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導演筆記 — 無名的傳道者

2017/12/29 — 13:00

《無名的傳道者》封面

《無名的傳道者》封面

《無名的傳道者》是本小書,記載的是一個又一個離鄉別井,為了信仰奉獻所有的故事。長大後背包走中國的八十年代,曾經在雲南、貴州山區看到宣教士簡陋的墓穴。他們為了融入基層,學苗族及其它少數民族語言,甚至能編少數民族的聖經,和貧窮人在一起。

「是自己底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是自己底腳甘心到苦難的道路上來奔走!」- 邊雲波《無名的傳道者》

後來的採訪生涯,在偏遠孤兒院、無人願去的麻瘋村都看見這樣的身影。來自芬蘭的Anneli Kilpelainen,未去大陸服務前先去台灣山區十六年,長年累月照顧被忽略的族群。痲瘋村的護士RuthWinslow出生在重慶,長大後回美受教育,取得護士資格後回大陸服務,走進一個人人害怕的領域。她帶我進村,喝痲瘋病人給她的水,跟他們一起坐席,替他們清洗潰爛的傷口。後來排除萬難為痲瘋病人的子女租下房子作宿舍,讓他們就近入學。

廣告

香港的近代史,六十年代若沒有差會的教濟品,教育、社會服務和醫療若沒有各個差會的付出,今天的香港,特別是精英階層會完全不一樣。

廣告

《消失的檔案》被訪者有早年來華宣教士,也有宣教士的下一代。風吹的樹被扶起,倒塌的房子重新蓋建都是一段又一段的香港史。當人性被扭曲,歷史被改寫,他們,就跌進了時光隧道…。

 

消失的檔案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