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器熱

2015/7/8 — 13:38

(編按:立場博客任建峰看罷屈㯋妍專欄文章《芭蕉熱》後,有感而發,撰文呼應。)

要數近期風雲人物,我想,屈㯋妍女士一定有份。這女士,不是普通專欄作家那種,而是有些文章會搞到滿城風雨的大文豪。不過在進一步評論屈小姐前,我們可以先看一些背景情況。

香港這幾年社會,愈來愈像火爐,我記得在舊年發動律師會特別會員大會時間中,建制、中方機器的那種粗暴干預,跟今日小島整體形勢竟有點相似。大陸地區的熱有迹可尋,但海闊天空的香港熱成這樣都不發聲的話,就絕對是咎由自取。 或者除了新加坡,全世界眾發達經濟中大概只有這裏的政治自由氣候會使人這樣心寒。比較過很多國家和地區,人家的政治問題大多是自家境內造成的,但我們的主要是因為境外的北方大風吹來的,但我們又很多人欣然接受,所以說,我們社會受的是咎由自取的熱。

廣告

習慣了去到哪裏都覺得心寒,所以一要面對社會其實是很熱的現實,有些人就受不了,一把原本應有的言論自由,忽然大行及肆無忌憚地用律師信形式去施壓給行使言論自由的人及報章,據說威力很大,所以瞬間使批評者「收聲」。這種作風,成了熾熱社會的奇觀。

我是那種通常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人,所以要我每次見到文匯報在A7或其他版位推出整隻黑手印來誹謗冤枉(而不只是批評)我就發律師信要求他們道歉的行為,我嫌麻煩,沒做過。我明白屈女士實在怕被他人批評,或者她覺得自己作為一個評論員,有出律師信的能力必不可少(而聘用律師去這樣做亦是她的權利)。然而,這種在這些情形下發律師信的風氣過度氾濫,我又實在看不過眼。

廣告

用到律師信去回應批評的人,竟然是理應「食得鹹魚抵得渴」的公眾人物。受到各種有理或無理的批評,對公眾人物來說就好像是新陳代謝,連熱一點的批評都欠缺氣量而受不了,又怎有資格教人怎去做父母(為人父母是需要很大的氣量的)?

公眾人物,本應是「受得起批評」的代名詞,今天,卻在個別情況早跟欠缺氣量畫上等號。屈女士,放下你的律師信吧,受些批評、多吃點苦,當輪到妳在專欄內行使妳的言論自由去還擊批評妳的人士時,妳才會對有這些自由懂得感恩、懂得珍惜。

後記:雖然我看過以上內容很多次都不覺得有構成誹謗的成份,不過,如果我因這文章收到律師信,我一定會道歉、一定會收回言論。我絕對是一隻「鵪鶉」。如果要用到金錢去處理這事情,亦希望各位讀者慷概解囊、多多幫忙,因為小弟仔細老婆嫩,媽媽癌症藥費又昂貴,要處理任何索償的要求實在會十分吃力。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