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少輕生

2016/1/22 — 19:4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今天我24歲……

=垃圾……

一個冇未來、冇自信、冇錢、冇志向的人……

二十四歲的他一直在網誌裡說見工失敗,比不上女友的前男友,還貼上日本電影《死亡筆記── L之終章.最後的23天》,一天,兩天,倒數二十三天都沒有回應,終於第二十四天,女友才看到網誌,打電話,不通,趕到他家,沒應門,馬上報警,警方破門入屋──他已經燒炭自殺了。

這發生二零零八年,但直到今日,仍然可以看到網上殘酷的留言:

廣告

自己唔振作,唔自愛

死左都唔抵可憐

……

點解依家d人自殺都要俾人知

仲要整埋倒數

究竟有冇心想死架

……

佢用生命換來大家的關注而又成功了

我們應該為他慶賀

 ……
一九九七年至二零零四年平均每年十萬人,有九至十名十五至二十四歲青少年自殺,自殺率低於成年及老年,可是根據醫院管埋局的急症室數據,十五至二十四歲青少年的企圖自殺率長期顯著高於其他年齡組別,佔整體超過三成,而且自殺,是香港青少年的主要死因。

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進行過社區調查:病患包括抑鬱症、學業、就業壓力、感情問題、家庭關係等很多因素,都會形成青少年心理出問題,黃蔚澄博士更認為主要壓力來自學業和就業競爭。「青少年太『信仰』功利主義能帶來的喜悅。」他指出:「當競爭變得愈來愈激烈,大部份青年人都會受壓。如果不懂得適當地處理壓力,在長期極度緊張的狀態下,容易產生無望、無助、自卑、焦慮、抑鬱等情緒問題。有部份人會用上網甚至毒品來逃避現實,有些人則選擇結束生命。」

網上齊尋死

廣告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社工何永雄,看著網誌的自殺宣言和留言,愈看愈不忍:如果站在邊緣時,有人拉一把,結局會否不一樣?他開始在網上查一些關鍵字:想死,生無可戀,遺書,痛不欲生……「沒想到這些字眼一天出現的次數,居然可以數以千計!」何永雄說雖然大部份都是開玩,例如「今日餓到想死!」或者是引述自殺新聞,可是也有部份真的有自殺念頭。二十四歲青年自殺後三個月,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成立「網蹤人」計劃,兩個社工輪班,加上義工幫忙逐一閱讀,發現有可疑的,再追查之前的網誌,然後就用路人甲這類不起眼的身份,嘗試接觸:「見到你咁寫,甚麼事呀?」慢慢鼓勵對方尋求協助。

這樣的個案平均一個月最少十幾二十個,多起來一天有十個八個。可是很快,網誌熱潮過去,人們開始轉去臉書,二零零九年臉書多次出現自殺群組,「我要練習自殺」群組相約自殺前被揭發,很快又改名再開。「這些群組走向地下,例如有一個叫『一起開心團』,怎會想到是一起自殺?用這樣的字眼,也很難搜查到。」何永雄坦言是有「團員」覺得不妥,主動向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求助,社工才可以介入。

網頁防自殺

二零一零年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設立網頁www.help4suicide.com.hk。有別於珍惜生命等大堆陽光故事,這網頁刻意帶點黑色,「完全自殺之謎」、「真人館」等等,都是有心自殺者有興趣的。還有「真心話室」,周一至周五的晚上八時到十二時,都有義工當值,最多時八名義工,最少也有兩人。

這些義工不同撒瑪利亞接聽熱線電話的義工,一個寫一個說,聽電話的義工要小心說話的語氣,但也有語氣可以運用,在chartroom首要是不能打字太慢,否則對方會沒耐性。超過一百二十人接受過「真心話室」的義工訓練,但目前當值的核心義工,大約四十人,有二十出頭的大學生,也有四、五十歲的有心人。二零一一年「網蹤人」一共跟進了916宗個案,接近七成是十至二十九歲,有大約四成有自殺危機,最主要的困擾,是愛情。

了解最重要

如何叫人唔好死?何永雄一聽便發笑:「起碼要講八小時!」他說最簡單的答案,是要好好認識對方,知道方法甚麼有用,甚麼不,很多人沒有了解尋死的原因和背後的意圖,就急不及待想對方打消念頭,結果往往捉錯用神。「為了防範電腦中某些軟件出現資料外竊風險,急急將整個硬盤重置,這當然可以防止資料外竊,但連本來要保存的資料也毁掉了,得不償失。」他比喻說。

接受對方的不快樂,了解對方的想法,才有機會重建對方面對困難的勇氣。何永雄說起碼要談幾次,第一次接觸可以用上三小時,他最長一次處理個案,由晚上七點,一直交談到凌晨三點。這些親身的交流,不是網上可以做到的,所以網頁僅僅是引起討論,讓大家別把自殺看得太輕易。「有些人以為燒炭好舒服,我們就找來遺體化妝師,告訴那真實的情況。」

何永雄竟然負責網頁大部份的剪片,像有一條狗為情自殺的短片,原來是從一個泰國車輪廣告剪出來。

本文出自作者著作《死在香港:流眼淚》第七章

發表意見