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屈得就屈是屈的理想世界

2015/5/15 — 11:43

近期熱傳社交網絡的「潮文」、當然是建制派「首屈一指」之鴻文:《從此、不做不錯》。老實說,一個於香港長大,接受教育,甚至曾為傳媒的一份子,實在很難想像,這位小姐居然可寫出如此狗屁不通、如此無理無恥的文章為主人護短,我愈看愈嘔心。

警方不可拉錯人嗎?當然不是,有時候,當所有證據都能合理指控某疑犯,令警方落案控告,但及後發現新的關鍵證據,能證明疑兇的清白,也非罕見,在這清況,相信沒有人會過份怪責警方。

但很明顯,這案件,並~不~是~這~樣。

廣告

我們要追究的,並非警方拉錯人這結果,而是在案件中,警方的表現完全談不上丁點兒專業,反而全香港市民,透過陸續呈現的查案、審問過程,看見一位理應受社會保護的智障人士,如何受到警方的不合理對待、如何誘導其作供,難聽一句,便是廣東話的「砌生豬肉」。

更關鍵的是,受害人早已有相當有力的不在場證據,但警方居然無視,還匆匆落案控告受害人。我完全想不通,屈小姐何以看得出警方是「完美保護受害人」,我看到的反而是「無理傷害受害人」, 更徨說屈小姐指的,那受害人「不像美國等受冤者坐幾十年冤獄才獲釋」、已非常「值得慶幸。」即是是否在屈小姐眼中,受害人若一旦被枉送入獄,只要坐不夠幾十年,都應「值得慶幸」?那麼真兇若因此蕭遙法外,屈小姐又是否覺得相當幸運?

廣告

當下香港,社會撕裂,是泛民和建制之爭嗎?不,我發現,原來是文明與野蠻之爭,是邏輯與荒謬之對決。君看「張融」、屈小姐、其言其文,實令有正常邏輯思維,擁抱文明制度的現代人嘆為觀止,還未說及立法會內的「阿星」、「元秋」、「樹根」、「書法家」、「鼠王」的反智言論。要親共是你自由,但請稍用智慧,稍用邏輯說服我。當看到今天這班建制派的種種瘋言瘋行,我竟然懷念昔日霍英東的一句:「我挺董。」來得簡單、來得磊落。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