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屯門官中首試「休整日」 同學紙飛機紓壓 「阿sir可唔可以再搞呀!」

2016/4/28 — 21:52

這個平凡的星期四下午,香港的莘莘學子本應如常埋頭在書堆中,但屯門官立中學的學生,卻在操場中圍圈嬉戲,或是在禮堂聽歌、靜思,直面自己的內心世界。

「我係一個性格、脾氣都唔好嘅人,可能有時會令朋友、家人、我愛嘅人好大壓力、好辛苦」、「我係中文辯論隊嘅隊長,今個禮拜六應該就係我中學生涯最後一次比賽... 希望有人嚟睇,希望可以凱旋歸來」、「我哋想同一個老師講聲對唔住,佢好畀心機教,但我哋上堂好唔認真」......高中的同學們,勇敢地拿起咪,當著禮堂500名師生面前真誠剖白。在數小時的歡笑與淚水過後,不少同學直言很釋放、很輕鬆,更希望常辦這種活動,每月一次,甚至每周一次。

香港學童壓力爆煲,早前更發生多宗學童自殺案,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月表明考慮在學校設立「休整日」,讓學生表達心聲。這天,屯門官立中學便與進步教師同盟、TSA關注組、聖雅各福群會等單位,試辦「休整日」,讓學生在填得滿滿的時間表中,抽出半天調整身心。在該校任教24年的進師盟成員陳為建老師在活動後笑指,同學和老師的反應都很正面,「佢哋(同學)見到我,都話好好呀,阿sir可唔可以再搞呀!」

廣告

中二級同學與聖雅各福群會的弱智人士玩遊戲。

中二級同學與聖雅各福群會的弱智人士玩遊戲。

廣告

高中同學在禮堂靜思後,大合唱《朋友》一曲,表現興奮。

高中同學在禮堂靜思後,大合唱《朋友》一曲,表現興奮。

除了正在考文憑試的中六級學生,全校都有參與今次休整日。中三、中四、中五級的同學在禮堂,獲准不按班別就坐,而選擇與朋友同坐,一起觀看勵志短片,再由洋人樂手分享、帶領他們唱歌,教他們愛和欣賞身邊的人,並學習感恩,然後靜思,再把自己的感想或壓力,寫在紙飛機上再用力擲出。

4月28日,屯門官立中學試辦休整日

4月28日,屯門官立中學試辦休整日

在20分鐘的靜思環節,台上講者要求同學閉目,在現場鋼琴奏樂下,幻想自己肚中有光亮的太陽,太陽中央有父毋家人,又叫他們想著與自己有過節的人,然後寬恕他們,最後向自己肚中的太陽許個願,教同學洗滌心靈。過程中,不少同學都悄悄流下眼淚。

其後,台上的講者邀請同學分享靜思後的個人感想,最初沒有同學回應,但兩分鐘後,身穿紅色體育服的廖同學鼓起勇氣舉手。他哽咽道:「我係一個性格、脾氣都唔好嘅人,可能有時會令朋友、家人、我愛嘅人好大壓力、好辛苦,好多謝佢哋咁多年嚟對我嘅照顧同關懷。其實我好努力改善自己唔好嘅性格,向家人立下咗好多承諾,但可能最終都做唔到,令佢哋好失望、好傷心,甚至導致一啲分離。好多謝同好對唔住佢哋,希望佢哋開心幸福。」最後,廖同學獲得同學的掌聲鼓勵,以及老師上前安慰。

就讀中四的廖同學,反思自己不好的性格和脾氣,令朋友、家人、他愛的人很辛苦,感謝身邊人的照顧和關懷,並祝福他們幸福快樂,獲得同學的掌聲鼓勵,以及老師上前安慰。

就讀中四的廖同學,反思自己不好的性格和脾氣,令朋友、家人、他愛的人很辛苦,感謝身邊人的照顧和關懷,並祝福他們幸福快樂,獲得同學的掌聲鼓勵,以及老師上前安慰。

就讀中四的程同學與友人一同站起,甫拿起咪就哭起來:「我哋想同一個老師講,對唔住呀。佢好畀心機教我哋,但我哋上堂好唔認真,今次考試又考得好差,所以想同佢講聲對唔住。」坐在程同學身旁的另一位同學亦已在偷泣。

