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販成就社區復興運動

2015/2/22 — 1:05

每逢新年,各舊區的大街小巷,開滿小販,香味飄揚。當中以深水埗桂林街夜市最著名,萬人空巷,重回昔日大笪地的繁華 ,給市民地產霸權下的喘息,尋回本土的生活。初一至初三,食環署的休假,是市民的恩賜,讓基層小販賺取生計。可惜,本年的新年,區議員與食環署聯手趕絶小販,打算以「零容忍」及「一見即拉」對待熟食小販,於深水埗廣佈食環和警察,阻嚇小販地攤擺檔。

日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形容小販為「食物安全和人身安全都構成擔憂」、「對居民造成過份滋擾,例如阻礙公眾地方或太大聲浪」(港台19-2-2015),抹黑小販,漠視地攤檔口對香港的貢獻,無視小販的「真正」價值。

廣告

小販的「真」社會價值

廣告

抹黑小販的行徑自八十年代變成加厲,開埠初期,小販是殖民地政府金主,牌費和小販罰款是政府收入重要來來源,而十九世紀末更佔零售就業的一半,舉足輕重。戰後,大量人口移入,小販解決就業問題,提供低廉消費,1947年市政局更以「服務小販」為政策目標,包括:控制大型大排檔坐位數,阻止壟斷,讓更多人領取大牌檔牌照。工業化年代,小販,熟食,大排檔提供平價消費,跟政府建公屋等的壓低工資手法暗合,也就50-70年代小販黃金期。言而小販被視問題,也是70-80年,源於地產資本興起,土地的價值由使用變為炒作,1972年, 取消發新小販牌,小販管理隊可充公小販物資,1987年,引入電腦化檢檢控,累進增加罰款,不再以「服務小販」為政策原則。1995,市政局指「小販 許多店鋪出售的商品與小販所售賣的類似」、 「小販搶去店鋪的生意,一旦店鋪倒閉,失業問題會 惡化」、「 無牌小販造成環境滋擾 ,甚至售賣不潔食物,危害 市民健康 」。時至2014年,高永文說法上都依用舊思維。

藝術文化、小販與社區

地產霸權終有一天沒落,後工業化年代,文化,藝術和社區特色成為經濟動力。為延續小販文化,保障基層及街道生活,昨天我們舉辦「我要真小販活動」,邀請35個社區與文化工作單位,過百位朋友在初二跟街坊小販一齊擺地攤,人人做小販,為草根生活和庶民空間發聲。

墟市的活動反應熱烈,千人空巷,facebook上一周內已有超1300人參與活動。人人都可以做小販,藉文化墟拓寬小販想像,小販是藝術,也可是生計,期望跟市民分享文化、手藝和心意。歌手香蕉奶為我們獻唱,而深水埗的單車團體「慢騎主義」派發自家咖啡、曲奇,各式文化活動,希望賦予小販墟市的文化意義。

紐約代表是熱狗車,東京亦有拉麵車,熟食小檔是城市象徵。桂林夜市、北河街夜墟,是深水埗的社區特色,也是香港活力的價值,社區營造需要從社區特點出發,新舊、文化活動與生計生活並存的墟市正是動力所在。政府應設立夜市的政策,學習台北、南韓和東京的例子(見活動傳單),用文化與旅遊角度審視小販市集的重要。

社區發展,香港一直都停滯不前,地方行政、社區營造和文化保育完全交白卷。部份區議員和食衞局的殭化管理,無視民間的保育聲音。夜市從來是經濟和社區復興的契機,可惜斷送在管理先行的官僚手上。社區營造復興需要文化結合經濟生活,小販管理得宜,為地方添色彩,多元化社區經濟,形成自由行以外的發展潛力。

 

資料來源︰

葉蔭聰博士、林靄雲〈沒有小販的都市〉
聯區小販發展平台〈悠悠綠箱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