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在我眼底下發生?對中區警署行人天橋的懺悔

2016/1/27 — 6:54

家住歷史建築中區警署附近,最近才發現活化工程原來包括上圖的行人天橋,將來日對夜對,不如一槍打死我。

家住歷史建築中區警署附近,最近才發現活化工程原來包括上圖的行人天橋,將來日對夜對,不如一槍打死我。

【文:余山雨】

我震驚、我後悔、我心痛。

家住歷史建築中區警署附近,最近才發現活化工程原來包括上圖的行人天橋,將來日對夜對,不如一槍打死我。

廣告

這條32米長的橋,連接中區扶手天梯直接進入建築群中,對將來去參觀的市民來說,當然是方便無比。承包活化項目的香港賽馬會文件聲稱,天橋「疏導該區路面人流,並帶動周邊文化消閒地區的整體發展」(詳看附件連結) 。可是,有需要「利民」至此嗎? 原本的扶手電梯,出口不過在廿米外的些利街,步行三十秒即能到達中區警署,為何需要勞師動眾額外建一條行人天橋?最令人費解的是,此橋緊貼古蹟外牆,建成後將一大截警署外牆遮擋,徹底破壞建築物的優雅和氣質。

又斜又窄的奧卑利街,又稱「長命斜」,當年被囚禁在域多利監獄的犯人,若能從奧卑利街一邊出口離開,即不是「短命」的死囚,因而得名。現在橫空加一條天橋,不但有礙觀瞻,令街道看起來雜混無方,更甚是破壞歷史建築與周圍環境的歷史感。只保留建築物而無視周遭環境互動,是最低層次的保育工作而已。這個有違保育ABC 的決定,由誰而來?

廣告

對於發展局的政務官,我尚且沒有期望,對應當反映市民見的區議會成員的識見與口味,也毫無懸念。然而,負責營運的賽馬會中不是有專業人員嗎?專職保育的古物古蹟辦事處又有何解釋?據悉,有關部門為了減低行人天橋對周邊古蹟的遮擋,提出要求天橋採用「開放式露天設計」,物料上也費了心思,令其跟歷史建築能「互相呼應」,現在看來,沒有弄個利東街式的羅馬吊橋,原來已是功德無量!

事已至此,這條大而無當的行人天橋已在興建中,一怒之下寫下此文,氣的其實不是什麼部門,而是自己。自問關心社區和保育事宜,為何我可以讓這事在自己眼底下發生,卻一無所知?追查事件,原來早在2011年初,已進行過公眾諮詢並因應意見修改設計。同年5月,城規會批出規劃許可證。2012年,賽馬會再次到中西區區議會「關注中區警署古蹟群及前荷李活道警察宿舍發展工作小組」諮詢設計方案,獲一眾議員贊同。籌備過程中,政府運房局有刊出工程範圍的通知,區議會文件皆公開,甚至有地方團體反對過,但一切都沒有落到街坊市民如我的認知中。我心裏十萬個不忿,腦裏迴盪着十萬個「為什麼」,但其實又好像清楚明瞭這是什麼的一回事。香港哪個諮詢機構,是為了真正inform市民而存在的?

幾十萬的「不能避雨亭」尚且可以移除,但這條接駁中區警署建築群的行人天橋落成了,卻是會「篤眼篤鼻」幾個十年,和香港一起歷盡滄桑去。香港令人「眼冤」的基建何其多,剛好這個在我眼底流過,只好警剔自己,時下香港命題是「自己社區自己救」。

早前聽說有市民發起辦中西區「影子區議會」,這會是一個出路嗎?

 

更多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