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作

2015/11/20 — 11:3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曾瑞明】

電影《那一天我們會飛》說,人出來社會總要做齒輪。有夢想的人聽到,總會憤憤不平,或者若有所失。校歌明明不是這樣說,價值、理想、堅持、品德全都只是唱唱而已?

小朋友未出來社會,也要學做齒輪了。夢想沒有內容,什麼四十歲退休頂多只是以不用出賣自己才華、肉身、時間的癡人說夢。不,如果全情投入這社會的運作邏輯,全力賺錢,不顧一切——這的確是可能的。

廣告

祖母問小女︰「你大個想做咩?」〈我的志願〉本是人們最喜歡的題目,因那是一個彰顯自己存在的好機會。但這透氣位大家都不願領情,說的仍是一大堆從眾話語。祖母問︰「醫生?」「好污嘈。」三歲的小女答。「咁想做咩?」「嘆世界。」

她還未上學的日子,當然沒有功課。她會睡在梳化上,百無聊賴,或者唱唱歌。睡一會,然後雀躍地說︰「我鍾意嘆世界!」

廣告

她有點懶,但悠然自得。但她也曾經透露其實想做老師。或許這不過是因為她的生活世界只有老師和學生。她也對芭蕾舞老師寄予無限的尊敬,全因她覺得她穿衣很美。這也許不進取、不理性,但社會的理性,也的確叫人感到沉悶。我喜歡我的小孩仍是小孩。我知道她這部份像大嶼山深山,未經污染,但有人虎視眈眈,等待「發展」。

我們不要問她大個想做咩了。我們反而應問問自己,在未來的日子,想做咩。為何再沒有人來問我想做咩?我們仍有可能性。也許,我們這些老餅的追夢行動更能推到下一代不隨隨便便重複別人說該做的事。

 

作者簡介: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