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保良局事件之聲明:終止合作、回應學生、監管外判服務

2017/3/31 — 19:49

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網絡圖片)

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網絡圖片)

【文:教育實驗學社 The Edu Lab】

近日有學生揭發保良局紀律領袖訓練營(訓練營)的導師以不合理方式對待學生,包括體罰、言詞侮辱等。就此,我們有以下三項訴求:

一、要求學校終止與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以及導航訓練中心的所有合作

二、要求曾經參與保良局訓練營的學校檢視計畫的實施與成效,並主動邀請同學參與其中

三、要求教育局將學校相關的外判服務納入《教育條例》的監管範圍

廣告

向校方的訴求1 :終止合作

我們要求學校終止與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以及導航訓練中心的所有合作。首先,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的訓練手法和教練行為備受爭議。報導有指營內教練粗暴對待學生,例如強迫學生食草和向同學亮刀,教練的行為罔顧學生安全和訓練內容的合理性。學生訓練營之目的旨在於培養學生個人自立和自理能力。然而,訓練營內容違背其原意,甚至對學生造成心理創傷。導航訓練中心明顯不適合繼續籌辦訓練營,而訓練營多年與其合辦,變相認可此等剝奪學生自尊的手法。加上,現時保良局的訓練營對象不單涉及保良局屬校的學生,其每年為大約六十間學校和機構提供領袖訓練,所以校方有責任終止合約以保障學生安全,避免他們受到言語和身體上的傷害。

廣告

其次,同時兼任保良局紀律訓練營總監和導航訓練中心負責人的盧錦昌,理應在訓練營事件立即解決學生受虐問題,為事件負上責任。然而,他不但在回應事件上指責學生「玻璃心」。在訓練營網頁上,由盧署名的「總監的話」寫到「學生在營中的初期有被迫的感覺,特別是在體能上,他們會從埋怨中自我檢討」。可見,他強調營造「被迫的感覺」才是使學生檢討的學習方法。然則學生的成長需要主動和積極的態度,將劃一的劇本強行加諸他們,不但成效不彰,且會造成兩極。這樣會對部分同學的身心構成不可修補的創傷。就算部分人從中得到激勵,都不過是暫時性的,因為該成就感僅源於對外在權威的盲目服從,而非發自內心對成長的渴望。

向校方的訴求2 :回應學生

我們要求曾經參與保良局訓練營的學校檢視計畫的實施與成效,並主動邀請同學參與其中。如有需要,校方應該主動向有需要的同學提供輔導與相關支援。就英華中學事件,校方在王同學發放公開信後關閉內聯網、在諮詢會上迴避學生問題。初期校方予人感覺為冷處理事件,有不惜隱瞞真相、扭曲事實之嫌。我們期望校方可以繼續積極跟進,恰當回應,樹立應有的價值典範。教與學是相互回饋的。校方有責任擔任領導角色,主動邀請同學一同檢視計畫,因為同學作為計畫的參與者,其經驗和感受是相當重要的參考指標。直至今天,校方不曾主動向涉事學生提供心理支援,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辯駁事情的對錯,不曾易地而處思考學生需要。

學校主動開展討論、回應事件非常重要。現時學生並沒有就輔導和管教方法的申訴渠道,他們唯一可以做的是告訴信任的師長。假若校方和老師不挺身而出指出事件的問題所在,不但令學生更加孤立無援,更等同包庇不恰當的管教方式。

向教育局的訴求:監管外判服務

我們要求教育局將學校相關的外判服務納入《教育條例》的監管範圍,並提供指引讓學校參考。 就是次事件可見,承辦商「導航訓練中心」沒有受到條例範圍規管。除了訓輔,生涯規劃、拔尖補底都是學校常見的外判服務。教聯會在2014年的調查指出(176份有效回應),有76%學校外購坊間生涯規劃活動。坊間服務良莠不齊,而外判服務直接接觸學生,對學生發展影響甚巨。明知學校因人手不足等原因需要外判,而教育局漠視此情況完全是失責的行為。

繼英華中學後,接二連三有學生和家長表示曾經受到不合理對待,可見事情牽連甚廣,事態嚴峻。教育局及相關學校被動的態度教人失望。我們在此呼籲曾遭受不合理對待的學生和家長,主動舉證並尋求協助。

 

教育實驗學社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相關資料◢

王樂行同學的公開信《是鍛煉還是侮辱?- 請慎重審視保良局訓練營

保良局領袖訓練營網頁「項目總監的話

教育條例

HK01《【多圖】保良局訓練營困擾學生多年 帶隊老師:有學生要長期輔導

◤延伸閱讀◢

立場新聞《從「專業外展/歷奇教練指引」看保良局事件

◤歡迎加入◢

我們歡迎12至25歲的中學生、大專生或於過往三年內擁有全職學生身份的人加入我們,關注教育,推動變革。歡迎PM我們查問詳情。

報名連結:https://goo.gl/forms/JJvzGqPyYAw2Qfl53

教育實驗學社 The Edu Lab網頁

原題為《教育實驗學社就保良局事件之聲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