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三 TSA 背後的核心問題

2015/12/1 — 16:4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約書亞】

教育局與家長以至於社會對TSA的爭論,可謂近日本港的要聞之一。隨著事態升溫,民間開始出現「取消小三TSA」等組織,有私校表示將會取消小三評核,甚至近日家長已與議員在議會上劍拔弩張。一時之間,「考試」成為眾矢之的。然而除了小三,隔年的小六及每年的中三都需要進行TSA,也就是說,隔年的全港學生就有大半學涯需要迎對TSA,到中三方能逃出生天。但是,這還沒有計算學前、幼稚園的學習及高中公開考試,學生在TSA外當然要應付其他的功課與考試。討論初小的TSA故然是當務之急,但應只視為開始,如否最終只以取消之作結,是否治標不治本?縱觀而言,香港的教學制度與社會風氣才是疙瘩所在。

廣告

明朝大儒王陽明說過:「自拱把以至合抱,灌溉之功皆是隨其分限所及。」《傳習錄‧黃直錄》他以種樹比喻教育,澆水的多少,取決於樹的大小,這符合他另一處的講論:「凡授書不在徒多,但貴精熟。」《傳習錄‧教約》給予學生的功課與考誠不在多少,精熟與否才是值得關注的地方。當然,家長、社會不難明白這類「拔苖不助長」的淺白道理,但取消小三TSA是否就等於實踐此理?學前的興趣班、追求名校的夢想、每日十多小時的學習生活,是否會就此煙消雲散?社會要是繼續迷信於學業,急於學童贏在起跑線,這反映大家其實並非真正知道過份學習的害處。果真如此,爭取TSA取消的主軸,只會淪為功利主義:這個評核試無助於學生的仕途,故應棄之。如果社會思維不變,就算小三TSA最終得以取消,我們的小孩是否就能擁抱快樂的童年?

樹人出眾者如芬蘭,早已示範了本地傳統教育外的可能性。取消TSA的討論,期望能成為本港教育制度改革及社會風氣重塑的開端。

廣告

 

作者簡介:以文會友,作者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