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左右乃天定?

2016/1/8 — 18:22

《The Righteous Mind》封面

《The Righteous Mind》封面

【文:愫 】

一、

「所以當下政治動員的重點不在挖掘對方牆角,不在從敵營中吸收新血,而在給自己人打氣,在自己人的媒體、網台、臉書,以及各式各樣的圈子內向自己人再三保證我方路線的正確,讓本來就在我方陣營的人變得更加堅定,更有自信。」(梁文道:成功爭取自己友

廣告

這樣的現象不僅僅在香港存在。關注twitter,微博和各地中文媒體這幾年,無論是內地,香港,台灣,還是海外,這種情況近年來似乎越來越常見了。前些日子看了一本書 The Righteous Mind: Why Good People are Divided by Politics and Religion,作者Jonathan Haidt 是社會心理學家,專門研究人類倫理、道德觀的形成,意識和行為的因果過程。也許觀察角度太獨特,作者的觀點在部份讀者看來,未免太過悲觀或冷感。開篇作者提出:一個人一旦形成了他的價值觀,便很難再改變。我們一旦「信仰」了某個學派、體系、政治團體,剩下的事情就是好似信徒一樣,抱堆取暖,互相鼓勵,尋找證據,堅定信仰。對於這種狀態,腦子裡的「大象」(潛意識)已經形成,reasoning 屬於無用功。陸續講到第八章,作者並非完全否定reasoning 對我們意識的塑形或改變的可能,但是總體看,不持積極的態度。如此「絕對」,並非譁衆取寵,它或許可以激發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

Haidt 認為我們價值觀的形成,並非只是由家庭社會,文化傳統的行為規範,或個人經歷來塑造,它和我們的基因有相當的關係,基因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發展的大方向。這就好像一個stem cell,雖然有多種可能,但並不是什麼都可能。在幹細胞提供給我們可能的前提下,經環境、經歷的塑造,我們發展出自己的是非觀,道德觀和倫理觀。例如一個特別敏感,富有同情心的幹細胞,也許因為一生平安,所以變成一個保護環境或動物的綠色主義者,又或許因為生長在種族歧視,戰爭動亂的環境中,而變成一個激進的原教旨主義者。但在同樣的環境下,他或她則很難長成一個保守主義者,投票給小布希而非John Kerry。  

廣告

同樣的家庭下會產生觀點截然不同的兄弟姐妹,類似的成長環境里會塑造出完全不同的人格。 Critical thinking,溫故知新,學習接納的能力固然很重要,但作者強調,保守或開放、頑固或好奇的精神也是我們先天的「侷限」(對某些幸運兒而言,先天的「優勢」),它決定了我們後天的發展道路。

二、

Haidt有多年幫助美國民主黨組織總統大選的經驗,他提供給讀者一個發人深省的觀察:對於不同政見者,民主黨人的empathy,低於共和黨人。什麼意思呢?Haidt做過一個調查研究,讓兩黨人首先假設自己是對方,然後選擇對方可能會對一些常見的社會,政治問題的答案。結果是相當一部份的共和黨人可以「假裝」自己是民主黨,選擇了多數民主黨人認同的答案,而很少民主黨人能猜對共和黨人的答案。因為在大多數民主黨人眼裡,共和黨人非常臉譜化,他們死板,僵化,甚至愚蠢。這不是很有趣嗎?因為普遍來講,民主黨人多自由主義者,共和黨則多保守主義者,長期以來大家對自由主義者的印象是平等博愛,關心弱勢群體,而保守主義者卻不是那麼“吃香”,往往給人以刻板,僵硬,支持富人,國家機器的印象。相比之下,難道自由主義者不是應該更了解人性,更具備靈活的觀點嗎? 而這個實驗的結果,卻截然相反:強調平等博愛的自由主義者不了解保守主義者的想法,而保守主義者卻熟悉自由主義者的「套路」。Haidt 繼而提出,其實很多自由主義者的「極端」程度,往往超過保守主義者。說平等博愛,關心弱勢群體的話容易(自由主義者),但是強調社區、群體利益,呼籲家庭主義,支持政府管理卻聽起來不是那麼光榮高尚(保守主義者)。

我不是完全贊成作者的觀點,但他有句話發人深省:「下一次,當你不贊成別人的觀點的時候,請想像一下,潛意識是大象,表露出的言行只是大象背上的騎行者。有時候騎行者可以指揮大象,但是大部份時候,其實是大象駝著騎行者再走它想走的方向」。

下一次,當我們說對方不可理喻,大錯特錯的時候,小心謹慎自己的判斷。也許我們是正確的,但很多時候,也許缺乏耐心聆聽和觀察的那個人,恰恰是我們自己。

回到上面梁文道的文章,說起香港這些年興起的本土意識群體,這裡并沒有特意去僵硬地區分定義他們到底屬於自由主義還是保守主義。梁的那句話,倒是和The Righteous Mind有趣地隔空呼應:因為從「成功爭取自己友」的這句精闢的描寫來看 — 兩個人說的根本就是一回事。

 

作者簡介:Flight Instructor, bookworm, curious mind, a Chinese Canadian living in the east coast. Love cats and most dogs. Twitter個人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