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iBank和女朋友,有負於情而無負於義

2016/5/24 — 13:37

1.

有負於情,無負於義,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概念?我覺得在iBanker 朋友中似乎看見了什麼,又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什麼。

J是中學同學,歸來在銀行做iBanker,我好奇他的人工有多少:

廣告

「那你有多少」

「我在馬會的Offer大概是一般MT的水平,當然賽馬會的會比一般公司好,但也好不過Swire和Hopewell」

廣告

「我是你的四倍」

我暗想把其他週邊福利計算在內,他媽的居然比C在屯門以及仁濟的Rotation多一倍

「當然有得有失,人工這麼不合理地高你就要有不同凡人的能耐。我試過給老闆當面用粗口罵『呢份乜撚野黎,我唔睇』一手就把報告扔掉。相比之下,師兄B在JP做 Private,40-50K但肯定沒那麼辛苦」

「Literally?」

「Literally,一個月之前才發生。而且要隨傳隨到,試過和女友澳門假期在酒店吃早餐,一個Call立即要趕回香港。一星期七天,每天都7-11」

「我猜我也沒這能耐,馬會可能CP值算上來也不比iBank低」

「有時候我也在想會不會就這樣一輩子,人工太高,做十年已經半退休,但是iBanker真的很難熬,人工太高,要走損失太重」

2.

「有時我也在想會不會這樣,相對之下馬會人工沒你高,但生活比較自由。我經常想象自己三十年後要如何過,還是覺得想做個農夫。三十年後石油耗盡,轉口金融衰退,糧食配給加上出入境控制,中國有理由收回香港治權,應該要走。」

說到底,最近我想通了一個問題,就是人類的科技能不能改善生活?答案是否定的。因為科技再進步,其速度其效率終於追不上人類的慾望和隨之而來的浪費。望著所有買了回來沒讀過的書,下載了回來沒自瀆過的成人影片,我了解到腦袋總是要求著各種會摧毀身體的東西和數量,要身心合一必需要放下慾望。

當年讀向西,「按摩唔要咭片,睇完套AV即刻Delete,我講左D乜你自己參詳下」是一種境界。

「自問要轉工無法找回iBanker這般收入水平的工作,但是人生最寶貴的十年都花光了,值不值得?我不知道,這刻不想再想任何事,只想做港豬。」

「現在你還是因為外在因素不願意走,再過下去到你有女友家庭更不可能走,生活不容你收入有任何影響。我也有這樣疑問,這年頭交女朋友,Reasonable Expectation是你到她27-30一定要結婚,但是對於我自己,我覺得自己還不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願意就在那年紀安定下來。如果不願意早結婚或者在她的適婚年齡結婚,就不應該開始拍拖。」

「這也大概要講共識,和女友也可以一起儲錢,有人一起分擔。我做iBank也有放空的時候,女友是支持。女朋友和結婚這會事其實很好控制,除非你谷精上腦」說時托了一下眼鏡。

他那時的神情,活像當年聯中八強對協恩時,義正詞嚴地開玩笑的樣子。當然不是像這天我倆私下談話的尺度,但他那時做起三副確有道理。

「我不知道,不是拍拖就要考慮結婚的問題?不是女人都這樣想的嗎?結婚是一個大考慮,我們都太老,不能再浪費別人青春。我還有太多事想做,學外語,學駕駛,拿到特級大師頭銜,不太可能和同齡在三十結婚,猜年齡上要有點距離比較好。」

3.
「有沒有讀過T.Piketty」

「你知我不讀書」

我暗操,不讀書又能在 UK Top 10 First Hon。

「基本上 當 Return of Capital 高於 Real Economy Growth,貧富會變懸殊,也就是類似曹仁超講的香港所有人都炒股炒地產,誠實的去創業卻會被懲罰。也有哈佛教授說似乎所有最聰明的學生都只有興趣做iBank。」

「你意思是我們貢獻不大?」

「也沒有,我試過做一個香港的選舉學術資料庫,後來不了了之,因為大家都有正職比較忙。後來做NGO才明白,要是一件事想做好想人關注,必需要有錢有系統做好,有質素的Outcome必需要有錢。學術界比起民間媒體做得少的原因是1.政治系Citation近年較低,資源短缺 2.選舉資料庫可以提供數據 但本身不能Publishable。Anyway,我只是覺得似乎你們薪水高得有點離譜」

「我們做的是公司上市集資,融資,不少公司會找我們幫忙,在什麼價格把資產套現轉攻其他行業或收購,不夠錢就發行新股,或者分析在什麼價位應該做期油合約鎖定價格。我們雖不是十分有貢獻,但也救活了不少大小公司」