此時,文質彬彬的朱sir緩緩步向這幾位同學,稱讚她們勇敢,又表示十分感動,「呢班同學今年發生咗好多事,佢哋中二開始我做佢哋班主任,到而家中四,當中無論同學之間嘅爭執,還是自己面對嘅挑戰,(他們)付出咗好多努力。今次成績失咗手,上堂亦唔係好認真,但你問我以前中學有冇試過?我都有。所以見到佢哋好好反省,上堂認真咗好多好多,我都好感動,再次多謝佢哋嘅勇氣,同埋喺咁多人面前承擔」。

程同學的一班,因為自己上課不專心,考試成績不好,向教化學的朱sir道歉,獲朱sir體諒和讚賞。

程同學的一班,因為自己上課不專心,考試成績不好,向教化學的朱sir道歉,獲朱sir體諒和讚賞。

至於就讀中五的林同學,是該校中文辯論隊的隊長,她表示今個星期六便將參與她中學生涯的最後一次比賽,「今年輸咗好多次,但都贏咗唔少次,多謝我哋所有成員。」她憶述在繁重的學業中,仍與成員開會開至晚上10時,再回家寫講稿做功課的艱辛,她希望在坐的同學周六會到嶺南大學觀看今次的辯論季軍賽,更希望可以凱旋歸來。

活動結束後,同學四散,記者捉著中四的郭同學聊天,不到兩句,她已經在哽咽,在她身後的女同學立即跑過來,一邊嘲笑她一邊安慰她。「覺得今日的活動怎樣?平時是否感到很大壓力?」兩個問題是郭同學的觸發點,難得休息半日,她卻說「平時唔做嘢,會覺得嘥咗啲時間」。跑來安慰她的莫同學也坦言平時很大壓力,但最主要並非來自學業,而是家人和自身,尤其家人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她們異口同聲覺得今日的活動很好,讓她們放鬆思緒,希望以後可以再舉辦,郭同學笑稱,「本來覺得返屋企瞓覺仲舒服啦,但而家都OK」。然後她說,今日回家還要溫習英文。

記者:「平時是否感到很大壓力?」郭同學:「平時唔做嘢,會覺得嘥咗啲時間... 嗚。」

記者:「平時是否感到很大壓力?」郭同學:「平時唔做嘢,會覺得嘥咗啲時間... 嗚。」

至於中一和中二級同學的活動,就沒那麼沉重。中一的活動由社區藥物教育輔導會負責,由同學分組演繹不同的童話故事,讓同學學習觀察他人的表情動作。就讀中一的梁同學事後指,她升上中學後,在適應校園生活和學業都有點問題,例如不習慣用英語教數學以致成續較差,她會和朋友傾訴,但就不會和老師講,因為還未與老師太熟絡。她認為今日的活動頗好玩,頗有用,「可以令到我放鬆,平時上堂有啲辛苦」。

中一的梁同學稱,升中後適應有困難,上課亦很辛苦,但今日的活動可以令到她感到放鬆。

中一的梁同學稱,升中後適應有困難,上課亦很辛苦,但今日的活動可以令到她感到放鬆。

陳為建在高中活動完結後,和其他老師拾起同學們擲出的紙飛機,逐一細閱他們寫在紙飛機上的感想,盼了解同學們的想法。他指,有些感想比較負面,但也有不少同學寫上「平靜」、「感恩」等,他認為今日的活動頗成功,看見同學釋放了自己的感情之餘,亦懂得感恩。他指,是首次舉辦這種活動,目的是希望同學真正放鬆,「停晒課程去做,對佢哋嚟講係好新鮮嘅事,嘩!乜都唔使做喎。同埋畀佢哋著體育服裝返嚟,又任佢哋坐,都係希望佢哋真係放鬆」。

他慨歎,在香港教育制度下,不論中學或小學,香港的學童真的很緊張,功課太多、太過份。陳為建稱,如今的課程排山倒海,無論課堂還是課外活動,老師都要注意學習成效(learning outcomes),真的十分辛苦。若老師平時留意到學生有問題,就需要暫停正規的課堂,與同學聊天,了解同學的狀況,若需要更多時間,就需轉介社工,若暫停課堂而影響教學進度,亦需要匯報。而「休整日」是讓老師自由決定參與,當日又毋須教學或批改作業,因此老師對「休整日」的反應也很正面。

陳為健在高中活動完結後,和其他老師拾起同學們擲出的紙飛機,逐一細閱他們寫在紙飛機上的感想,盼了解同學們的想法。

陳為健在高中活動完結後,和其他老師拾起同學們擲出的紙飛機,逐一細閱他們寫在紙飛機上的感想,盼了解同學們的想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