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主教繼任問題,無謂猜測了

2019/1/9 — 10:00

湯漢(中)、夏志誠(右)

湯漢(中)、夏志誠(右)

是咁的。陳樞機昨晚在《公教報》FB頁的回應(圖片如下)都就很多大家的猜測都已解答,但他有一句特別精警:

「若問到這次教廷委任有否政治動機,陳樞機指出,事實上香港很多事也已政治化,故此各人對此委任的解讀純屬個人猜測。」

我希望無論是教友、對天主教香港教區香港事務關心的市民或傳媒朋友都謹記陳樞機這句說話:

廣告

1. 不少近日的言論與評論始終是以香港眼光去猜測主教繼任安排的動機。我不是說這些猜測是錯,那些猜測絕對有可能是教廷所考慮的因素之一、甚至是主要因素。但很老實說,羅馬教廷是幾千里外、透明度低的地方,誰知他們有什麼考慮?除了大家不斷在猜測的中梵關係因素,普世教會還有很多其他可以影響她的因素,包括國際政治環境、香港本地教會各方面利益與責任的平衡、羅馬教廷內的派系權鬥及行政混亂、修會與修會之間的權鬥及意識形態紛爭、不同方面的歷史情意結殘餘(常言道:「The Catholic Church thinks in centuries」),而我還未很天真、有理想地提起「或者有聖神帶領呢」的因素。所以,或許真的要是天主及魔鬼才會能掌握教廷是在想什麼!

2. 近日有很多本地猜測提到夏志誠因不被北京「祝福」而難以成為香港教區主教。這猜測在今天或許是對的、或許不是(請看以上第1點)。但就算是對的,又如何?大家不斷為他不值的埋怨會是幫到他能否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嗎?大家會否排除這種埋怨可能甚至會害了他、令他更容易被抹黑為在發動本地輿論攻勢?再者,天意難測,未到公佈那一刻,誰知教廷會委任誰?大家現在看形勢覺得他難成為主教,但如果現在與教廷作委任那一刻有其他事態發展去改變局勢呢?

廣告

3. 好了,如果真的是一個以香港外界論述是「保守派」的人成為主教,老實說,在教會光譜內,何謂開明、何謂保守、何謂聖人、何謂魔鬼?是否能以中梵單一議題去定斷?譬如說,若望保祿二世在東歐是抗極權的道德領袖,但在南美就往往對極權者「隻眼開隻眼閉」、對神職人員性侵兒童與少年亦是如此。本篤十六世一方面很「保守」地把一群早被前朝逐出教會的極右份子再次歡迎入教會懷抱、但在中國宗教自由問題上站得很穩。方濟在很多問題上都好像是開明派、人權鬥士,但在中國議題上又有他的情意結(這又是一個有趣歷史問題,有機會再與大家討論)。總言之,教會內的意識形態之分野根本就與當下俗世的光譜標籤不吻合,難以一言兩語說得清。

4. 還有,如果是一個公認為保守派的人上位,他當然很大可能會走保守路線,但誰說他不能變?教廷當年委任羅梅洛為薩爾瓦多大主教時,以為他會是與權貴關係良好的保守派。在那一刻,誰知在他上任後會有老友被軍政府殘殺、令他有一百八十度改變?又或者,本篤十六世在年輕時曾被公認為開明派神學家,在「梵二」大公會時亦以神學家身分提倡不少教會改革。當時,誰會知道他後來在德國擔任神學教授時會遇上大學校園無政府主義者學生的大規模騷亂、令他變得保守?

所以,God works in mysterious ways,大家都是不必過早猜測、過早下判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