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為本地農業尋出路 三個全職耕田的青年

2017/12/11 — 17:12

阿駒(左起)、阿芝和阿軒三人是樂田園有機農場的全職農夫,逢周日都會到中環碼頭賣菜。

阿駒(左起)、阿芝和阿軒三人是樂田園有機農場的全職農夫,逢周日都會到中環碼頭賣菜。

香港農業日漸息微,現時本港務農人口只有約四千人,本地蔬菜自給率已下降至不足2%,大量農地亦已被棄耕或被地產商收購。在上一代的農夫苦苦掙扎之時,三名廿多歲的本地青年走入粉嶺坪輋,向老農夫拜師學藝,成為全職農夫。他們拿起鋤頭,辛勤耕種,只為找尋本地農業的出路。

何敏芝(阿芝)、鄭詠軒(阿軒)和葉敬駒(阿駒)現在都是粉嶺坪輋水流坑村樂田園有機農場的全職農夫。他們每天都會在早上6時半起床,吃過早餐後便展開一天長達十小時的務農工作。在這九斗田上,他們撒種、犁田、灌溉、移田、收割,忙個不停。有時在晚上七時吃過晚飯後,還要拿著電筒到田巡視一圈,除除害蟲。而每逢周日,他們就會帶著收成到中環天星碼頭擺賣,這亦是他們主要的收入來源。

香港農業日漸式微,很多農地已被棄置或被地產商收購。

香港農業日漸式微,很多農地已被棄置或被地產商收購。

廣告

左起:阿軒、阿芝、阿駒

左起:阿軒、阿芝、阿駒

廣告

阿芝是三人中擔任全職農夫資歷最久的一個。原是社工的她, 於2014年跟一班同樣關心本地農業的朋友成立「耕作人」,進行義耕,幫輕老農夫的工作,也讓年輕人認識本地農業。 兩年前,得悉粉嶺坪輋水流坑村有個農場,她踩單車經過,因緣際會認識到農夫李婆婆,後更決意成為全職農夫,與李婆婆一起耕種。

阿芝渴望了解及實踐新的農業生產方式。但無論在耕種技術或是銷售方式上,她的新想法可能有時會與李婆婆的傳統做法有衝突。「上一輩的農夫很多時較直觀,有蟲就要殺,盡量把作物弄大一點。而且多批發作物,一次收割一整幅田。」現在阿芝亦有嘗試實踐一些較環保和可持續的生產方式,如使用有機堆肥和在同一塊田上種植不同種類的作物,以加強作物的抗蟲能力。但同時,她亦有學習婆婆的傳統耕作方式。「反正我們也未完全掌握到她的技術,也要先多學習。否則一下子把自己的想法帶入農場,只會造成反效果。」

阿芝表示成為全職農夫,是因為她想把力量和時間放在自己喜歡的事上。她不喜歡外界常把他們簡單定義為為了逃離資本主義和城市生活、追求另類生活方式的「農青」。「很多人都覺得我們做全職農夫,是資本主義下的另類選擇,但其實不是。我們根本逃不出這個制度,我們一樣要付出時間和勞力,一樣要賣菜,也要做branding及marketing,這難道不是資本主義嗎?說真的,如果我是追求更優質的生活方式,我不是應該去找一份更高薪的工作然後好好享受嗎?」

阿芝

阿芝

阿駒是第二位加入樂田園的全職農夫。阿駒本來從事了三年的大自然活動教育工作,在接觸了綠色生活和農耕後,開始對耕作產生興趣。他亦有留意到香港的食物自給率偏低,故有志於投身農業,希望可以為本地農產帶來貢獻。他於本年8月加入樂田園,意識到自己在農業的生產技術和知識上仍有很多不足,有時亦會感到辛苦,「很多時要蹲著種菜,鋤田和用打草機的時候手亦很容易酸,有時候都會想:這麼累,值不值得?」雖然辛苦,但他亦覺得耕作一點也不無聊。

阿駒在這幾個月的工作中了解到農夫與農田的緊密關係,但他亦希望可以在城市生活和農村生活中取得平衡,「我會很佩服老一輩的體力和耐力,種田種一世,沒有特別要求。但我也會想做一個有一點城市生活的農夫,所以我都在摸索如何可以減少時間在處理比較瑣碎或無必要的農務上。」

棄商從農 以電腦知識紀錄田更

阿軒則於今年8月中左右加入樂田園,成為農場的第三位全職農夫。他在大學時修選商科,畢業後在廣告業工作了三年,後來因為患上眼疾,故萌生轉行的念頭。他坦然自己從來對農業無大興趣,只想找一份不用光是坐著的工作。然後在紀律部隊、建築業、農業等眾多選擇之中,他選擇了農業,並在過往參與的耕作班中認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再輾轉來到樂田園。而他竟然也在農場裡,實踐到過往所學!

阿軒自豪地在電腦打開他所設計的田更記錄檔案,上面清晰列出了不同作物的種類、位置、數量、和生產時間的數據。「其實我現在也是一個上班族,我一樣是在做digital marketing。我以前有修讀過網絡商業管理,所以在處理數據記錄上會想做得更好。」現時,得力於阿軒設計的田更日記,每一塊田的歷史清晰可見,有助他們更妥善管理投入和產出。他亦覺得現時的工作較有成就感,「現在做幾多、拎幾多,以前就很流水式,客要咩,我俾咩。」

阿軒

阿軒

面對香港現時的農業發展困局,阿芝表示她只希望他們的農業知識可以在香港傳遞下去,她亦認為農夫要學會更宏觀地留意時政。「一直以來農夫都被認為是社會的低層,是最忙碌和最不關心政治的人。但我們不可以被田困了自己,也要為個人成長及社區參與騰空一點時間。站遠一點,看到的就會多一點,不再只是關注一塊田的得與失,而是如何繼續實踐和傳遞。」

三人近期亦有開始與外間機構合作,舉辦一些耕作課程予有興趣的人士參與,希望可以在本地推廣農業知識,也讓城市居民體驗耕種的樂趣。阿芝認為這是本土農業「自救」的方式之一。「農業推廣不只是為了生產食物,也可以是通向個人心靈成長和社會藝術參與的方式。我們打開這道門,不論你是賣菜或是買菜的,推廣或是參與的,希望大家可以互相分享。既然香港政府沒有提供有關農業的技術和知識的支援,我們就共同自救吧!」

阿駒

阿駒

李婆婆

李婆婆

田間紀錄

田間紀錄

阿駒(左起)、阿芝和阿軒三人是樂田園有機農場的全職農夫,逢周日都會到中環碼頭賣菜。

阿駒(左起)、阿芝和阿軒三人是樂田園有機農場的全職農夫,逢周日都會到中環碼頭賣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