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庸的邪惡 — 從警察自比二戰猶太人說起

2017/2/23 — 21:58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警察我認識不少,他們平日大多數是正常的好人。不過他們通常有個共通點,就是自信爆棚(至少是表現出來),對自己認定的東西深信不移。

2月22日晚的警察集會,有警察上台發言指香港警察上班像二次大戰的猶太人般被迫害。最初我以為是記者聽錯...

這幾年我們每當討論警察心理,多會引用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的「路西法效應」(註1)和思想家漢娜.鄂蘭的「平庸的邪惡」(註2)。

廣告

無獨有偶,「路西法效應」和「平庸的邪惡」兩個概念都和納粹屠殺猶太人有關。

一些本來不是大奸大惡的人,因為制度和環境而變得對邪惡的命令麻木,甚至心理上完全投入了那個角色,幹出邪惡的事,他們可能真的只是打份工,或者是覺得自己服從命令是「你地冇做錯到」。

廣告

漢娜.鄂蘭引用的例子是納粹黨衛隊軍官艾希曼的審判。

艾希曼執行希特拉屠殺猶太人的命令,無數猶太人死於他管理的集中營。

艾希曼被俘後逃脫,潛逃到阿根庭後被以色列特工拘捕受審。漢娜.鄂蘭在《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平庸的邪惡》一書紀錄了審訊的過程。

在庭上艾希曼說自己無罪。艾希曼認為因謀殺罪起訴他是錯的:「我從來沒殺過猶太人,也沒殺過非猶太人,就這個問題來說──我從來沒有殺死過任何人,我從來沒有下令殺人。」(註3)

艾希曼本身不是狂熱反猶主義者,他只是執行命令。

《路西法效應》提到,很多蓋世太保、 納粹黨衛軍、醫生、建築師等等,他們各司其職去進行屠殺猶太人的計劃,這些人也不覺得自己在做很邪惡的事。他們已經被洗腦(或自我催眠)得覺得猶太人並不是人。

這些參與屠殺的人,下班後大都是平常人。他們只是執行命令而已。

納粹屠殺猶太人的事不能開玩笑,那位在台上的警察似乎是真心的,他真的想像自己是被黨衛隊送入毒氣室的猶太人。他這種乖張言論一出,立即變成國際笑話,也提醒了人們,其實納粹黨衛軍下班後也可以是好人,他們只是執行命令而已。

任何國家的警察,都有潛在的路西法效應誘因,不管他們平日是否好爸爸、好兒子。這正是所有國家都需要法律和制度去制衡警權的原因。

現在是廿一世紀,層殺似乎離我們很遠,但是2014年9月28日晚,醫院醫護人員接報可能要接收大量傷者。那一晚是不是有人打算下命令開槍鎮壓佔領運動?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恐怕執行命令的警察將會背上千古罵名,那不是「執行命令而已」。

註1: 《路西法效應:在善惡的邊緣了解人性》(作者菲利普.津巴多最有名的是他主持的史丹福監獄實驗。這書是他基於這實驗的經驗寫成。不過史丹福監獄實驗的結論有效性有不少爭議,有興趣的朋友可上網找資料看看)
註2: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平庸的邪惡》
註3: 〈漢娜·鄂蘭與「平庸的邪惡」〉張鐵志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