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尊乎?卑乎?析香港教師的專業地位

2016/9/6 — 17:13

資料圖片 (youthgovhk youtube 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 (youthgovhk youtube 片段截圖)

【文:栩晉】

日前,筆者有幸拜讀關焯照文章,論及「具有高質素的教育制度,的確需要有能力的教師來發揮其效力」。誠然,所謂「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教師質素不獨影響教育制度的成敗、效能,更肩負着引領社會、經濟健康發展的責任。然而,觀乎現今的教育生態,筆者不得不為之擔憂不已。所謂「天地君親師」,師道尊嚴本尊顯之極,如今卻是江河日下,不獨難以吸引人才,流失嚴重,士氣亦是十分低落,影響教育質素。對此,筆者以為可從「職業穩定」、「社會地位」及「教育生態」三方面作析。

「職業穩定」方面,實是令人對教師這行業望而卻步。古時,由於知識傳遞困難,社會流動較低,故教師這職業不獨享譽地方,更是萬人敬佩。因此,大多教師都是終生出任的。但觀乎現今的教師編制,可見編制外的教育人員及非教育人員眾多,而且大多朝不保夕,「年年簽」的情況更是多如恆河沙數,大大影響行內士氣和吸引入行的魅力。另外,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一項講求持久及穩定的工作,「生不知師,師不知生」,不獨影響教育成效及管理效果,對學生的成長亦是有害無益,容易造成漠視師道的心理。最後,由於教師這行業比較封閉,流動性較低,離任的教師易被輕視及懷疑工作能力,既難以尋找工作,亦難以轉換行業,這對一般畢業生而言,實是無甚吸引力,甚至視為畏途。

廣告

「社會地位」方面,更是令人唏噓不已。

香港雖為成熟的金融社會,但工種偏狹,稅收亦過份依賴旅遊、金融及地產業,連帶大部分中學生都比較願意選讀有關科目,「教育」一科時被當作「水泡科」,備受輕視,甚而有人不敢向親友承認修讀教育,更何況任職教育。加上,「殺校」政策加劇教育生態的不穩定性,不少學校為搶生員,更是無所不用其極,派傳單、專車接載,甚而動手動口的也是家常便飯,這不獨有辱斯文,更貶低了教育尊嚴。再者,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殺校」屠刀屢下,不少家長既未有與師、校同仇敵愾,更是落井下石,動輒便以「投訴」作脅,逼使教師接受和滿足一些非教育、非職責的要求。役師如役馬,低賤如斯,自難吸引人才,亦難以提昇成效。

廣告

「教育生態」方面,已是積習難返,難以為繼。

不少人以為教師薪高假多,對比其他國家的教師已是高人一等。但這表面風光,卻令人忽略了深層辛酸。誠然,教師薪高假多,但工時之長,雜務之繁卻是不足為外人道。先不論工餘進修,教改以來,政策繁多,但人手卻未相應增加,以致絕大部分教師在上班時間後,都必須處理繁多的行政工作和批改課業,正所謂「有開工冇收工」便是如此。而且,不少學校都在假日安排活動,如交流、比賽,教師都必須在「假期」時當值,甚而因任職學校選行家長日,以致不能出席自己孩子的學校家長日,令人無奈。

此外,教育官員的表現,亦令人失望。

現任教育局長吳克儉屢次失言,自是令人哭笑不得,加上他既不能急學生所急,想教師所想,更經常諉過於人,表現之差,已是令人難以容忍。至於李國璋、羅范椒芬對教育界的殘害,更是禍延數代,使教育界分崩離析,元氣大傷。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長官如此,學校的辦公室政治亦令人驚覺教育界的黑暗。古語有云:「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這七零八落,風雨飄搖的教育界,實在難堪再摘。

縱觀上言,可知香港教師面對的問題,已令他們難以全心全意教學,更何況是推動「優良的政策」。再者,現今的教育政策又有多少優、多少劣,方家自是心照不宣。筆者以為唯有不炫於國際成績的勝利,直面香港教育的深層問題,並讓老師尋得安身立命之地,才能發揮香港教育的真正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