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民股神曹仁超:「別讓孩子成為一部影印機。」

2016/2/25 — 18:07

資料圖片:曹仁超,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曹仁超,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編按:有「平民股神」稱譽的香港知名股評人曹仁超(原名曹志明),於2016年2月21日去世,享68歲。《立場新聞》獲授權,轉載原於2014年3月發表的譚蕙芸訪問曹sir文章,以資悼念。

(本文原刋於FAM101網站,鳴謝天窗文化集團授權使用,本文圖片由 Candy 拍攝)

有人說現今香港社會,有一種偽善。明明是個資本主義社會,坊間普遍認同,以財富衡量一個人的價值天經地義。但那邊廂,我們又會向孩子灌輸另一種道理:求學不是求分數,做人不應太市儈。白手興家,身家過億的曹仁超,沒有這種虛偽。他自己教女,以「現金獎勵」,女兒讀小學時,成績好會獎勵兩蚊,大學拿榮譽學位獎一萬。

廣告

有人批評這種育兒方法「太功利」,他懶理,更覺得,女兒會考成績彪炳,證明「利誘教育法」有效。然而,以為曹Sir「甚麼都講錢」也是誤會。

曹Sir 不愛消費,戴的腕錶是40 年前舊款勞力士,吃大家樂碟頭飯,西裝褸在一場大病後已不合身,仍然照穿:「大部分人羨慕我的財富,但不知道我mentality(思維)。」他強調,不應為搵錢而搵錢,父母應讓子女發展一門「發燒」的興趣,從而獲得財富。「一世要對著一個不喜歡的行業,是落地獄之門。」曹Sir 的觀點,異於主流,有時會叫聽者訝異。

廣告

例如他認為,子女無須對父母言聽計從,你以為他信奉西方個人主義,但他又會說,女人還是全職照顧孩子好,觀點又似乎封建。你未必會同意他,但曹Sir總有其解釋,他的自信、見識和思辯能力,在人云亦云的香港,不常見。

68 歲的曹仁超(原名曹志明),30 多年來在《信報》參與撰寫《投資者日記》專欄,粉絲無數。以前身形圓滾滾,去年一場胃癌動了手術,專欄也停下來,只繼續做該報顧問。他掉了數十磅,從高峰期的220 磅,到現在剩下160 磅。採訪當日,跟舊照片對比,雙額削了,眼神有點疲累,過大的西裝外套顯得身形瘦削。對於患病,他一貫「無有怕」:「冇嘢呀,拿拿聲做手術搞掂佢,止蝕吖嘛。」用投資妙喻人生,也是曹Sir 商標之一。握過手,記者未及坐下,曹Sir 已急急發表偉論:「我覺得咩贏在起跑線,害死人……」記者連忙拿出錄音筆,他已連珠炮發,中氣十足,說到肉緊處,病容消失了,還愛中英文夾雜:「畀小朋友學咁多興趣班,就好似張張刀冇張利,jack of all trades , master of none !」

曹Sir 覺得「贏在起跑線」的想法,會窒礙孩子的獨立思考能力:「學咁多嘢,冇哂純真,冇機會用腦,令佢哋變咗影印機和錄音機。細路仔,應該『大器晚成』呀!」曹Sir 自己小時讀書不甚了了,他認為,放手讓子女自由發展,誘發其天分和學習動機,孩子自然會闖出一條路來。

曹Sir 與太太恩愛人所盡知,他百忙中又不忘觀察女兒性情喜好,給予引導。自言有福必須與人同享。

曹Sir 與太太恩愛人所盡知,他百忙中又不忘觀察女兒性情喜好,給予引導。自言有福必須與人同享。

千金難買少年窮

曹Sir 40 年代末在上海出生,阿爺是大商家,但跟父母走難來港後,生活艱難,沒讀幼稚園,小學經常考第尾。至初中父親過身,曹母直言:「若要交學費就不要讀書。」曹Sir 怕就此失去讀書機會,故發奮考獲獎學金。小小的曹Sir開始明白,錢,是吸引人上進的原動力。他覺得現今孩子生活太富裕,「千金難買少年窮」。窮,才會迫出向上動力。

曹Sir 英語朗朗上口,發音未必非常標準,但他的自信,叫人難忘。可是,曹Sir 從沒留學,只在英文中學畢業。原來,60 年代,「英文歌易追女仔」, 於是Beatles、Cliff Richard 成為他的老師:「唔一定要送啲仔女去外國,你認真去學,好似我中五都得。」09 年,曹Sir 普通話水平被網民嘲笑「比古天樂更差」,曹Sir 發奮,請普通話老師補習了9 個月。

曹Sir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由一個身無分文的小子,變成今天的億萬富豪。1968 年他涉足金融業,當時股票是新興行業,曹仁超有一番掙扎:「當時有兩個選擇,去銀行做練習生,還是去股票行。全世界也認為做銀行工很威;相反,所有人也不知道股票是甚麼,親友形容是『偏門』。」但他逆流而上,選了股票行業。

