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尊重消防職能,錢就是最折衷的表達?

2018/7/30 — 17:50

2016 年九龍灣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四級大火(資料圖片)

2016 年九龍灣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四級大火(資料圖片)

【文:消防員的告白】

自 2016 年九龍灣迷你倉四級火警發生後,社會上出現了一種呼聲,認為應將消防處正名為「緊急紀律部隊」。他們認為,消防工作救急扶危,在市民有危難時挺身而出,與緊急紀律部隊的定義吻合。當時消防處的職工會主席在一篇傳媒報道有以下節錄:「我們不是爭取加薪,亦非要與其他紀律部隊比較或看齊,只希望政府正視消防員的地位,另設一套消防職系薪級表。」不是希望加薪,只是爭取和現有薪金不同。實在不得不佩服這位主席的語言技巧的高明。

事實上,翻查緊急紀律部隊的定義和出處,發現一切源於香港政權移交前於 1988 年的《凌衛理報告》。當時,英國內政部派遣凌衛理(A.L. Rennie)並組成檢討委員會,重新檢討各紀律部隊之間的薪酬水平。當時的報告,奠定了香港警察相對其他紀律部隊有其獨特的地位,其理由有以下數項:

廣告

•  警隊不能成立工會(Trade Union)
•  警隊於英女皇和市民大眾之間築有特殊關係
•  警隊成員必須保持政治無感(Apolitical),並且是政府在出現社會動盪時最後可依賴的力量(The agency of last resort)

說穿了,這份報告並沒有定義甚麼是緊急紀律部隊,只是純粹認為警隊有特殊的地位和職能,從而將其從其他部隊抽離。勉強要和「緊急」二字址上關係,大概只有「The agency of last resort」。可是這和現在社會所共識的,以救急扶危作為「緊急」的定義,意思層面是有頗大的落差。所以,消防要與警隊看齊,正名為緊急紀律部隊,似乎只是一個美麗誤會。既然如此,我們一直追逐著緊急紀律部隊的幻影,到底為的是甚麼?

廣告

我有時候會想,到底有誰會質疑消防的緊急性?以現時社會對「緊急」的定義,消防是否緊急紀律部隊這種問題是多餘的。既然市民從沒有懷疑過消防的緊急性,「正視消防員工作的危險性」、「尊重消防員的職能」這些說法其實意義不大。真正在底蘊裡的意思,撫心自問,其實只不過是想調高薪酬。

我不是要自命清高。只是小市民的我,有家要養,有口要糊。可以加人工,我當然非常渴望。但是,很多人 — 至少我身邊有很多相同想法的同事都會問,為甚麼?為甚麼所有事情都是用錢來反映?正視消防工作的危險性,可以用錢折現?尊重消防職能,錢就是最折衷的表達?特別是,改善薪酬的聲音,往往是在有同事在事故中殉職的時候才被昇華。殘酷地,向政府爭取福利,的確是在這個時機最有效。但在這種艱難時候,這一切真的來得這麼心安理得嗎?如果這都是我們應得的,偏偏要在這種時候才能成全,這實在是一個太大的作弄。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消防員的告白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