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屯殷墟就是他們人生的最高峰

2015/11/10 — 6:11

剛開始追「龍骨」、研究「甲骨」的是一群「民間學者」,靠自己的力量進行。後來在五四健將傅斯年主持下,成立了中央研究院創院的第一個研究所,至今仍被戲稱為「天下第一所」的「歷史語言研究所」,簡稱為「史語所」。為什麼是「歷史語言研究所」,為什麼將「歷史」和「語言」扯在一起?看「史語所」的英文名稱會比較清楚,叫Institute of History and Philology,是Philology,不是language,中研院另外有一個「語言學研究所」,那是Institute of Linguistics。傅斯年所受的德國學術訓練,和中國傳統考據有相通之處,都主張研究歷史要從研究古文字、古語開始,對古代文字語言的研究,就是philology。要能夠懂古文字、古語,才能夠懂歷史。

除了強調古文字語言的重要性,傅斯年還強調用各種不同手段尋索、擴充史料,用他的話說,叫「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資料」。上窮碧落下黃泉,意味著不能留在書房、圖書館裡,那麼動手動腳也就擺明了要做考古工作。

史語所成立後的第一件大計畫,就是安陽小屯殷墟考古,可以說是「一戰成名」,立刻奠定了這個機構的重要地位,對史語所,對中國後來的考古學都產生了深遠影響。第一個由國家所策動的、主持的考古發掘,就挖出如此巨大、劃時代的成就。當時參與其中的人真正有考古學背景的是李濟,而跟著李濟的一群當時可能都尚未決定自己學術方向的年輕人,如董作賓、高去尋、石璋如、胡厚宣,挖完安陽,突然發現自己已然成為世界考古學的頂尖人物了。

廣告

龐大的建築結構、複雜的墓葬、精緻的青銅器、還有大批刻有文字的甲骨,更重要的,這些發現和文獻相呼應,呈現一個立體的歷史圖像,這的確是世界級的驚人考堀,參與其中,他們就有了讓國際考古學者都感到欣羨的訓練與經驗。

不過,殷墟小屯挖完後,接著的計畫卻就再也無法展開了,因為接下來是連年的戰爭。 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一九四五年戰爭結束之後國共開戰,拖到一九四九年。其中有些人來到臺灣,有些人留在大陸,這些人的遭遇決定了中國古史研究的方向。

廣告

我不知道哪一群人比較幸運。董作賓、高去尋、石璋如等人來到臺灣,可以繼續做研究。他們還在中央研究院,在南港繼續對於殷墟的研究,當年考古挖掘出的許多重要文物都搬來台灣,他們可以和這些文物朝夕相處,把它們認識得更徹底,解釋得更清楚。然而不幸地,作為考古學家,他們卻從此沒有進一步的考古經驗。想想,一個初出道就挖過小屯殷墟的人,要如何在台灣做考古?「曾經滄海難為水」,他們怎麼可能提得起勁認真去挖台灣新石器時代遺跡,去挖鳳鼻頭、圓山貝塚?

他們的悲哀在於,小屯殷墟就是他們人生的最高峰。當年挖殷虛時,董作賓二十七歲,接下來他一輩子沒有離開過這個領域。來台灣後他就一直研究殷墟,尤其是研究甲骨文,沒做別的,也做不了別的。他們夢想著將小屯殷墟弄清楚了,過幾年回到大陸,可以去考堀更多文明遺址出來。一直等一直等,沒有等到回大陸的那一天。

正因為如此,這一批小屯殷墟挖掘出來的考古遺址、遺跡與遺物,被研究的透徹程度,在世界史學史上,恐怕是空前的,說不定也會是絕後的。舉董作賓研究的甲骨文為例,每一片甲骨都有詳細記錄,整合起來排出了商朝後面一百三十年的時間表,不是年表,不是月表,細到可以做日表!只要有卜問,留在甲骨上有記錄的,董作賓就可以靠著干支與月相的指涉,一一準確繫日,定奪這件事發生在哪個王的哪一年的哪一天。

在青銅器製作方面,他們也巨細靡遺地復原了每一件器具的鑄造過程。確認範筑法的製造流程,設計每一片的外範內範怎麼做,又怎麼拼起來,還估計了青銅熔液的溫度,灌入熔液的角度,一直到拆範過程中會碰到的問題,都研究得清清楚楚。他們在這上面耗費了一輩子的精神精力。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