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香港一見鍾情:哥斯達黎加人在港的文化衝擊

2016/8/14 — 15:39

里約奧運會讓大家更加關注巴西,並通過新聞加深對這個國家的了解。然而,大多數人可能不太熟悉巴西附近的另一個國家-哥斯達黎加。因為第一次來港時對香港一見鍾情,兩個哥斯達黎加人各自決定搬到香港。Juan和Veronica在香港認識了很多好朋友和感受到城市與自然的奇妙結合,同時他們也發現港人和他們不太一樣的價值觀。

對港一見鍾情

Juan和Veronica都是在哥斯達黎加土生土長,來港前已有豐富的國際經驗。Juan曾在哥倫比亞、印度和英國工作,亦在法國當地學習法語一段時間。Veronica亦曾到西班牙攻讀碩士,並有英國和美國的工作經驗。雖然他們都去過很多地方,但第一次來到香港已留下深刻印象。

廣告

「我想去一個和哥斯達黎加不太一樣而且也是亞洲中心的地方。我發現香港人對我們的背景很感興趣,也很樂意和我們分享本地文化。這也是一個24/7不停步的城市,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和接觸到很多人。」 Juan解釋他為什麼選擇了香港而不是曼谷作為第一次來亞洲的目的地。

「在香港你能找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東西,也可以看到很多具本地特色的事物。你可以選擇非常本地或國際化的生活方式。香港的大城市和大自然之間的對比也令我感到很奇妙。」 Veronica提到第一次來港時難忘的感覺。

廣告

亦因為這些原因,2011年Juan在香港理工大學短期工作後,2015年再次來到香港。Veronica在一年前首次來港出差後,亦在4個月前搬到香港。

心感無力改變 多數人選擇沉默

當Juan和Veronica在香港生活累積一段時間後,他們發覺大家普遍不太願意在工作和學校中表達自己的感受。

「雖然我在文化更為開放的美資銀行工作,但本地同事通常都比較沉默。即使他們有不喜歡的事情,也甚少直接向相關方面反映 。例如即使辦公室的冷氣太冷 ,大多數人也會不說些什麼。而我就每天打電話到相關部門投訴直至問題有所解決。」 Veronica還提到,一般人害怕與公司高層直接對話,在公司碰到也不會主動跟他們打招呼。

「香港的教育模式大多是單向的。老師講書,學生只聽而不會問任何問題。我在香港教育界的朋友曾經告訴我:如果你問學生問題,他們沒有任何動作,這意味著他們並不明白你的說話。如果他們開始移動身體,說明他們明白了。 」 Juan笑說這個tips對他十分有用,因為大多數學生的想法只會放在心裡而不會說出來。

除了不太會開口表達外,Juan和Veronica亦發現港人要面對很多困難去讓自己跳出社會上的固有想法。

「我看到大多數港人選擇職業是基於職業發展的穩定性,而他們相信穩定的工作就能轉化為更高的收入。我有一個在Couchsurfing認識的朋友。他為了錢一直在自己不喜歡的律師樓工作,只好通過Couchsurfing找回快樂。我聽說很多人受到壓力被迫做自己不喜歡的事,而壓力主要來由父母。」 Juan還提到他遇到很多會計專業的學生,實際上是不喜歡會計的。

「我也聽到很多男同事提及來自女方父母的壓力。他們選擇在金融業工作是因為這行業的工資較高。而且我看到很多人會因為一份多了幾千元工資的工作而跳槽,因為他們不認為能改變工作性質或工時長短。那裡工資較高,他們便會去那裡。」 Veronica說到。

教育制度讓港人習慣默默忍受

但即使在這些壓力下生活,Juan和Veronica覺得港人仍以較好的心態去面對,這讓他們覺得港人很厲害。他們猜想香港的教育制度可能是原因之一。

「香港的教育制度建基在死記硬背和單向溝通。學生不會覺得這種學習方式是快樂的,但他們卻要默默接受。在哥斯達黎加,我們鼓勵學生更多參與討論而且師生之間的溝通更為開放。這意味著你可以挑戰老師的想法。這營造了一個平衡的環境,老師提供的知識加上學生的投入,鼓勵創造更多新的想法和事物。」

在教育界工作的Juan感到香港的教育模式應該更多鼓勵學生在幼兒階段表達自己的意見和創造新事物。另一方面,他覺得香港近年來越來越有創業的氣氛,詳情下週再續。

去或留 Move or Stay Facebook 專頁

文章原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