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屈氏邏輯

2015/9/16 — 17:35

屈穎妍 ( 資料圖片 )

屈穎妍 ( 資料圖片 )

【文:一鳴驚仁】

為免被指段章取義,有興趣的讀者可先看原文:

吃着長俸反碗底

廣告

屈穎妍小姐在她晴報的專欄《吃著長棒反碗底》中大肆批評王永平,指他「邊吃巨額退休俸祿,邊剝花生駡發薪者」,退休後領著長棒卻不時發表言論評擊政府,「以英雄姿態指點江山」。她更以學生不滿明天小測而噓聲四起,老師不應就此收回的例子,類比王永平建議足總考慮在賽前奏國歌之外,加播一首能代表香港的「港歌」一事,用以說明王永平的建議毫無邏輯可言。屈氏邏輯,可見一斑。

恕小弟的邏輯造詣甚低,不足以完全明白屈氏邏輯,但希望能夠包容內地小孩隨處便溺的各位也包容一下小弟,讓小弟在各位面前班門弄斧一下,用屈小姐所指的「於是不甘寂寞的退休高官,邊吃巨額退休俸祿,邊剝花生駡發薪者」以類比其他事情。類比不足或不對之處,請各位包涵。

廣告

「於是不甘寂寞的年青人,邊飲政府巨額開支的東江水,邊剝花生駡供水者。」

「於是不甘天氣炎熱的廢青們,邊開芭蕉扇,邊剝花生駡芭蕉扇的出產地。」

「於是不甘飲鉛水的香港市民,邊飲鉛水,邊剝花生駡鉛產地。」

「於是不甘發叔未到的建制派議員,邊等發叔,邊剝花生駡泛民否決普選議案。」

基本上,如此邏輯套諸其他事件上,也看似合理。但想深一層,其實整個句子的內容毫不相關。

如領取政府的薪金,就不應批評政府,兩者有何相平?那麼打工仔領著老闆的薪水,即使不斷被老闆剝削,是否也不能批評老闆?我們每天都在喝政府提供的食水,就不能批評食水含鉛量超標?

唐朝名臣魏徵一向以敢言直諫著稱。如果唐太宗李世民施政有所錯失,魏徵必定會向之進諫,有時更不惜觸怒龍顏。若以屈小姐的邏輯一看,咦,魏徵一向跟李世民唱反調,卻又接受朝廷俸祿,這就是「吃著俸祿反碗底」了。一代名臣,落得如斯下場,可悲。

屈小姐文中用例類比王永平的建議更是錯漏百出,她文中指:「舉個例,老師說,明天小測,同學噓聲四起,難道老師就此收回:哎呀,不喜歡小測呀?那明天看電影好不好?」來論證「逢噓必對」是錯的。當然,盲目地「逢噓必對」當然是錯的啦。可是,屈小姐並沒有交代同學們為何要噓聲四起。倘若老師曾經提過下星期才小測,現在卻出矣反矣,同學們以噓聲以示不滿卻顯得合情合理。同樣地,王永平在文中引用蘇格蘭的例子,指出「蘇格蘭足球隊或欖球隊與英格蘭或者外國球隊比賽時,賽前會奏出一首名為《蘇格蘭之花》(Flower of Scotland)的歌曲」,並建議香港足總可向國際足協申請在賽前除了播放中國國歌外,還可播放一首港歌。屈小姐卻省略了王永平這段的論證,就如省略了老師曾經提及過下星期才小測一樣,以突顯王永平(同學們)的不合理之處。屈小姐之「小測」論犯了一個最低級的錯誤,就是認為「逢批評必錯」。

恕小弟魯鈍,不明白屈氏邏輯之博大精深,是以拋磚引玉,請各位前輩指教,亦希望小弟之論證不會被貽笑大方。

 

作者簡介:三年不鳴,一鳴驚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