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父數十年 經 BBC 報道 黃秋生終與同父異母兄長團聚

2018/3/27 — 12:01

BBC網站截圖

BBC網站截圖

多年來一直尋找英國父親的中英混血演員、從少與母親相依為命的黃秋生,透過早前《BBC》有關他尋親的報道,終於與兩位現住在澳洲的英國兄長相聚。

《BBC》報道,黃秋生於三月時在香港與兩位同父異母、74歲的孖生哥哥見面。在一個禮拜前,他們從未聽過這位英文名叫「Anthony」的香港著名演員。

56歲的黃秋生形容今次是「令人驚喜、不可能發生的奇蹟」,仍未能相信此事真的發生了。

廣告

幾十年來,這位中英混血、在港家喻戶曉的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得獎演員,不斷找尋那位在他四歲時與其英國家庭移居澳洲後杳然無蹤的爸爸。

除了知道生父費德烈 · 威廉 · 佩里(Frederick William Perry)為前港英政府官員,在港工作時遇上他母親黃尊儀,黃秋生手上只有幾張相片和一些零碎的背景資料,但無論是通過香港紅十字會或是其他機構,一直未能有進一步線索。

廣告

今年二月底時,黃秋生接受《BBC》中文訪問談及父親,表示從小因為父親在生命中缺席,令他在英國人和香港人兩種身份之間感到迷茫,如同被困在夾縫中。去年五月,他在FB專頁上發佈一張照片,是襁褓中的黃秋生與父母的合照,表示希望通過互聯網找到更多有關父親的線索。報道發表後一日,FB專頁「Hong Kong in the ‘60s」出現了希望幫助黃秋生尋父的帖子。黃秋生指,有三位女士在世界不同地方開始自發尋找任何有關資料,差不多每天也有新的線索。

3月2日,黃秋生在FB專頁上發文,指有人找到相信是佩里一家的消息,所有的名字、年份和地點都頗為吻合,他說當時感到:「不是吧!」

生父三十年前過世   子女從不知另有家庭

74歲的約翰·佩里(John Perry)與他的孿生兄弟大衛(David)在太平洋上的遊船上,收到一封來自一位英格蘭表親的電郵,說有「一件相當敏感的事情」,他們應該要知道。大衛的兒子寄給他那張在黃秋生帖文中的相,相中擁著兩母子的是他們的父親。後來,他們看到《BBC》的訪問,無容置疑他們的父親就是故事中所提及的男人。「我們對整件事情相當吃驚。」約翰說。

他們不知道如何聯絡黃秋生,只在訪問中看到了他擔任藝術總監的劇團名字,於是嘗試發電郵聯繫,表示他們或是黃的異母兄弟。終於聯絡上後,二人感到十分驚訝,決定要親自來港見見黃秋生。

《BBC》報道,大衛、約翰和黃秋生三人終於在3月20日於香港見面。「這真是太奇妙了。」黃秋生說。「尋找父親數十年,所有一切終於在過去兩星期發生。」「我們一見如故。」約翰說。

不過三人的父親已於1988年過世,而在生的時候,從未向他的澳洲家庭提及過,原來他在香港在另一個家庭,兩名孖生兄弟對此一無所知。三人利用這次相聚,一起把他們人生中未知的部份縫接起來。

費德烈·威廉·佩里曾加入英國皇家空軍,並在二戰著名的不列顛戰役(Battle of Britain)中服役。戰後,他在1955年與妻子維拉·馬喬莉(Vera Marjorie)、女兒維拉·安妮(Vera Ann),以及孖生兒子約翰和大衛移居英屬香港。當時,佩里在港英政府物料供應處擔任官員。數年後,佩里一家回到英國,約翰和大衛就這段時期加入皇家空軍,而佩里則返回香港。大衛向《BBC》表示,父親應該是在這次隻身回港後,結識了黃秋生的母親。黃秋生在1961年出生。

黃秋生指,父親在60年代中攜英國的家人移居澳洲,離開了他和黃媽媽,自他12歲那年開始就失去了所有通訊聯絡。大衛與約翰在皇家空軍服役後,也移居澳洲,與父親團聚。

三兄弟在港聚團   孖生兄長:相信父親會感高興

兩位孖生兄弟均表示,對父親幾十年來未有向他們坦白,並沒感到憤怒,又相信他們在1972年過世的母親,也並不知情。大衛說,希望在更早的時候就知道黃秋生的存在,相信父親在父之靈也會為他們兄弟團聚而感到高興,「很多人在人生中會遇上難過的事,最重要的是我們來到這裡與Anthony(黃秋生)見面,並了解部份事情的背景」。

黃秋生表示,在餵患有腦退化症的黃媽媽吃飯時,嘗試告訴她有關已找到父親一家和兩名哥哥,但是黃女士已經無法給予清晰的回應。「她忽然間不吃了,然後我說:『我不會離開你啊,我還會在這裡與你一起。』然後她又繼續吃起來。」黃秋生說。

兩名孖生兄弟指,已開始在網上尋找黃秋生的作品,嘗試理解這名電影明星弟弟,但這重身份,並不是他們團聚的原因之一,他們怎樣也會來港與弟弟見面。「無論他是演員還是普通工人,對我們來說並沒有任何區別」大衛說。

三人在香港共聚暢談了數天,均向《BBC》表示,他們很快就情同手足,並期待黃秋生到澳洲探望他們的大家庭。「我們會讓Anthony感到他是我們家庭的一分子——他就是我們家庭的一分子。」

黃秋生說,今次與兩位哥哥團聚,知道了更多父親與家人的事情,也幫助他更明白自己。「譬如我玩音樂,原來我的哥哥也玩音樂;我練過拳擊,原來我父親年輕時是個中量級拳擊冠軍。」他說。「這真的是很奇妙,這些東西像是一早就在我們的DNA裡面一樣。」

他說,對他而言這是一堂「人生課」,而他終於能在平靜中放下過去,重新出發。「爸爸曾在信中說,若我是一個『good boy』(好孩子),他就會幫我搞定所有事情。」黃秋生說。「我想他一定是知道我已成了一個『good boy』吧,所以就派了兩位哥哥來給我。」

黃秋生說,這對他而言是一堂「人生課」,在他終於能平靜地放下過去之後,新的旅程就開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