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活躍公民的搖籃 100in1Day創辦人Diego CUADROS ROJAS

2016/1/25 — 14:01

Diego CUADROS ROJAS

Diego CUADROS ROJAS

空地變滑板場?行人路上演流動默劇?同性戀伴侶在教堂前舉行婚禮?這些奇怪的事居然還在同一天發生在同一城市?

那是 2012 年 5 月 26 日的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也是這個聽上去很瘋狂的計劃 100in1Day 第一次舉行。

「我說出來時,他們都笑我瘋了。」100In1Day 合辦人 Diego CUADROS ROJAS 笑著說。他在波哥大唸大學,與其他同學一直有做不同的城市創意介入活動。「就算只幫助到一兩個人,我也覺得已經很好。但我覺得要挑戰自己,就想不如在同一天搞一百個活動。」

廣告

沒有大會 只有群眾

100in1Day 是一個源於波哥大的活躍公民行動,由當地一群大學生和丹麥留學生發起。他們邀請市內居民提出 100 個改善社區的小型介入實驗 (Urban Interventions) ,並在同一天一齊上演。

廣告

「活躍公民」(Active Citizenship) 是公民責任的體現,指普通市民主動介入社區的不同層面,由村落、市鎮,甚至國家,並自發組織不同活動令所在社區變得更美好。

100in1day Toronto

100in1day Toronto

100in1Day 強調自發和個人承擔,核心團隊並不會提供用具或方法。反之,他們每週開辦工作坊,邀請參與的市民想像他理想的社區,並用創意方法實現。

這是我們促使事情發生和推廣活躍公民的方法。我們會對參加者說:『想像你想做的事,然後,思考要做這事你需要甚麼,然後去取得這些東西。』」Diego 表示,「我們跟他們一樣是活躍公民。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想做的是充權。我們作為主辦人,只是提供一個環境,將所有人和事集合,僅此而已。」

活動一呼百應,首次舉辦已有 2500 人參加,創造 215 個各式各樣的創意介入。現時,這個活動已經擴展到 4 大洲及 28 個城市。

但計劃並不是在所有城市舉行都一帆風順。例如在南非開普敦那一回,便遇上大問題。當時距離活動舉行只剩三星期,過百人到過他們的工作坊,但只有 14 人登記參加。100in1Day 開普敦的主辦人 Yannick Porter 就說:「那次我真的有點嚇到了。」

他們檢討後,發現工作坊四分三時間都在談他們想像的理想社區,但發現每個人原來都已有清晰想像,問題只在如何行動。下個工作坊,他們立刻「變陣」,五分四時間都改為討論有甚麼行動可以做,登記的介入實驗隨即就多了一倍。

香港義工向 MaD 2016 的參加者介紹 100in1Day。

香港義工向 MaD 2016 的參加者介紹 100in1Day。

樂觀不靠譜的哥倫比亞人

曾經有人這樣形容哥倫比亞人:樂觀和不靠譜。想出 100In1Day 的 Diego 明顯是典型的哥倫比亞人。我問他,100In1Day 有沒遇過甚麼難題?他笑了幾聲,說:「要拿到政府許可是個難題。我們把所有介入實驗都給他們過目,也和他們討論過。部份實驗要有警察在場確保安全。」但政府的態度並不正面,原因之一是 100In1Day 的概念太新。「政府不知道怎樣處理,即使它知道這是件好事。」

搞手們只好將事情說得很簡單。「我們不想這件事在他們的腦海放得太大,就跟他們說,想像一些人在街上提供免費擁抱。這不需要甚麼許可,對不對?我們就是在做這樣的事。」

但並不是所有介入項目都獲得許可。例如在馬路上畫一條單車徑。「我們對這個項目的發起人解釋,他們的概念沒有得到批准;但如果想做,可以照做。我們將責任交回項目發起人。」結果,那條單車徑畫了一半已經驚動了警察和政客,這個項目只好腰斬。儘管如此,Diego 說來也略帶笑意、似乎從沒擔心過 100in1Day 會失敗。

他表示從來沒有遇到過一個壞的創意介入項目。這麼多城市都沒有?「就算你覺得那個主意太瘋狂,不會成功也好,這也可能會影響某些人的想法,至少會令我思考它想表達甚麼。」對 Diego 來說,每個項目都是令社區變得更好的主意。

圖:100in1Day

圖:100in1Day

圖:100in1Day

圖:100in1Day

圖:100in1Day

圖:100in1Day

100in1Day 的後續

即便如此,100in1Day 這類型實驗活動,也有它的缺憾──比如說,容易流於表面,像煙花燦爛一時,卻無法帶來持續的實質改變。

談到這問題,Diego 坦言他們沒有機制跟進。

「我們知道 100in1Day 從來不是一個解決辦法。它是一個平台、一個媒介、一道橋樑,讓新的活躍公民能獲得參與感和改變城市的機會。我們在意的並不是 100in1Day 產生的那些項目,而是人民,讓他們相信自己可以去改變這個城市。他們有了這個經驗,試驗了是否行得通,就開啟了更多的可能性。」他認為改變非一天做到的事,100in1Day 的持續性並不在於時間,而是在於獲充權的人民。

話雖如此,他們仍將 100in1Day 的項目與政府分享,希望可作為一個參考,讓政府知道人民心中理想的城市是怎樣。更有一些地方政府,表示希望 100in1Day 可由政府舉辦。Diego 表示不認同。「有些人之所以參加,是因為活動由人民自發,而不是政府官辦。如果任它變質成政府解決社會問題的辦法,就不會帶來任何改變。」

訪問結束時,Diego 跟我分享他對 100in1Day 的夢想──當 100in1Day 擴展到第 100 個城市,他們會搞一個 100 cities in 1 Day,一百個城市同一天做這個活躍公民運動。那天將定為「活躍公民日」,以後人們都可在這天自行發起改善社區的項目。

果然是個樂觀得不靠譜的哥倫比亞人。

記得文中提過那條被腰斬的單車徑嗎?Diego 跟我說,政府後來在同一位置劃出了一條真單車徑。或許我們正正是需要這些樂觀得不靠譜的人,去改變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