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警方於鐵路車站內濫用催淚彈及火藥推進武器之譴責聲明

2019/8/12 — 21:35

晚上約九時七分,警方於葵芳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
(攝:Felix Lam @ Hk.Imaginaire)

晚上約九時七分,警方於葵芳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
(攝:Felix Lam @ Hk.Imaginaire)

在 8 月 11 日之鎮壓示威行動過程中,警方在晚上九點零五分及十時四十五分,分別在葵芳及太古站攻入車站內,於建築結構複雜及需維持通風系統安全運作的鐵路車站大量施放催淚彈,並發射胡椒球槍及橡膠子彈,當中警方更於太古站 C 出口內,以極近距離瞄準正通過扶手電梯者射擊,並在扶手電梯上公然追打、推撞出站者,險造成人踩人的悲慘事件。本組對此種嚴重危害鐵路系統安全,無視使用鐵路系統乘客健康,且完全不必要的暴行予以最強烈的譴責!

正如本組於針對 7 月 21 日元朗恐怖襲擊事件的聲明中所指出的那樣,「在任何情況下,民眾日常使用之公共交通設施及服務均不應遭受攻擊」,因此公共交通設施及服務不遭受攻擊乃極為重要者。但本組需要指出,警方昨晚的暴行,顯然已為失控的危險舉動,且絕無明顯必要。

再者,警方於鐵路車站內濫用催淚彈,所釋放的催淚氣體不僅會在當時對站內空氣造成嚴重污染,催淚彈的殘留成分亦會通過站內的通風系統,進入車站月台及與之相連的室內區域,並可能長期殘留在系統內,甚至透過通過月台的列車通風系統,將該等成分抽入車廂。因此,這不僅會對當時仍然在站內執勤的車站職員及被困站內的人士,同時亦會對日常使用該站及該路線的乘客造成極嚴重的健康威脋。尤其是太古站作為地底車站,其唯一空氣流通手段只有站內的通風系統,而警方竟悍然在該站範圍內使用催淚彈,此等全不考慮公共安全的行為,已全然超越執法的限度和需要,而是以恐怖襲擊的手段對全體公共交通使用者的施暴!

廣告

至於在車站內使用胡椒球彈及橡膠子彈,亦同樣為極不智且不負責任的行為。車站結構複雜,設施設計亦非為對抗火藥推進武器考慮,若在站內使用火藥推進武器射擊(尤其是在同時使用催淚彈,更無可能瞄準),不論是擊中車站重要設施,抑或碰撞牆壁反彈造成流彈,均會造成重大且不可預期的損害 — 不論其威力是否屬於低致命性武器。

退一步說,雖然警方在太古站對經過扶手電梯者近距離射擊之舉,並不至於產生流彈,但就行為本身而言,則警方的射擊行為根本為不必要且不合理的。對人群發射火藥推進武器,絕對無助於警方時常聲稱的「恢復秩序」目的,而只能使該等人士更為驚慌,加上追捕動作及扶手電梯本身的陡峭程度,警方濫用武力施暴,很可能造成人踩人悲劇!

廣告

總括而言,警方對車站發射催淚彈及火藥推進武器,本質上是在不適當的地形和不正確的區域內,以極錯誤的方法使用極危險武力,這不但罔顧在場人士的安危,同時亦係對所有公共運輸系統使用者進行攻擊。本組強烈提醒有關當局,在公共運輸設施內胡亂使用不適切的過度武力,受害者絕不會僅只是即時直接受影響的人士,最終亦會波及所有使用公共運輸系統者 — 這同時也包括使用這系統的濫用武力者 — 身上。

 

公共運輸研究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