「國泰被人笑的期油也是你們做?」

「才不是」

「好像他們被人笑不服正業,只會在副業如對衝期油中賺錢」

「也要他們本身正業好,理論上計算好的話不可能會虧損,油價大幅波動也有可能,風險不應該在事後完全被忽略。」

4.
「怎看政治?」他問。

「區議會投票率有上升,但當然也比較大不易有衝突。反而立法會議席少,泛民不妥協,事後喜歡推說結果是選民的自由意志,這次應該會失去三份一之關鍵少數。

建制資源多,疑似佔道德理性高地,有中央協助,不太會出現泛民內鬥的情況」

「我也有過人統戰我」

「對iBanker蛇齋餅糉?」我差點笑死

「比較高級點的,就帶你去國慶酒會,參加什麼青年領袖創業,幫你擴大人脈」

「倒是有沒有關心英國公投,我看William Hill 開 1.33,脫歐 4.5,對比起You Gov和Ashcroft 的民調,正反 3-5% 的差距似乎有點低估了脫歐可能」

「也要和人數對沖,我也不覺人們想離開」

「這是因為你在London Circle,我讀書在Manchester,親眼看見人們如何從Labour走到UKIP,當年的新聞走訪了不少選民,沒你們Lib Dem Labour死守London 那麼離地。你就不覺得賠率差不合理?」

「還好」

5.

乘車回去,他住屈地街。我說要是十月完Contract找不到地方,要短住幾個星期可以找我,我就東區。

「但是女朋友方面,我還是覺得人大了,什麼事都不純粹。交女朋友要考慮對方的Reasonable Expectation,不打算不確定會在對方適婚年紀結婚就要說明。我們都太老,年輕時得罪過傷害過太多人,我自己的Quota早在中學和大學用盡,不願意再傷害任何人。」

「最少我們還在吃晚飯,你還有我,我也很忙的」

我們也笑了起來,他拿出照片。

「在歐洲畢業旅行時認識的,當時她姨姨和媽媽都在,我還是走了過去」很有他當年的性格。

車到站了,我目送他走,說要晚點再約。

6.

回家路上我還是在想,雖然之前得罪過很多人,但最少早前上報紙訪問,終於有機會好好向所有人道歉。一期一會,年輕時的過失不一定都能彌補,但公開地和所有人透過訪問道歉,算是盡了力。

留英時也給前度女友寫了封信,從起筆,修改,寄出合共三年。我自己覺得不錯,一直都想找機會貼上來,何況我還真覺得寫得不錯:

R,

By the time you are reading this letter, I am overseas for my Masters degree. It has been six years since our break up.

For six years I have been trying my best to conceal my feelings for you, for I know you would prefer it that way, but lately I have no longer been able to cage up my thoughts. The confession is literally forced out of me.

It is clear to me now, finally after all these times for myself to ponder over the matter, and more importantly, my self. It was my lack of self appreciation, due to perhaps not very merry a childhood and competitive schooling I received as a boy, that gave me fear and loneliness all the years before I have met you.

In order to make up for the lack of courage, I tried to play the charming, confident self which deep down just making matters worse with all the people in my life. Thus the bipolar of loathe and love.

There is no point dwell on the past though, and I ask myself do I still have feelings for you? The truth is I loved you, and I still do, but nothing stands comparison with you really being happy with someone you probably are meeting now, which is more important than being able to see you again, if we are to be. For I love you, I have always wished that you may be happy with someone else and your family, though I will not bear to be the witness of.
If it is meant to be, we will not see each other for the rest of our lives, and it is perhaps the best possible outcome, but my heart will forever be fond of you as all female literature students are to Rupert Brooke, until I am become dust.

I just want to thank you for having loved me as you did, and I just have to tell you how I still feel towards you, and you deserve to read about it. Although it is too late, it makes me happy to be able to say that to you, .

Yours,

Andrew

其實一路以來都想給 Hoiyat Siu 看看,只是他沒理我。

7.

有負於情,有負於義,絕對不好。

無負於情,有負於義,只是私情也不好。

無負於情,無負於義,最理想但很難。

有負於情,無負於義,卻有種無何奈何的浪漫。

回想起來,不一定所有的職業都可以貢獻世界,,不一定所有的上司都對下屬好,不一定所有的男女朋友都能結婚,不一定舊日的朋友和同學都能再見,不一定分手之後雙方依舊能共處。

但是只要能做到有負於情,無負於義,也許不論是對iBanker或女朋友,人生的意義本該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