「叻仔」情意結

數十年來,曹Sir 都被誤會了。坊間大部分關於他的報道,都把他視為「股票財神」。然而曹Sir 卻多次強調,他的「興趣」是「投資過程」,而不是「搵錢」。曹Sir 說自己好勝,享受「叻過人」的感覺:「嘩,我睇個市比某富商更準喎!贏咗就開心,最主要證明我叻仔嘛!」曹Sir 有個理論,當財富到了一百萬,你覺得自己富有,但再到千萬甚至過億,你又會覺得自己「窮」,因為你想買的,不只是消費品,而是地產項目,甚至上市公司。

曹Sir 對「叻仔」有一種情意結,原因是曹媽媽。03年曹母過身之前,曹Sir 每次賺到錢,會把十分之一給母親,母親就會用寧波話讚他:「梳豬du,頂呱呱」,「梳豬du」是寧波話「小鬼頭」的發音,是上海人對孩子的暱稱。當曹Sir 模仿母親語調說「梳豬du」時,60 多歲的阿叔咧嘴而笑,眼睛瞇成一線,天真得像個小孩子。在曹Sir 心中,母親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人。60 年代末,曹Sir 曾被「貪污探長」邀請一起開公司,送車又送樓,曹Sir 喜孜孜收下,回家向母親報告,卻被狠狠責備,更替他出面談判,他才明白,不義之財不可貪。「我母親雖然是農婦,卻有『是其是,非其非』的傳統智慧。」

要敬愛父母 不要盲從

雖然曹Sir 對母親敬愛,卻不盲從。他認為,父母的意見,孩子要聽,但不要死跟:「子女不是為父母而生,而是獨立的個體,所以,父母要尊敬,但不是用來孝順。父母的意見,做仔女一定聽,但decision is made by me。」好像母親強烈反對他加入股票行業,他堅持己見,才成就今日的曹仁超。

曹仁超多番強調,興趣比搵錢重要得多,他反對爸媽們強迫子女加入「出路好的行業」。他的理論是,當你對這行業有興趣,自然會廢寢忘餐地投入,就像他70 年代離開股票行,全職加入《信報》寫專欄,薪金雖比不上股票行,但他卻喜歡這份工作:「啊! I’m so happythere !不讓我做,我會發火的!」他相信,找到自己志趣,就會全情投入,金錢回報自然會來。記者挑戰:「有沒有興趣是沒有市場價值的?」

曹Sir反駁:「冇嘢冇市場價值,只有做得渣(不濟)。」即使冷門興趣如「耕種」,他也見過種出成績來。他說,有人於內地江西投資稻米業,用過百萬年薪聘請日本種米專家,而稻米產品能登陸內地日本餐廳。意思是,即使種田也要種到世界冠軍,就可轉化成財富。曹仁超認為,若年輕人喜歡種田,不應只在新界種兩畝瘦田,又或者做詩人,這些做法在他眼中是「太理想化」:「至少要養活自己啦!」

曹仁超:興趣比搵錢重要得多

雖然曹Sir 對母親敬愛,卻不盲從。他認為,父母的意見,孩子要聽,但不要死跟:「子女不是為父母而生,而是獨立的個體,曹仁超多番強調,興趣比搵錢重要得多,他反對爸媽們強迫子女加入「出路好的行業」。

「非常嗲哋」的觀察和鼓勵

曹Sir 以自身為例子。他有兩位千金,兩人會考都拿了多個A。大女一度考入香港大學醫學系,這位「老豆」卻想起女兒平日愛畫畫,性格不似愛行醫,於是追問女兒選擇從醫是否只貪圖醫生「夠威」?討論之後,女兒轉到建築系,現於上海做建築師。「你要觀察子女嘅興趣同天分,誘導佢。但又唔好俾佢知道受你影響,等佢以為係佢自己決定。」曹Sir 小女兒自小愛玩石頭,選了地質學,現於政府負責管理斜坡工作。

「我好鼓勵用金錢『引誘』細路,有人批評我,話讀書不是求分數,我話痴線的!不求分數求甚麼?」他從小便跟女兒談好,成績好便會有獎金。小學考試100 分可以獲得兩元,大學畢業獲取榮譽學位獎10,000 元。這種手法,有人覺得太功利,但這位「非常嗲哋」深信金錢可以引起學習動機。

曹Sir 說,有一次女兒希望買一個過千元的電動機械人,於是努力讀書拿他的獎金,最後買到玩具,玩了一星期就丟到一旁:「她小學一年班,興趣只是玩玩具,她會想,如何獲得玩具?儲錢是方法,來賺老豆的錢囉。但其實慢慢她會明白,獲得玩具未必開心,追求的過程才最開心。」他勸女兒把玩具捐出。至於女兒這樣做是否浪費?他反而不太介懷。

