染物的有毒「垃圾汁」,預計污水已流出大海。拒絕同流合污的3名技術員工中,透過短訊要求經理停止非法排污水、否則向環保署舉報的朱永寶,當日被經理毆打,案件前日審結,經理被判囚9周並向朱賠償1萬元。至於向環保署舉報的鄒生先和李先生,在舉報後就遭到解僱。

事後昇達因處理望后石堆填區產生的沼氣時被發現違規,須按合約罰款20萬元。而一直協助3人的工黨,其後譴責環保署疏於監管引發事件,以及任由承判商解僱投訴人而不介入,要求署方檢討監測污水處理程序,並呼籲政府立法保障投訴人。工黨亦認為,環保署於此事疏忽職守,「舉報嘅員工有齊晒資料,又有工作日誌又有電話錄音,但環保署都係敷衍處理」,又指環保署在接到投訴後依然使用由昇達提供的水辦作檢驗,而非環保署親自抽驗,等同未能做好監察工作,屬於嚴重失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