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幣少爺與黃楚九

2018/12/18 — 17:26

黃楚九的「百齡機」傳單(圖左)、幣少爺(圖右)

黃楚九的「百齡機」傳單(圖左)、幣少爺(圖右)

幣少爺單嘢,令我想起民國一個商界傳奇人物 — 黃楚九。

那個年代,宣傳誇大其詞是常態,嘩眾取寵被傳頌。滑頭,是成功的一個要素。

被封為「滑頭商人」的黃楚九,早年在街頭擺攤賣藥,再成立專治眼疾的頤壽堂診所。19 世紀末,黃把診所遷進法租界,更名「中法藥房」,自製並售賣中西成藥,累積巨大財富,其後染指娛樂、金融及煙草事業。

廣告

黃楚九最為人熟知的營銷故事,出於他的自家藥物 — 艾羅補腦汁。他深明中國人的崇洋心理,將明明是自製配方的藥水包裝配上洋人頭像,標明是「美國艾羅博士(Dr. T.C. Yale)處方」,還要加上一個艾羅的虛構親筆簽名。這是今天大陸假貨的雛形。

艾羅補腦汁賣過滿堂紅,引發一些有趣故事。話說當時有位在上海行醫的葡萄牙人,名字剛巧就是艾羅,他認為產品誤導公眾出自其手,遂狀告法庭。黃楚九的辯解是,T.C. 是楚九二字的縮寫,Yale 是英文 Yellow 的變形字,代表姓氏「黃」。中文名「艾羅」,用國語發音,又確與「Yellow」近似。最後黃被判無罪,但這皆因背後使錢疏通,還是裁判官覺得「Yellow 補腦汁」說得過去,便不得而知了。

廣告

這傳奇產品後來還引發另一趣事。有天中法藥房來了一位衣衫襤褸的外籍不速之客,自稱是艾羅博士兒子,其父跟他說把配方交予黃楚九後,卻拿不到應有分紅。虛構人物都竟然出現後代,是騙子遇上騙子。黃楚九如何處理這個「Yellow 後人」,我看過幾個不同版本,哪個是真我沒法考證,索性選取一個最過癮的版本跟大家分享。

據說黃楚九把那位外國騙子迎為上賓,大家還像敘舊般說着艾羅博士的往事。黃接着命下屬幫艾羅兒子執整衣着行頭,乞兒 look 瞬間變紳士。然後在上海舉辦盛宴,請來各報章記者,假戲真做,小艾羅到訪中法藥房的新聞,遂於翌日見報。

大龍鳳做完之後,黃楚九向艾羅兒子遞上一紙收據,上面列明艾羅補腦汁的專利權費用已給予其父,但自己也眷念舊情,故也給小艾羅一小筆錢。外國老千見奸計得逞,已想借詞離開。臨走前黃還要他在那收據上加簽,已證知悉其事。把騙子打發過後,黃楚九將那收據鑲進玻璃鏡框高懸向外展示,借力打力。一個老外古惑仔遇上中國真正騙術高手,最後各取所需。

今天的財經騙局與產品,性質跟百多年前的假洋鬼子藥品不同,但弄虛作假的手法卻大同小異,都是欺騙人們的信任轉化為商業價值。

黃楚九當年推廣針對老人家的自製藥品「百齡機」,曾用特大風箏把裝滿傳單的箱籠放上半空,製造廣告單張滿天飛的效果。其後,更進一步租用直升機,在整個大上海空撒海報,造成交通混亂,被政府勒令禁止。

這個宣傳手法於今重看,是否熟口熟面?

網絡的出現,讓一切變得更透明,旁門左道理應更難湊效,偏偏浮誇之法總有捧場信徒,自大狂徒沾沾自喜,還以宣傳手法的「成功」而自豪。

民國至今百多年,究竟人類文明是進步,還是原地踏步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