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崇基神學院 政治紛爭下的證道(一)

2015/9/16 — 12:35

【文:朝雲】

吳宗文牧師說,社會上不同群體,對政治都有不同理解。但在這樣的多元社會,應如何相待,是另一問題。

廣告

他說宗教面臨博物館化,與現代社會頻起衝突,教徒又想跟原典,又想跟時代,時或取捨。結果基督教的立場,從眾多領域中退卻。

吳引述神學家格魯登,主張在多元社會,應抱寬容的相處之道。但既有獨特並舉,才有多元形成,聖經的信念也應該有生存空間,基督徒也應該提出其不同的價值觀。即使對世界未必有貢獻,也可以追求自我肯定。

廣告

「一手拿聖經,一手拿報紙」。吳說教會的講壇,要與信眾在世的生活相應,信仰不能與生活倫理切割,神要進入人生所有範圍,「點解一定要跟你的遊戲規則?規限我基於信念嘅說話?」

有牧者提出,「像與天主教徒般,與不同性傾向的人交往。」吳明言不同意,但沒有交代原由。

他認為在主日崇拜,應該抽離到高的原則,避免談具體的政治問題。因為「魔鬼在細節」。

「三十蚊嘅最低工資,係咪比二十八蚊公義啲呢?當你去諗社會各種唔同利益階層,同埋經濟循環縺,宏觀去諗。你發現到工人加左兩蚊即刻失業,要轉工,唔可以剩睇表面。」

同理,即使他無分對錯,率會眾為佔中禱告,希望這種事態結束。但他推辭兩間神學院之邀,不參與譴責催淚彈聯署。

「你睇吓多啲新聞,睇吓墨西哥示威,學生屍首都搵唔到;睇吓佔領華爾街,啲馬隊點衝入帳幕。判斷公義不公義,缺乏立體同橫面比較,好容易攞錯重點。」

支持抗命的牧師也援引聖經,他說完全同意那些經文,但經文是否適用於具體情境和手段?他有保留。

他說多元的社會應該有不同聲音。回憶從前沈宣仁教授有胸襟,說儘管有不同意見,但不會批評,更不會圍攻,抹黑,攻擊。自己也邀請屬黃傘的陳恩明牧師到其駐堂講道,「顯示我地胸襟」。

「有冇一個國家嘅民主係即時誕生?睇吓伊斯蘭國,茉莉花革命,帶嚟慘況。」吳謂民主不能一步登天,要循序漸進。

最後他說,面對社會的多元,他說要企高小小,著重大原則。「不過參與佔中,我會用孔子『汝安之則為之』,但唔好將耶穌搬上枱,以為係天經地義,聖經所支持的講法。」

***

問答時段,筆者問吳牧兩個問題。

一、

開首吳牧籲教徒應持守信仰,敢在公共領域,貫徹基於信仰的獨特立場;結尾卻批評不同政見的教徒,不應援引聖經支持抗命。

當吳牧自己就可以引用聖經,表達反對同性戀等政見,而其他教徒引用聖經就是「搬耶穌上枱」。為什麼他們就不得援引聖經自我肯定?筆者質疑背後唯有兩個解釋:

要麼吳牧是比馬丁路德金更強的聖經權威。吳牧的引用才對,其他牧師都引錯了;

要麼是搬龍門。

二、

吳牧提出兩個例子,認為宜講高遠的原則,少談細節。一是催淚彈,二是最低工資。但兩個論證,其實都出於他自身的保守政見,後者更屬新自由主義的極致,連海耶克都接受最低工資。

筆者強調自己是嚴肅地問吳:若果一個只得28蚊最低工資的工人,真的因為加兩蚊時薪而失業,難道不是更大的不義?

筆者進而質問,作為一個基督徒,乃至一個牧師,他所追慕的原則,究竟是聖經,還是新自由主義?

吳牧回應,「搬耶穌上枱」的看法,是出於他和練乙錚的爭論(註:耶穌發義怒潔淨堅殿)。他以羅馬書為例,歷代有極多詮釋書。牧者對此經詮釋,大抵有共通看法,若有人用羅馬書套用到一些具體問題,他會覺得礙耳。

至於第二個問題,他說自己的看法,並非出於新自由主義,而是個人經歷。他曾光顧上環一間麵鋪,老闆說加左最低工資,請唔到人。員工可能都去了從事條件更優渥的工作,如便利店等。他說這樣可能好心做壞事。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