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尼泊爾:較地震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2015/12/8 — 15:13

早前燃油短缺最嚴重時,首都加德滿都的車輛都要大排長龍入油。(照片來源:The Himalayan Times網站)

早前燃油短缺最嚴重時,首都加德滿都的車輛都要大排長龍入油。(照片來源:The Himalayan Times網站)

尼泊爾現時出現的燃油短缺問題,將令該國出現更嚴重的人道災難,迫在眉睫的便是藥物短缺以及醫院和救護車不能正常運作。

今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7.8級大地震,全世界煤體廣泛報導和關注。消息漸漸沉寂不代表尼泊爾已康復,只是人們開始遺忘,不單是全世界的人們,就連尼泊爾國內的人也忘記了。令尼泊爾雪上加霜的是最近出現的燃油短缺問題,國際報導更是少之又少,這不但令重建停頓、過冬物資不能被送往在山區震央區域(主要是較貧窮落後的村落)仍需住在帳篷裡過冬的村民、醫院和診所醫療物資短缺、就連普遍市民也要拾柴枝煮食、以及山長水遠徒步上班上學。

經過我閱讀這數月來的報道,加上我現在身處尼泊爾的觀察以及跟當地人的討論後,容許我作一個簡單的報導吧。

廣告

尼泊爾於今年9月20日通過了新憲法,可是卻惹來了南部地區Tarai,主要是印裔小數部族以及印度的強烈抗議,前者抗議尼國政府把全國重新劃分成7個區域,漠視了他們希望有更高自主權的要求;後者則不滿尼國完全沒有吸納印度早前發出的7點建議。前者引發個多月來的暴動,也阻撓從印度而來的運油車和食物和醫藥運送;後者則被尼國政府控訴其把邊境非正式封鎖(不過印度一直否認他們有作出封鎖),令該國出現十分嚴重的燃油荒。

過去數月來,尼泊爾人民也在抗議印度對其作出邊境封鎖。(照片來源:The Indian Express網站)

過去數月來,尼泊爾人民也在抗議印度對其作出邊境封鎖。(照片來源:The Indian Express網站)

廣告

情況最嚴峻時,40多個民眾及警察在暴動中喪生,尼國亦有一個多星期完全陷入癱瘓,沒油沒食物沒醫藥。幸好,其後情況被舒緩。至今,尼國的燃油供應已獲恢復約六成,大部份都是來自中國的援助。

說到這裡,我又要說說中國的角色。尼泊爾發現一直以來百分之百完全依賴印度進口燃油是一個大錯誤,加上新憲法搞垮了其與印度的關係,因此向中國提出援助訴求。最近,尼國國家石油公司便在北京與中石油簽定協議,將長遠向中國購買燃油。正因如此,尼國的燃油短缺問題獲得了暫時的舒緩。

但是,問題並未完全獲得解決,當地朋友說,現在一公升的燃油價錢由正常的一美元暴升至3至5美元(或更高),而且大剖份都是在黑市裡操作。我本以為加德滿都市面交通會大幅減少,空氣污染也會少一點,可是路上仍有不少車輛,沙塵仍是滾滾。的士司機以燃油短缺為油漫天開價,獅子開大口。

我跟當地朋友說,從市面的情況看,好像也不太差啊。朋友回應:「當然了,對有錢的人來說(也對遊客來說),雖然是付貴了很多,但仍然是可以的。可是想想那些負擔不起的窮人,沒有石油氣煮食,也沒有錢坐的士,即使巴士的車頂也未必擠得上。再想想那些在山區,因為地震而住在帳篷的人,這麼冷的天氣,要撿拾柴枝煮食和取暖。」而在尼泊爾的2千3百萬人口中,有42%生活在貧窮線以下,即每天賺不到兩美元。

我一個當地記者朋友說:「現在對加德滿都周邊的人來說,情況已十分嚴峻,可是由於仍未蔓延至首都,因此暫未觸發人們的『恐慌按鈕』。」

現在我每逢要坐的士,價錢也普遍較之前貴兩倍或以上。因此,我與當地朋友往往使用徒步的方式,某天早上,我們便與早上五時多出發,用了一個小時徒步往巴士站。在我徒步時,亦看見街上滿是徒步或騎單車上班上學的當地人們。要坐公共巴士,也可以,不過我卻沒有信心我能像當地人般迫上車頂。