男人要欣賞太太的犧牲

曹Sir 談育兒心得頭頭是道。但弔詭的是,他沒有用很多時間陪伴女兒。數十年來在《信報》,朝十晚十辦公。每周只能在星期日早上,全家一起上教會和品茗。曹Sir 把親子重任,全權交給賢內助。曹太多年來任全職主婦,曹仁超認為,母親陪伴子女成長,非常重要,這職責不能委托外傭:「阿媽湊出來的仔,叻過菲傭湊出來的仔。孩子在學校被人欺負,有心事,會跟母親說,不會跟外傭說。」

曹Sir 承認,這看法被人批評為「古板」,但他深信不疑:「我認為女性肯為仔女和家庭犧牲自己的事業,好偉大……我成世人的確虧欠了太太,她對家庭的貢獻大過我,除了搵錢,我甚麼也不懂得。」曹氏夫婦恩愛。曹太每晚會等丈夫放工才吃飯,曹Sir 下班時會打電話回家,曹太才開始蒸魚,待15 分鐘後,曹Sir 抵達家門,熱辣辣海上鮮便在餐桌等候他。曹Sir 奉勸各位男士,作為丈夫,必須感激太太為家庭犧牲,不應該搞婚外情。

然而不少家庭,因經濟壓力必須雙職。曹Sir 覺得,女性即使要上班,也應該以「輕巧工作為主」,或找老人家協助照顧孫兒。記者投訴曹Sir 對女性不公平,曹Sir 澄清,他也接受「家庭主夫」,賺錢交由太太做,問題是社會風氣未接受而已。再問曹Sir,與女兒相處時間這麼少,會否被女兒投訴「爸爸不夠關心」?曹Sir 覺得,自己作為父親努力上班,對妻子忠誠,已是「身教」。

我不是慈善家 我只是「贖罪」

曹Sir 努力工作掙錢,近年財富累積至過億,但母親去世後沒人讚他「叻」,他亦曾感到迷茫,一度反問自己:

「搵錢來做甚麼,我的答案是,我也不知道。」10 年前他找到新搵錢目標,把十分一金錢捐作慈善,支持內地一個「農家女助學計劃」,訓練農村女孩學習技能,部分畢業生已在酒店找到工作。

掙回來的錢,曹仁超看得開。對於在股票市場損手的人,曹Sir 不留情地嘲諷為「死蠢」,但本身是基督徒的曹Sir 形容,即使像他這種在投資市場贏了的人,也是一種「不勞而獲的社會破壞者」。故此他會把收入十分一捐作慈善,並形容這做法是「贖罪」。曹仁超不接受「慈善家」這種偉大稱號,更自稱這個做法,不過是一種「贖罪」行為。「我覺得自己是罪人,為甚麼去幫已經有錢的人再賺錢?」

金融「過度擠逼」 實業貢獻無窮

「我認為所有從事金融和房地產的人,都應該把他們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獻給社會。」這個「十一奉獻」的概念,來自曹Sir 的基督教信仰。曹仁超坦言,他未入股票界前,曾在紡織廠及假髮廠工作,明白當中辛勞,對做「實業」的人,非常尊重。

當年曹Sir 加入股票行,全港只有數十名經紀,現在有數萬人。曹Sir 形容,金融業已「過度擠逼」,勸年輕人不要跟大隊入行,不要「為搵錢而搵錢」:「你一世對住一個不喜歡的行業,是落地獄之門,我寧可你做一世鍾意的行業,自己養自己。若你不喜歡投資這一行,夾硬為搵錢而做,放心,你一定不會成功。」

一場大病,曹Sir 的人生觀有否改變?他坦言,60 歲之前,他對家庭有責任,60 歲之後,已準備隨時離開。若他真的離開了,希望在世上留下甚麼?豁達的他說,富可敵國的人在50 年後,也沒有人會記得,不應介懷留名。若大家想起曹仁超,只記得他罵人「死蠢」又如何?他哈哈笑:「好吖!」然後認真道:「大部分人也是搵夠生活,只要不為禍社會,沒大富大貴也沒所謂;如果你搵得比別人多,是一種祝福,有責任為社會做一點事。發財唔積善,一毛不拔,上天遲早會收番!」

曹sir語錄:

-揀老婆/老公的時候,要張開雙眼;結完婚之後,唔該你瞇埋雙眼。

-拍緊拖時,盡量找對方的缺點,看你是否受得了;結完婚之後,不要看缺點,欣賞佢優點。

-買錯股票可以cut losses,但老婆仔女唔好立亂cut ,應該keep.

-跟老婆或者朋友嗌交,夜晚十二點之前就要諗他有幾衰有幾衰,諗哂啲衰嘢;過咗十二點之後就諗吓自己諗衰。諗完之後,人地又衰自己又衰,算啦,朝早七點就唔記得。

-(應該慳錢?)第一個本錢是慳回來的。你廿五歲之前要慳,但廿五歲後不要慳,因為會無晒朋友。

-(有些股票市場的垃圾股,我也有買)happy吓,玩吓囉,just for fun!人生咁無聊,梗係做啲無益架嘢啦。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 2014年 3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