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岌岌可危的社工教育

2016/6/28 — 14:00

「社工教育的再思 — 從自資課程湧現及社工教育質素下滑說起」研討會

「社工教育的再思 — 從自資課程湧現及社工教育質素下滑說起」研討會

【文:莫慶聯、劉頌祈】

近日,香港的大專院校在社工教育上都進行不同的調整,令社工教育面臨不少的危機和挑戰。例如:1.城大和理大有機會於2018-19年停辦社會工作兼讀制銜接學士課程,令一眾副學位課程社工畢業生缺乏繼續進修的途徑; 2.城大專上學院曾打算於本年度停辦社會工作兼讀制副學士課程,後經同學爭取後才續辦; 3.理大社工碩士課程將取消非核心科目的導修課(seminar),只保留大班教學,事件雖已進行多次師生商議,但仍未解決; 4. 去年剛成立的宏恩基督教書院,其社工系的教職員及課程諮委會成員因校內行政問題而集體請辭。以上事件,令社工業界開始質疑夠竟我們的社工教育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有這些問題?社工教育的質素會否因此下滑?

社工教育過去一直是由五間受政府資助的大學開辦,包括浸大、理大、城大、中大及港大。但近年大部份院校均著重在世界的排名,準則往往是依靠在國際期刊上刊登論文的數目及所獲取的研究資金而定奪。香港大部份受政府資助的大學均參與這個遊戲規則,走向研究型大學,以提升自己的排名。不過社工教育本身是非常著重實踐的科目,在大學重研輕教的氛圍下,面對兩難的局面。一方面大學要求聘用助理教授的條件須包括國際期刊刊登過3-4論文,但社工教育亦要求教職員最少有五年社福界的工作經驗。要同時找到一位有豐富實踐經驗和出色學術能力的教職員便相當困難,大學高層又不讓社工系降格聘請專任導師或講師,令眾多社工的課程有停辦的危機。據聞城大社工系有七位助理教授的空缺,但也請不到合適的人而面臨課程收縮的危機。

廣告

傳統社工教育是一種生命授業,透過老師和學生的相處及接觸,以身教去讓學生了解社工的價值及角色。但大學著重研究及排名,令老師心雖有餘但力極不足,學生和老師間的關係也來去怱怱,老師衹能花更少時間與學生進行生命的教育,傳統的大學不再是對個人成長栽培的理想地方,對社工學生的質素也因此響起警號。

現時社工學士課程主要由五間受資助的大學開辦,而政府早幾年開始引入市場化去資助課程的撥款機制。教資會先收回大學5%的學額,然後由各院校互相競爭及競投。各院校為生存,便要千方百計吸引學生報讀,沒人報讀便逐年面對被陰乾之局。大學雖受教資會資助,但辦學愈來愈像盤生意的產業。當社工系愈來愈難請到老師,實習又要額外撥款請實習導師作一對一的教學,教社工的老師研究又薄弱,大學的高層便有相當大的誘因去陰乾社工的學額。

廣告

公立大學重研究爭排名,令各大學只爭相向研究院的方向發展,依附公立大學的自資課程又要面對政府質疑其不能和受資助課程“交叉資助”,於是便誘發城大和理大在兩年後停辦自資銜接兼讀學士課程。

面對上述危機,有人提出以自資方式在私立院校繼續營辦社工課程,以延續傳統社工教育中著重的師生關係。有意見指自資院校有較大的自由度,並不受資助大學的限制,也不需要參與排名的遊戲,可以容讓老師有較多時間與學生相處,實踐以生命授業的使命。

但自資的私立院校也要面對連串的問題。首先,學生就讀私立院校需要付上較高的學費,以城專為例,兩年制的社工副學士課程因要符合社工註册局的要求,全期課程學費已由11萬加至近17萬,相比其他社科課程衹9萬多貴近一倍。開辦社工課程因要符合註冊局的師生比例嚴謹要求,加上若沒政府津助,成本昂貴,必然加速其停辦的危機。今年年初城專便曾因每年要蝕100萬而停辦社工副學士課程。

私營院校雖不用參與排名遊戲,但資源短拙,行政支援少,教學量大,薪金又較低,要吸引更多有心人任教也舉步為艱。私營院校在香港仍是雛形,還未給大眾有足夠的信心。雖然報讀社工人數仍源源不絕,但院校本身面對中學生下降的趨勢,其他科目有收生的困難,部份更有倒閉的危機。翻查教育局最近給立法會的文件,幾間有開辦社工課程的私營院校,包括明愛、港專及宏恩學院,均面臨非社工課程收生未達預期的落差。若其他科收不夠學生,社工課程又昂貴,自資私營院校去培訓社工仍是荊棘滿途。

其實,培訓社工不應只是大專大學的責任。學生在校的訓練只是基本及入門,畢業入行後還要同工及督導的指引及教導,不過社福界在管理主義及市場化下,同工已自顧不下,根本沒有同工有時間去栽培剛從學院畢業的同學。行業期望學生埋位便可上手,但現實是,學生因DSE學制比以前A Level學生更年青,加上只有兩年的副學士的培訓而沒有其他入行的支援,實不足以應付日漸複雜的社會,但察覺的行家可能不少,大家見面時慨嘆的多,起來共商合力處理的仍未成氣候。

香港上世紀的社工教育由公立大學及受政府資助而開辦。時移世易,近年政府逐步撤出資助社工教育,公立大學又爭逐排名,私營院校還未建立廣泛的認受性,社工教育因要合符師生比例而變得昂貴,令社工教育面對岌岌可危的處境。社工教育是對人的全面栽培,現時的栽培土壤絕不理想,若行業不加以正視,將會影響未來社工學生的質素,長遠對服務質素也受波及。

 

作者簡介:莫慶聯,前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曾在城大任教社工文憑及副學士二十五年,熱愛培訓社工的使命和熱誠,對政府削減大專教育的資助感氣憤,對大專院校視教育為一盤生意深感討厭,對大學不重視兼讀制社工課程深感失望;劉頌祈,2014年城大社會工作副社學士全日制課程畢業生,未來希望以兼讀的方式繼續進修,希望多些人關注社工的培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