在加德滿都街頭,隨處可見坐滿乘客的公共交通工具。

在加德滿都街頭,隨處可見坐滿乘客的公共交通工具。

而我可以告訴你,作為一個遊客,你仍可以見到首都加德滿都和第二大城市博克拉歌舞昇平,你並不會覺得尼泊爾正面對這麼嚴峻的問題,因為遊客仍然有車可乘,到餐廳仍然有食物可吃,在酒店也仍然有熱水沖涼。但他們並不知道,很多旅遊車如非買黑市油,往往要耗上數天排隊入油;全國也基本上沒有石油氣煮食,有些餐廳可能有能力買到少量的石油氣,但基本上所有民居也在用柴枝煮食;也有部份高檔酒店會拿到石油氣提供熱水洗澡,但其餘的人都是依賴太陽能提供熱水洗澡。如果他們沒有病,沒有被送入醫院,也不會知道現在醫院沒有足夠氧氣供病人使用,也沒有足夠麻醉藥供手術用。

尼泊爾紅十字會已表示,當地100個輸血中心均嚴重缺乏輸血袋。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上月亦曾警告尼泊爾會出現新一輪人道危機。

我向尼泊爾醫藥協會主席Anjani Kumar查詢了藥物短缺的情況,他表示:「現時由政府醫院使用,免費派發予病人的92種基本的必需藥物(包括搶救藥物)均出現短缺,大部份仍能維持三個月,有些則會在一個月內耗盡。」他表示,現時政府已加緊用盡方法去補充藥物,但如果三個月內仍不能到達,情況則不甚樂觀。

博克拉一間餐廳裡晚上仍然歌舞昇平。

博克拉一間餐廳裡晚上仍然歌舞昇平。

但其實大部份餐廳都在戶外用柴枝煮食。

但其實大部份餐廳都在戶外用柴枝煮食。

即使有能力買到一點點煮食用石油氣的人,亦需要大排長龍。

即使有能力買到一點點煮食用石油氣的人,亦需要大排長龍。

博克拉兒童之家Edventure Nepal主席Amrit也面帶憂慮地說:「如果只是我一個人,燃油短缺帶來的問題仍可抵受,但我這裡有12個小朋友要照顧,柴枝不是你想買就那麼容易買到,而如果任何一個小朋友病倒了,我也不知道醫院能否提供所需醫藥。」

博克拉兒童之家也在戶外塔了一個小爐灶煮食。

博克拉兒童之家也在戶外塔了一個小爐灶煮食。

尼泊爾一天基本停電8至12小時,電力主要由水力發電提供,但停電的時候,大部份機構包括醫院亦以石油啟動後備發電機來發電,手術室、手術儀器、搶救儀器也需要電力,嬰兒恆溫箱也需要電力來為早產嬰兒保暖。而很多醫院的燃油儲備也十分低,如果不能定時補充,大多只能足夠使用50多小時。實在不敢想像,全國眾多醫院在進行重要手術途中突然耗盡燃油而停電的情況。

我坐的旅遊大巴在從加德滿都前往博克拉途中亦需要排長龍入油。

我坐的旅遊大巴在從加德滿都前往博克拉途中亦需要排長龍入油。

油站裡都有不少持槍軍人當值。

油站裡都有不少持槍軍人當值。

朋友也說,越來越難買到即食麵。我問何解?朋友說:「沒有電和油,工廠也因不能生產而停工。」我忘記了,現代工業是如何依重石油。那可以想像,很多食物供應也即將全部消耗(如果仍然難以入口食物)。

我以為尼泊爾剛與中國達成的協議,包括加開7個邊境來運送燃油可解決問題,可我搜查了一下,卻發現原來這些邊境均在2000米以上(最高的更是6495米),朋友補充說:「冬天來臨,有關公路將有六個星期會因大雪而封閉。」

現在尼泊爾的情況實在不太樂觀,雖然當地報道說尼泊爾官員已前往印度斡旋,但卻沒有達成任何共識。

我希望能通過在這裡作出更多報道,讓人們知道尼泊爾現時嚴峻的情況。敍利亞的戰爭好像很遙遠,尼泊爾,在地理位置上相對近的地方,亦有很多人曾旅遊當地,所以我在此呼籲,如果你關心尼泊爾,也希望能一同阻止這場人首災難發生,請把消息傳開,讓國際社會能給予更多援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