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山竹過後,一堆有關交通的問號

2018/9/27 — 17:33

強颱風「山竹」過後翌日,公共交通服務大受影響。

強颱風「山竹」過後翌日,公共交通服務大受影響。

【文:柏思】

山竹過後,留下的除了是清不完的塌樹,還有一堆關於當日政府處理交通狀況的問題。

16 號星期日的颶風,令全城困守家中。17 號星期一凌晨 6 點前改發三號強風信號,大家陸續出門;直到困在車站人潮之中,才知道路面狀況惡劣、巴士被堵在車廠、鐵路受損、公共交通停頓……這些市民陸陸續續發現的狀況,政府究竟幾時知道?如果 6 點前政府已掌握情況,為何無公佈?如果 6 點前政府並未掌握交通狀況,那是因為巴士、鐡路公司未通報?政府未整合收到的資訊?還是根本需要更多時間去攪清楚?在政府未掌握交通的情況下,巿民又是否應該出門?這些問題,大家都想知道答案。

廣告

當日的混亂,引發不少要求政府宣布停工的訴求。香港是商業掛帥的城市,要林鄭叫停商業活動,她是本能地抗拒。但其實當日我們最需要的,不是政府宣布停工,而是政府公佈交通情況,是否容許大家出門。在政府未能準確交代路面狀況前,大家根本不應出行。當政府公佈了交通資訊,市民知道路面的狀況,自可知道上班之路是否開通;如果無車可達,就算林鄭不宣佈,僱主和僱員也會選擇停工。路面是否安全、公共交通是否開行,是當日最需要的資訊。

其實交通信息不緊在風災後重要,在平常的日子一樣重要。每次遇上港鐵故障、交通事故,市民一樣面對塞車堵路的苦況。若在交通領域能「開放資料」,讓市民可以用資訊科技掌握路面實況,整個城市的日常交通運作可以大為改善。這正是推展智能交通、發展智慧城市的重要一環。

廣告

所謂「開放資料」(open data),指的不單是政府和巴士、鐵路等公司,各自把收集到的交通數據公開。真正的「開放資料」,是政府及公共運輸機構,把交通數據放上一個統一的平台,供任何人或企業分析和再次使用、分發。這些資料可包括固有的交通資訊(如道路網絡、車站位置)和實時數據(如到站時間、擠塞情況)。當這些資料集中到一個平台並可被應用,市場便可開發手機應用程式,讓使用者掌握各種公共交通工具的實時服務資訊,再決定最適合的交通模式和路線。

由於公共交通資料是現成的,所以公開資料的成本不多,得益卻可以很大。交通使用者可以便捷出行;當乘客滿意、公共交通使用率提高,營運商亦會受惠。巴士、鐡路公司的專長是集體運輸,不是創科;把資料公開、放手讓第三方發展手機應用程式,既可令程式更貼近市場的需要,亦為創科企業開拓發展空間。這種開放公共交通資料的做法,已經在不少國際城市被採納和應用。(註一)

我們的政府不是沒有智慧城市的願景,2017 施政報告亦有提及推展智慧出行,但我們是否可以走得更前?立法會的資訊研究組發表的《資訊述要》,曾介紹巴塞隆拿和新加坡的智能交通計劃;兩地在一份 2016 年全球智能城市研究中列第一、二位;香港則前 20 名不入。(註二)另一項名為 2017 智慧城市指數(Smart Cities Index)的研究,對全球首 100 位的智慧城市排名;這次新加坡排第二,香港只排第 68。(註三)

所以山竹過後,當堵塞的人群在車站咆哮,林鄭看到的,不應只是想出氣的市民;她可以看到的,是城市交通資訊流動的重要。

 

註一:歐盟組織 European Data Portal 簡介開放交通資料的機遇與挑戰
註二:立法會資料研究組在 2016 年 6 月 8 日發表以「智能交通」為題的《資訊述要》
註三:立法會資料研究組在 2018 年 6 月 12 日發表以「選定地方的智能運輸」為題的《資料便覽》,當中引用了 2017 智慧城市指數(Smart Cities Index)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