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崇基神學院 政治紛爭下的證道(二)

2015/9/16 — 12:39

【文:朝雲】

陳恩明牧師說,傘運後很多教徒既悲且憤,不想再回教會。他亦直言,吳宗文牧師邀他去港福堂時,他亦考慮過去不去,但他最終感恩地赴會。

廣告

他說經過傘運,政治紛紜之際,就像退潮後的海灘,暴露下既有垃圾,也有寶藏。恰是時候重整信仰,去蕪存青,化解紛爭,謙卑聆聽。寶藏正是我們尚有正義感,火亦由此而來。

「民主唔能一步登天--鬼唔知咩。」陳牧強調此點,坦言對此有火。「我火滾呀嘛,呃左我三十幾年,仲想呃我呀?」誰都知道民主不能解能決所有問題,但民主能夠保障基督徒所信奉的天賦人權,人有與俱生來的尊嚴,不得剝奪。

廣告

他說無法聆聽而只能互相謾罵,是當今的咒詛,應該有得講,慢慢聽。

但他不同意「觀點與角度」的泛泛之談,不過淪為「大家要謙卑,唔好互相批評,彼此和合。。。阿門阿門。」他質問「咁香港係咪就冇事?返屋企先大件事。」

陳不同意吳宗文演說時以「開冷氣,開風扇」為喻。前者該取何法,無傷大雅,但政治裡面,有是非黑白的核心價值,如同教義裡有不容退讓的倫理。

陳說演講時戰戰兢兢,深明人容易自以為是。但他亦不能空言平安,不能說自己認識有限,就住口不言。當一件事根據有限的知識,經聖的研讀,既有的良知,得到不能退縮的立場,就不容政治為模稜的形容詞,讓自己和別人苟且身免。

「當事情涉及生死存亡,涉及公義自由,涉及上帝的權威,就不能僅靠息事寧人,保持和睦,就可以了事。」

他說華人教會早就習慣明哲保身,潔身自愛,不沾世俗。自問信仰和更好的社會有何關係?若沒有關係,教徒就淪為旁觀者,拍手附和。待別人去爭取大家都蒙利的公義、民主、自由,教徒才出來唱「哈利路亞」,感謝主,但一條汗毛未動過。

陳說自己是「大陸仔」,六七歲時由汕頭來港。97年大限,與何志滌牧師一樣,選擇留下。他希望香港教會能夠醒番一次,改改明哲保身的習性,真正慎思明辨,而非混水摸魚。

他不想煽動任何人,惟希望感動人去持守天國的價值。

為上帝佈道,傳福音,和政治有什麼關連?他強調講道學中,希臘文的原典還有「喝道」:為王者喝道,宣告上帝作王的消息。

宣講者無權自說自話,唯有代主宣告:「報好信息給錫安啊,你要登高山!報好信息給耶路撒冷啊,你要極力揚聲!揚聲不要懼怕,對猶大的城邑說:「看哪,我們的上帝!」主耶和華必像大能者臨到,他的膀臂必為他掌權。他的賞賜在他那裡,他的報應在他面前。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

陳牧字字頓挫:「上帝權威的宣告,對惡,衪一定審判;對義,祂一定肯定;對施虐者,祂一定發出警告;對受苦者,祂一定俯身安慰。」

說到這裡,陳牧哽咽淚下。

所以79日之間,他為著自己所信,盡力留在佔領區,去關懷,去牧養,去安慰,去防止暴力,表達自己作為牧者的信念,作為公民的訴求。

「講道就係宣示主權,人心嘅爭奪戰。正如吳宗文牧師所言,沒有一個地方上帝冇權進入,亦不會有任何空間,不容真理的光亮消退黑暗。」

「宣告關乎上主掌權的福音,但今天的福音卻淡化政治,乃至末世化,以至失去今世的震撼力。」

因為今世的影響力,會為教會帶來風險,在凱撒時代,教會的罪名就是搞政治而受迫害。

「我地唱『您是主』唱得好過癮,但與現在的凱撒毫無關係。」當年的基督徒,甘冒大逆,不承認凱撒是世界的皇帝,因信稱義,堅持彌賽亞才是世界的君王。

陳牧引述 Charles Colson 的 "How Now Shall We Live",教會不是帶領人入會、敬拜、查經、祈禱、奉獻、往復循環,如是教會不過乃死胡同。教會要差遣人進入世界,讓世人得到新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陳牧說佔中非由自己教會發起,但他清楚三子之中兩位,都是認真的基督徒,尤其是朱牧。

他重申自然法,基督徒所信奉的權利,並非來自成文憲法,而是與生俱來。是故馬丁路德金能夠宣告更上的法律。

「如果基督徒唔能夠面對黑暗,唔能夠面對專橫,唔能夠面對打壓而發聲。還有什麼聲音可以說?」

最後,陳牧說我們不清楚一切,承認無知,需要謙卑。但我們也需要勇氣,特別是道德勇氣。能夠向凱撒說不,只敬畏上帝。

「點解我講得咁勇猛呢?因為唔駛駐堂喇嘛。」

(筆者雖非信徒,但誠心徹夜打就陳牧的演講,其志其誠讓筆者折服。乃928殆近周年之際,所聽過最情深意摰的檢討,殊非筆者意料之中。)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