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幫襯社企之餘,不如先退後兩步?

2018/10/8 — 19:12

特首林鄭月娥 8 月到訪長沙灣一間聘請其他智障人士的社企餐廳。(圖片來源:林鄭月娥 Facebook)

特首林鄭月娥 8 月到訪長沙灣一間聘請其他智障人士的社企餐廳。(圖片來源:林鄭月娥 Facebook)

【文:Joey Wu】

或許是政府有心推廣社企,或許商界更重視「企業社會責任」,或許大眾對所謂「好人好事」的渴求,不同媒體均會斷續報導有關社企的「正面」消息。近期多間媒體先後報導某間社企創辦人辭去公務員的工作,獨力照顧智障女兒,並為了女兒及其他同路人提供工作機會,先後營辦兩間餐廳。隨後特首辦主任亦包場請客,特首更在臉書「打咭」。其實,特首親身支持社企是好事,尤其是這種小社企,並非傳統福利機構或企業財團營辦,相對缺乏人力及資本來維持營運方式及社會目的。那幾篇媒體報導亦相當勵志感人,但退後一步思考,到底有多少家長能夠擁有財力、能力及勞力……開辦公司,聘請自己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子女?

雖然沒有相關的統計數字,但相信能夠「自行製造職位」的家長是少數,更多是家長看著孩子浮沉於就業市場。根據《2013 年香港殘疾人士貧窮情況報告》,全港「共有 499,400 名居住在家庭住戶內的殘疾人士,佔整體人口的 7.4%」,而從事經濟活動人士(包括就業人士及失業人士)只有約 7 萬人,「他們的失業率(6.7%)亦顯著較同齡組別的整體數字(3.7%)高」。雖然勞工處的「就業展才能計劃會」會為僱主提供資助,並有職員跟進支援殘疾人士就業。然而,有團體指出曾有僱主領取適應期津貼後,便解僱殘疾人士,故此工作都是不長久。如此看來,勞工處的就業相關服務,似乎未能回應殘疾人士及 SEN 青年在技能培訓及就業的特殊需要。

廣告

近年坊間有多間 NGO 及社企試行不同就業支援計劃,協助殘疾人士及 SEN 青年投身花藝、烘焙及藝術表演等行業。若先集中討論 SEN 青年的就業問題,單單倚靠民間自發籌辦,是否能夠滿足 SEN 青年的就業需要,符合 SEN 青年的福祉?自 1997 年,政府推行「融合教育先導計劃」,隨後將融合教育政策推展至全港中小學,至今已經 21 年。當年的 SEN 學童早已成長,但這群 SEN 青年是否成熟投身就業市場?近年教育界興起一股「生涯規劃」的潮流,教育局亦於 2015 年 5 月推出全新的生涯規劃網頁,方便學校、家長及學生更容易獲取所需的資訊進行生涯規劃。然而當中的資訊及資源有否適合 SEN 學生的需要呢?自香港推行 12 年免費教育以後,很多就讀主流學校或特殊學校的 SEN 學生,均可以完成高中課程。若可為 SEN 學生制定生涯規劃,於離校前作出評估,定立未來職業方向,發掘 SEN 學生的興趣和專長,並提供相應的教育和技能訓練,相信更有助他們投入公開就業市場。況且,期望政府推行「 SEN 學生生涯規劃計劃」,不算是「天方夜譚」。話說特首在 2017 年的《施政報告》中已經撥款6億元,為全港八百多間主流中小學增加一名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帶領學生支援小組,協助校長和副校長策劃、統籌和推動「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至今已有二百多間學校聘請有關職位。

若從生涯規劃計劃再退後一步,可否回到最基本的「個別學習計劃」?根據教育局〈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運作指南〉,現時學校採用三層支援模式,因應 SEN 學生的學習困難嚴重程度來分類以提供支援。指引只求學校為每名被評定為第三層支援的 SEN 學生制訂「個別學習計劃」。可惜,當英國、美國、及台灣等地區,早已立法規定所有 SEN 學生均享有「個別學習計劃」時;「審計署署長第七十號報告書」指出,「有些學校沒有就建議提供第三層支援的個案提交個別學習計劃」。其實,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曾與郭榮鏗曾於 2016 年提出要求立法確保每名 SEN 學生均須設立「個別學習計劃」,但當時教育局指條例會引起政府公共開支增加為由拒絕,條例無法進入立法會。

廣告

政府帶頭幫襯聘請 SEN 青年的社企之餘,可否先退後兩步,檢視及重整現時支援 SEN 青年就業的政策,以及有關支援 SEN 學生的政策及措施!若每一個 SEN 學生均享有「個別學習計劃」,學校基於學生的個別需要和意願等,調節教學,並結合跨專業團隊的協作;在離開校園前,協助學生確立好未來職業方向,依著學生的興趣和專長,進行相應的教育和訓練,做好投身職場前的預備,更助融入社會。庇護工場和社企,亦不再是 SEN 學生僅有的選擇!

 

作者自我簡介:社會科學畢業多年,曾先後遞交以 SEN 及社企為主題的功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