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屯門人看屯門遊行:歸屬感就係咁樣嚟

2019/7/7 — 12:30

萬人佔郷事會路遊行,改變屯門的日常地景

萬人佔郷事會路遊行,改變屯門的日常地景

趁記憶猶新,寫多少少昨日屯門遊行的觀察。

不服從與禮儀

由於遊行街坊眾多,接近萬人,但警方遲遲未肯開馬路,去到新墟麥當勞前的十字路,一邊廂鄉事會路北行線的示威者仍與警察爭論開路,另一邊廂後方積壓的人群已慢慢湧進南行線,如水般流動,最後鄕事會路四線齊開。與此同時,示威者跟從佔夏?道的禮儀,遊行人流如紅海分開,直至馬路上的車輛完全疏道。不服從,不等於沒有禮儀。

廣告

遊行人士在鄉事會路為巴士開路

遊行人士在鄉事會路為巴士開路

廣告

街坊衣著與地區用語

不用過海遊行,示威者的衣著就隨意多了。波褲背心學校PE衫不在話下,咁多人踢拖遊行更是第一次見,據另一位朋友描述,有一位上身反光背心的急救員,下身也是踢住拖的。基本上,就是落置樂安定,屋企樓下買東西的打扮。

至於用語,更是只有屯門人才明白,警察放人後離開,即有示威者叫「巴倫紐個邊啊」,亦聽到有「Vcity外面出左椒」「打人嗰個喺友愛」,外人跟本不明所以,屯門街坊一聽就明。

情感流動

快樂有時,憤怒有時,悲傷有時。這次遊行大致上也是愉快的氣氛,大家見到咁多街坊同伴出來,心情難免興奮,口號創意十足,甚至挪用六月抗爭用語,例如警察遺警棍,示威者說「保護警棍」笑說警察要同警棍「一齊嚟一齊走」

示威者衝出杯渡路原因,是有人懷疑打示威者,但警察護送他離開上的士,示威者忍無可忍,圍堵的士跟警察面對面對質。警方在無預告下,忽然向前排的人施放胡椒噴劑,最後的士與懷疑施襲者安然離去,類似事件一而再發生,從而觸發晚上短暫的圍堵警署。

警察施放胡椒噴劑,放行懷疑施襲者

警察施放胡椒噴劑,放行懷疑施襲者

在那個緊張的晚上,也是輕生者的頭七,有人呼籲與中環愛丁堡廣場的人連線一起靜默一分鐘,原本憤怒喧鬧的警署外,頓時安靜起來,昨晚是眉月,示威者就此在月下紀念亡者。

在緊張對峙的屯門警署外,抗爭者為輕生的亡者月下靜默

在緊張對峙的屯門警署外,抗爭者為輕生的亡者月下靜默

圍觀街坊的支持

民生無小事,屯門公園問題街坊啞忍多年,康民署與區議會處理十年未解決。公園是公共空間,唱歌跳舞本非壞事,問題在於使用者霸道,及管理者縱容。遊行途經新墟街市附近,許多上年紀的街坊買完餸,不知今天有遊行。當見到日常的地景變了樣,即時反應時「嘩,殺到嚟屯門」。

7月6日,屯門公園內,示威者高舉「政府無能,自己屯門自己救」

7月6日,屯門公園內,示威者高舉「政府無能,自己屯門自己救」

可是,當他們聽到訴求「還我屯門公園」及其他人解釋後,態度也轉變了,「好嘢,我支持,我都忍左好耐」,一群嬸嬸更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那個充滿回憶的屯門版中央公園,如何在這十年被蹂躪。原本有山有水,變成湖水混濁,鴨子不見了,水上單車不見了,小孩也不敢再去了,剩下掩蓋整個公園的勁舞噪音與隨地的吐痰、啤酒與煙灰。

最後,作為自出生便住在屯門的我來說,這次遊行有點超現實,又好感動,歸屬感就係咁樣嚟。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