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學前教育課程指引 — 致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公開信

2016/7/2 — 0:29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文:進步教師同盟】

課程發展議會「遊戲學習好開始・均衡發展樂成長」修訂《學前教育課程指引》(2006)

資助學前教育,回應了香港社會上多年的訴求。最近,課程發展議會剛公佈了一份名為「遊戲學習好開始・均衡發展樂成長」的修訂《學前教育課程指引》(2006)的討論稿。縱觀整份討論稿,下列引述教人最擔憂的部份:

廣告

「4.4.6. 個人與群體​…

4.4.6.5 以學習主題「節日」為例,除可藉唱兒歌、講故事、畫圖畫、玩遊戲,加深幼兒對傳統節日和中國及其他國家文化的認識,幼稚園也可以舉辦專題活動日或晚會活動,佈置具節日特色的教室和校園環境,鼓勵幼兒互相協作完成小任務,培養接納和尊重他人的態度。」

廣告

同一文件之中,這部份的學習期望舉隅如下:

• 孝順父母、愛護學校、關心社區和社會發生的事情。

• 初步認識中華文化及作為中國人的身份,並尊重其他國家、民族的文化。

我們要重新思考的,是幼兒教育的目的。幼兒教育最基礎的目的,應該是培養幼兒作為人類社會一份子最基礎的元素。建立幼兒的基本生活習慣、態度及價值觀,應優於讓幼兒學習不同的課本知識。今天的社會仍然保留了一些核心價值,如祟尚勤奮、孝敬父母等等,這些大都無甚不妥。可是,在政治、經濟、文化全球化影響下的今天,課程發展議會倒反而在諮詢文件之中提倡教導學生「初步認識…作為中國人的身份」,這點是既與世界發展的走勢相違背,更有引入民族主義意識之虞。

現時香港的學生之中,確實以華人血統子弟佔絕大多數。但他們是否完全沒有任何外國聯繫?即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並不承認雙重國籍,但並不代表他們當中就沒有擁有雙重國籍的學生。若教育當局最終落實此建議,這群有雙重國籍的學生又應該怎樣自處?一群在本地土生土長的非華裔學生,又是否只得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一途?這些做法,與現存的《種族歧視條例》有否相榷之處?國族身份教育,又是否只有如此教育才有成效?此乃第一問。

第二問,是課程發展議會對於有關課程的文件如何落實又是否有清晰的看法?教導一個人身份有兩大類主要方式。一途是只教授一種身份,並且對於這個身份不容批判或客觀的思考分析;另一途則是不單只教授該種身份,並且會把該身份放回現實世界之中,讓現實世界之中的多元、百花齊放來教育並啟發受教者。兩者最大的分別,是各自對於自身身份的詮釋。前者視自身的身份地位昭然,不單值得驕傲,而且不容置疑,只談身份如何教人引以為榮,討論過程對其他身份一概不談。後者因為要顧及現實世界,因此所呈現的是不同身份,而自身所屬的身份只是各式身份之中的一個,目標是懂得接納與對方的不同,從而彼此尊重。

推而論之,我們尚可見到有關「愛護學校」的一項。我們要問的,是甚麼行為才算是「愛護學校」?課程文件既沒寫明,同時間每個人對於「愛護」一詞有不同的詮釋,引伸出來的討論自是誰才是真正的愛護?這些問題,都使我們回憶起局長上任之初發生的一件事。

2012年9月,局長剛上任不久,就推出了有關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諮詢文件,而當時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更引起了軒然大波,最終因為硬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而引發的大型示威、群眾集會、大學罷課等,相信局長應該還有印象吧!我不知道局長是否想在上任的第五年再硬闖一次,但相信你也知道這基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幼兒教育之中的身份教育、情意教育,既定下了學習目標,又會否有相應的評估?對情意教育設定學習目標,又會否弄出在《中國模式》之中一般,要求學生面對升國旗時要有情緒反應的一類評估?成人世界也許有弄虛作假的情感,但當我們一面提倡真誠,另一邊廂卻在被動或主動地教導學生「白色謊言」,此風又是否可長?

今天整個教育制度壓力處處,老師、學生、家長皆因各式評估而疲於奔命。東亞地區績效主義根深蒂固自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但整個教育系統競爭激烈,源於大學資助學額緊張而帶來激烈的競爭,而中學、小學等亦成為學生的競爭場所。教育局也許沒有移風易俗的責任,但真正減輕各持份者壓力、帶動支持多元的教育,教育局責無旁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