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屢爆學童自殺事件 中三學生去信楊岳橋:看不到未來

2017/2/7 — 15:18

楊岳橋

楊岳橋

農曆新年結束後,有兩名學童先後自殺身亡,令外界再度關注學生壓力問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就在Facebook分享了兩位中三學生的來信,信中批評香港教育制度種種弊病,對於種種問題,「整個教育局、學校、老師、家長都必須負上這個責任」。楊岳橋在分享信件時亦加上按語,「若果吳克儉局長坐喺度玩手機,希望呢篇文可以feed到畀佢。」

楊岳橋昨日首先公開了一封在過年期間收到的電郵,一名中三學生在信中感嘆看不到未來,「每天重覆著學習,但卻不明白學習的意義」。該學生反駁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所說,學生自殺是因為生涯規劃不足,認為學生的壓力其實源自於制度,「期盼下屆政府能記起我們學生,不是因為上帝要求,不是為了擦鞋,不是為了反港獨,而是真真確確為了我們著想」。

楊岳橋今日再分享另一封中三學生來信,該學生指自己小學一年級起被迫補習,小學三年級開始被同學欺凌,到中學功課仍一樣多,「只有中國歷史吸引我,但考試只顧答題技巧,不論答什麼,如果沒有命中預設答案要點,那題就錯了,加上中史科政治性改革,令我感到懷疑我對中史科的興趣。」

廣告

該信斥:「學生自殺危機不斷增加,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繼續失言,繼續無視教育改革,學校則繼續操練學生,避免被殺校。我提及的種種問題和例子,整個教育局、學校、老師、家長都必須負上這個責任。」

兩封電郵全文如下:

廣告

楊岳橋議員:

我是一個中三的學生,我與大部份的香港學生一樣,看不到未來。每天重覆著學習,但卻不明白學習的意義。
香港,不論是政府,家長,還是老師,以至整個社會,整個教育制度都十分看重成績,當然我不會很幼稚地說成績一點也不重要,但成績絕對不是人的全部。
吳克儉局長說,學生自殺是因為生涯規劃不足,簡直是笑話,比CY個諸葛亮爛gag還爛。學生的壓力源自於制度。香港奉行的填鴨式教育制度一味只將知識灌輸給學生,卻忽視了學生其他方面的發展。給予了學生極大的壓力。
新的一年,或者善忘的香港已經忘記了,當時大量學生自殺的事,但當時的失望,悲痛,我現在還記得,我對現屆政府已沒有任何寄望,唯有期盼下屆政府能記起我們學生,不是因為上帝要求,不是為了擦鞋,不是為了反港獨,而是真真確確為了我們着想。
希望你能在立法會上讀出這封email,我能借你把我微小的聲音放大給當權者。

N同學

楊岳橋議員:
您好,我是一位中三同學。當我在您的面書上看到同級的N同學的信(不知道是否同校),覺得感同身受,所以我決定要向閣下講述我的傷心經歷和表達內心感受。
我的童年並不快樂,以前的我和現時的小學生相反,父母不會強迫我參加課外活動,反而強迫我從小學一年級起補習。當媽媽第一次陪伴我踏進補習社門口,我已懂得拉着她的手,說:『媽媽,我可以不補習嗎?』,但媽媽沒有賞識(按:理解)我這股衝動,還是用成績的理由把我送進去。我後來找媽媽沒空教我做功課和幫我溫習的原因令我能好過一些。
小學三年級的開始,也是惡夢的開始,我被學校同學欺凌。每次家長日,老師都勸告我要控制情緒,從而改善人際關係,但沒有提出具體方法,根本無從入手,而且令家人十分丟臉。 雖然學校有社工, 但我小時候不知道可以和她傾訴,還可以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
那時也新增了英文專科補習班,但那裏的環境太靜了,根本無法集中和習慣,發出少少聲音都會被責罵;我更被功課輔導班和中文專科班的補習同學欺凌,但媽媽沒有關心我,反而責罵我為什麼不能和同學好好相處,用要成績好和在學校也被欺凌的藉口對轉補習社的事不聞不問,更新增呈分試精英班。我不做練習的時候便會被媽媽捱打捱罵,更曾被趕出家門。
我想唯一給我快樂的,只是樂隊和合唱團的回憶吧。
我十分活潑和好動,喜歡嘗試新試物,熱衷於課外活動,我參加樂隊和合唱團, 我不但對音樂有興趣,而且對數學和奧數、運動、戲劇有興趣。我在小學時不斷請求父母批准我參加其他課外活動,答覆都是:『你不用補習嗎?』。 每一次的期望,都會演變成失望、絕望。後來已經不再請求他們了,因為我知道他們必定拒絕,結果很多可以發揮潛能的機會落空了。現在回想起來,不能參加小學戲劇組是一個遺憾。
在中學的生活看似輕鬆, 雖也有專科補習班,但沒有全科補習班, 功課輔導班。其實中學和小學一樣,功課也差不多,只是功課數量縮小,內容放大, 我最恨的是學校近來新增了英文網上功課, 而且內容不淺,我校已經有中文網上功課,而且中英閱讀報告數量十分多,還沒有計算其他科目的功課…… 真實舉例,很多香港中學生都要做好書龍虎榜或其他閱讀報告,因此中央圖書館的書大部分都被借去,幸好有同學借書給我的朋友,否則他要去買書做閱讀報告了。 做閱讀報告是為了鼓勵學生多閱讀圖書,但學生的心態只是為讀而讀,其中的原因也許是沒有足夠時間給學生閱讀圖書。
中三的我要面對選科,學業壓力十分龐大,雖父母只求盡力,但盡力的程度是時刻都不能鬆懈。 雖則讀書是我們的責任,我非常同意這一點,但選科之少令我感到反感,只有中國歷史吸引我,但考試只顧答題技巧,不論答什麼,如果沒有命中預設答案要點,那題就錯了,加上中史科政治性改革,令我感到懷疑我對中史科的興趣。
我覺得我十分幸運,有完整的家庭,雖遇到不少壓力,但也能堅持下去。我從新聞得知,一位十三歲的少女懷疑因學業壓力而自殺,不斷湧來因學業壓力自殺的新聞,令我感到詫異和費解。
學生自殺危機不斷增加,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繼續失言,繼續無視教育改革,學校則繼續操練學生,避免被殺校。我提及的種種問題和例子,整個教育局、學校、老師、家長都必須負上這個責任。
而各位立法會議員、香港市民不斷討論誰需負上最大責任之際,卻忽略了最重要的解決方法,就是大家必須一起討論問題,從而找出解決方案。不只是教育如此,在政治敏感議題下,不同立場的人你死我鬥、勢不兩立、反目成仇。就像民主派議員在議會拉布,建制派議員在議會死撐,不斷利用辯論與對方爭拗、打擊對方。就算議案投票獲得通過與否,也沒有達成共識,最遭受害的是香港市民。
其實所有立場必定會有共通點,大家必須放下成見,拋下我必定對,你必定錯的想法,坐下來一起討論,對香港市民、香港學生必定有益處。
希望閣下能找機會在議會讀出這信, 我期望香港政府、社會共融,不再各自為政,大家一起合作,協力解決問題、跨過難關,擁有大部分人同意的民主發展,而且香港學生能重拾自由,不做另一個我。


工作順利

香港學生 K同學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