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休保障諮詢文件》不負責任

2016/1/1 — 19:50

編按:下文是精算思政的陳清泉出席立法會公聽會,就《退休保障諮詢文件》的發言的全文

多謝主席。我是精算思政的陳清泉。具體方案我相信有很多市民會提意見,我想趁機會討論一下諮詢和文件本身的問題。

就推行諮詢的目的,我作為精算師都已經不理解。現在政府將重點放在,只係將兩套不相干的方案,所預測的開支作比較,實在是奇怪的做法。

廣告

首先,要評論一套方案的優劣,必須先與沒有方案的基本情況進行比較,到底有方案是否比沒有好?

或者反過來說,是否不推行任何退保方案就可以省卻所有相關開支、長者安老問題就自然解決、人口一路老化都不用加稅,可以應付開支呢?政府根本沒有講出清晰目標,未清楚所需解決的問題。

廣告

將退保問題放在扶貧委員會中討論,也同樣反映政策目標不明確。退保跟貧窮並非同一範疇的問題,用扶貧角度看退保問題是見樹不見林,政府現在是叫扶貧委員會幫政府背黑鑊。

二來,只列出財政開支數字而完全沒有考慮方案的效益,是不負責任的。有退保之後,能否刺激經濟,並釋放老人的儲蓄,增加未來的經濟活力?各種長者服務的需求會否改變?政府有必要作評估。

三來,回到基本,剛才都有朋友提及,到底政策目標是甚麼?到底退保是不是要建立的制度?若退保問題必須要解決,則無論如何都要想出辦法,應該將焦點放在融資問題,不應只著眼於所須開支,而藉口量入為出,就不做事。

全民退休保障的概念是一種社會保險,不一定需要下一代資助上一代,更重要的其實是早死的補貼遲死的,是同一代人為自己一代買的長壽保險,由政府擔當風險攤分的角色。

政府官員在公開場合多次刻意將退保描繪為老年人和年輕一代的矛盾,令人失望。

政府如此安排,是單純的無知還是背後有何政治或其他原因,我們不願意隨便猜測。

但諮詢文件本身質素和目標不明,負責的官員應該認真檢討。與其用小聰明將問題推卸,政府不如把握時機、腳踏實地多做實事,以對應本港人口老化的問題。我們亦會本著專業精神,繼續監察政府。

精算思政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